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处事风格

君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69中文网 www.69zww.com,最快更新情贷最新章节!

    叶秋的一番话,让叶锭云也冷静了下来,正如叶秋话里所说的,他是一个讲理的人,不管实际上是不是,但至少此时此刻,他应该是一个讲理的人。

    不得不说,叶秋真的很了解叶锭云,深知这位老人家想要的或者说是最看重的是什么,所以一两句话之间总能够抓住他的痛处,不过这种做法也有局限,叶秋舔了舔嘴唇,然后才说道:“那天晚上二婶跟二叔也是你叫过来的,所以他们会知道一些事情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不过二婶所说的那些话,可有点儿不太道义,我是跟她说过一些事情,不过那些事情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但我没想到她那张嘴这么厉害。”

    叶锭云冷哼一声,不满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是你又不听我的,那个女人一张嘴可厉害着,现在好了!”

    看叶锭云也很生气的样子,而且似乎是将这气也转移了部分到吴红身上,叶秋心头微喜,不过也只是微喜而已,只不过是因为听到了自己想要听的话,而产生的心头的淡淡快意,但他可不认为叶锭云真的会因为这样就对吴红有什么意见,他非常清楚,叶锭云心里头是有多喜欢这个女人,因为那张巧嘴总可以将他说得心花怒放,而且更重要的一点,也是叶秋不得不承认的一点,那就是吴红确实比许莲更会做人,更会讨好人。

    “我爸那话也说得没错,这么多年,在学费上、生活费上,他是没有断过我,但他给我的也不多,每个月就只给我一千,但是也不够开销,我每个周末也会自己去做兼职攒生活费,其实这些都无所谓,我知道家里压力大,甚至也愿意给家里减轻些压力,我从来没有怨言,但你看看他怎么做的?基本上就没有拿钱回家过,我妈跟他要钱每次都得争吵一番才会给个三五百,有时候大半年就那么一两百,这让我妈怎么操持好整个家?难道就因为他没有断过我的学费生活费,这些事情我就不应该怪他?”

    “你要知道,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没错,是有这么一句话,但我所知道的,这是一种愚孝,到头来害了自己也害了父母,真正的孝应该是在发现父母有了过错,要在第一时间让他们知道,让他们不再一错再错下去,这种才是真正的孝。”

    叶锭云也不由得激动了起来,道:“你的孝,就是回家之后跟你爸动手,还要打你爸?”

    看着叶锭云,叶秋却是摇了摇头,道:“爷爷,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也意料不到,但错并不在我,我喝了酒之后难免情绪有些失控,但是你想想,我回家的第一天,我爸连跟我一起吃饭都不愿意,还说要跑到幼儿园里去,之后没有多久他还跑去赌博,结果被我妈一抓一个准,这就算了,我希望能够跟他好好聊聊,但他直接将我无视,这种种做法,换作谁能受得了?”

    叶锭云摆摆手道:“这些你都不用说了,你跟他动手是事实,你知道今天我本来去找他,是憋着一肚子火的,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我话都不说就想直接上去打他,因为想要帮你出气,可是没曾想那天晚上的事情居然是这个样子,你还说出了让他们离婚这样的话,我有理也变成没理的了,你知道当时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差点儿就要被气死了。”

    “什么叫有理也变成没理的了?爷爷,就算我说了那些话,做了那些事,在别人看来的地方,但是难道就因为这样,他的那些错的事情就都变成对的了吗?”

    “这些我不管,反正现在我管不了了,除非你向他道歉,不然这事你就别再找我了,我也懒得管你,看看没有我,你还能够做什么。”

    叶秋看着叶锭云,眼中却失去了温情,这个爷爷此时的做法,真的让他心寒了,他沉默了许久,然后才道:“我可以向他道歉。”

    “没错,只要你向他道歉,爷爷就还是站在你这边的。”

    “道歉是可以,只要他改了,让我给他跪下都行。”叶秋的心中发着狠,忍着眼眶之中的潮湿,压下声音里的微微哽咽,“不过爷爷,我不希望在之后,我得到的依然还是一个嗜赌冷血的父亲,他如果以为这些年里单纯地给我钱就是对我尽了义务的话就错了,那些钱,我迟早都会连本带利还给他。”

    叶锭云还没有发现,因为他的摇摆不定和无理取闹,使得叶秋最后一丝亲近他的心,也淡去了很多很多,他并不知道,这些年里叶秋对他早就充满了怨念,可是即便如此,看着渐渐年迈的老人,叶秋早已放下了心头的恨,只想让他能够好好颐养天年,甚至他都为此做过了很多的计划了,但现在,心完全凉了。

    “还有二婶这里的确是我意想不到,我本希望亲人之间能够互相帮助,再不济也不要互扯后腿,不过我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跟外人更亲,而且我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在那个幼儿园里?”

    叶锭云收敛了心神,摇头解释道:“也不是,她也不是那种人,不过幼儿园那个老总,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很敬重爷爷的那个人,那幼儿园不是也在你二叔厂的附近吗?而且你二婶跟他也是老乡,再加上我这一层关系,所以就走得近了些。”

    叶秋沉默,过后才道:“所以,那个老总也是知道这些事的?”

    叶锭云脸色闪过一些难堪,点头道:“不仅知道,今天我也见到他,他也说了一些事,你爸还找他借过钱。”

    叶秋看着叶锭云,没有说话。

    叶锭云知道叶秋想要问什么,道:“不过,他没借。”

    叶秋嘴角浮现出一抹冷漠的笑意,道:“不是说那幼儿园在一开始时是找他帮的忙吗?他也尽心尽力了,以他的能力,帮这样的忙应该只是小菜一碟,为什么却不愿意了?”

    叶锭云摇头道:“你以为你爸真的帮了他多大的忙?其实没有,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你爸根本就不会做事,大事小事上总犯糊涂,当初那个幼儿园初建时他想要你爸帮助他打通人脉上的一些关卡,你爸就请了村里那些办事的人一起吃饭喝酒,结果来来去去好几次,那些事情都还定不下来,花却好几万都没用,那些请人吃饭的钱还是他给你爸的,但你爸花了太多时间了。”

    “最后不也给他办成了吗?”

    “是给他办成了,不过过程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之后村里老梁的儿子后来跟他渐渐熟悉了,听说这些事,就直接说了,这些事如果交给他办,两三天就可以搞定,哪里需要花费那么多时间那么多钱。”

    “所以他就认为我爸办事不行了。”叶秋摸着下巴,然后冷笑道,“所以我爸对他的事情尽心尽力,最后却比不上后来人的一句闲话?换句话说,是吃力不讨好?”

    叶锭云也从叶秋的话里明白到叶秋的意思,或者是知道了他此时的想法,他自己想想似乎也是有这种层次的原因在里面吧,不过再一想想那个孩子给他的观感真的不错,而且今天跟他说话也挺愉快的,加上那个孩子是个能干的人,看人应该不会错,便不由得帮着说起了话:“或许他是因为你爸的性格而失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