第75章 感情

君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69中文网 www.69zww.com,最快更新情贷最新章节!

    陈白还在外面晃悠,他不想回去,因为一旦回去,就会面对那些让他心烦的事情,当收到叶秋发给他的信息的时候,他便知道,叶秋知道了他们的事情了,不过他不知道叶秋的态度,也想知道叶秋对他们的事情是怎么看的。

    当叶秋下了车,转了地铁,他已经在地铁口等着了,招呼着叶秋到地铁口的一间静吧里喝酒。

    “之前一直在家里喝,这两天我无聊到处走的时候,发现了还有这样一间静吧,挺安静的,感觉也都不错。”

    叶秋点头,这里确实很安静,客人很多,但不吵闹,放着一些节奏轻缓的歌曲,给人的感觉很不错。

    找了个位置坐下,陈白便开始下单,点了些啤酒。

    叶秋看了他的脚一眼,只见陈白穿着同款的运动鞋,便笑了笑,道:“这双鞋穿着感觉还不错吧?”

    陈白一怔,也看了看自己的鞋,再看看叶秋的脚,两人穿着的鞋是一样的,这让他突然有种亲切的感觉,然后连连点头道:“你也穿过来了。”

    叶秋点头道:“感觉还挺舒服的。”

    “我一买回来就穿了,现在都看得有些旧了。”

    没有多久,啤酒送上来了,两人各开了一瓶,叶秋喝了一口,然后似是无意地道:“你们这一次闹得挺大的啊。”

    陈白沉默着又倒了杯酒,又猛地喝下去,情绪很快便显得有些失控。

    “我大致上都听说了,怎么回事?”叶秋给陈白倒酒。

    陈白微低着头,眼睛微红,然后才道:“我……不是个好男人。”

    “你指哪方面的?”

    “哪方面都是,我对不起她。”

    “但你却想和她分开。”

    “我只是想过正常的生活。”

    “你的所谓正常的生活,就是性吗?”

    陈白愣了一下,猛地抬头看着叶秋,只见叶秋目光灼灼,清澈而精明的眼神,让他别过了头,然后道:“五年了,我都没有碰过她,每次她都没有准备好,每次我都忍下来,继续等,试了一次又一次,我已经没有耐心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等下去。”

    叶秋想了想,道:“如果你真的爱她,五年都等了,再等下去又怎么样呢?她并不是不给你,你们也在尝试不是吗?对女孩子不能逼得太过,你应该好好引导才行,你越急她越慌,最终更不可能成功。”

    “我已经试过很多次了,每一次最后都得忍下来,再这样下去我都怀疑我最后会变成性、无能了。”

    叶秋又喝了一杯,这时候静吧里面正播放着一首歌,是东来东往的《蜗居》,叶秋心有感触,这是他一度最喜欢的一首歌,他有过相互喜欢的人,也有过喜欢不得的人,在他孤单一个人沉默的夜晚,这首歌可以一直单曲循环。

    “两个受伤的生命,蜗居在这世界里,好想能拉着你大口地呼吸,被你丢弃的曾经,我捡来回忆,找个日期,纪念我爱过你……”

    叶秋不由自主地跟着哼了起来,声音轻轻细细,恍恍惚惚,一幕幕的记忆在脑海之中闪过,他的神思也一下缥缈了起来,目光变得悠远而茫然。

    看着叶秋这个样子,陈白也跟着出了神,听了一段之后,他也会哼这首歌了,跟着叶秋在轻轻地细哼着,他流下了眼泪。

    两人默默地碰杯,喝酒,一时都没有说话,不知道多少瓶酒喝完了,叶秋才道:“你们的事只有你们自己能解决,我没办法帮你们做决定,但说实话,我是很看好你们两个的,而同样,她也不想离开你,你呢?”

    “……我不知道。”

    “你还爱她吗?”

    “爱!”陈白几乎想都不想,脱口而出,只是之后整个人就像是蔫了一样,又低下头,“可是我对不起她。”

    “我知道你指的是什么,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在一起,这么多年来,我是看着你们两个走过来的,我和依玲从小一起长大,她就像我妹妹一样,但这毕竟是你们之间的事,如果不是确定你们都还想跟对方在一起,我的意见也不会提,而现在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你们接下来要怎么样在一起。”叶秋直直盯着陈白,“你愿意跟你那些说不清楚的感情彻底做个了结吗?”

    “我愿意!”陈白回答得很快,但很快又皱起眉头,“可是她……得为我改变……”

    “你也得为她改变!”叶秋打断陈白,“你知道吗?我从来就不赞成一个人缺少了另外一个人就会过不下去,人都应该要为了自己而活,自己活得好,才能够去顾他人,我并不赞成让她把全部的重心都对你倾斜,若是你只要她为你改变,而你保持现状,这样的感情也是走不长远的。”

    “我也要为了她改变。”

    “那些不清不楚的感情,都要断开。”

    “只要我们过了这一关,我全部都断开。”

    “你确实能断得干干净净吗?”

    “我确定。”

    叶秋这才放下心来,喝着酒的他,突然苦笑了一声。

    发现陈白正看着他,叶秋摇了摇头,道:“其实有时候真的觉得,因果循环这种东西是真的存在,我之前家里发生了些事,可是我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成为给你们劝和的人,这会不会也算是现世报呢。”

    陈白愣了一下:“你说报应?”

    “现世报也有好有坏。”叶秋摇了摇头,“说起来有些玄妙,想起来有些好笑。”

    陈白犹豫了一下,然后道:“你家里发生的那些事,我也听依玲说过一些,但其实今天你来跟我说这些话,我很高兴,我知道依玲有一个闺蜜,要她跟我分手,说实话,我现在恨透了那个人,因为俗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姻,这世道从来都是劝和不劝离的,不管怎么说,你能够这样来劝我们,让我们和好,你这个朋友真的没交错。”

    叶秋微微笑了笑,也说不清自己的这个笑容是什么用意,道:“或许就是跟我的那段经历有关吧,但其实,我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至少在这件事情上,真正应该做决定的人不是我,而是你们自己。”

    陈白点头:“我知道了。”

    “回去后跟她好好聊聊,事情总要说清楚,才能解决。”

    “好。”

    两人又喝了很久,说了很多话,叶秋始终将自己当成一个局外之人,他只让陈白自己去做决定,就如同他一直让叶依玲自己做决定一样,这些他都尽量不去干涉。

    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整栋楼的灯都是灭了的,不过陈白和叶依玲所租的房子,里面的灯还亮着。

    开了门的时候,叶依玲在客厅的沙发上躺着,脸上挂满了泪水,依然未干,今天晚上,她哭过,只是她现在睡着了。

    叶秋看了在一边怔然的陈白一眼,轻轻摇了摇头,道:“别再让她哭了。”

    陈白点头,上前叫醒叶依玲。

    叶依玲醒过来,连忙擦干了眼泪,看着叶秋道:“叶秋,你今晚就睡左边这间房,我已经收拾好了。”

    叶秋点头道:“好。”

    叶依玲进去洗手间洗漱,叶秋给陈白使了个眼色,陈白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