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5 沦为地狱的教堂

鲇鱼头 / 著投票加入书签

69中文网 www.69zww.com,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最新章节!

    阿尔文约见卡瓦列罗的时候,大卫·西蒙和丹尼·路易斯正在巴达霍斯采访。

    巴达霍斯位于西班牙西南部,靠近葡萄牙,几个月前,人民警卫队和长枪党在巴达霍斯爆发激烈的战争,佛朗哥招募的摩尔军队参战后,长枪党击败人民警卫队占领巴达霍斯,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葡萄牙在西班牙内战中的作用非常重要,大部分德国支援长枪党的物资,都是通过葡萄牙运抵西班牙。

    葡萄牙边境对长枪党人不设防,长枪党人可以自由出入葡萄牙和西班牙边境,进入葡萄牙休整补给,西葡边境靠近葡萄牙一侧,已经全部被长枪党占据。

    在巴达霍斯沦陷之后,发生了令人震惊的大屠杀。

    屠杀是摩尔人最先发起的。

    摩尔人前文介绍过,主要是由柏柏尔人组成,柏柏尔人在拉丁语中的意思是“野蛮人”,这就充分体现出摩尔人的道德水平。

    攻占巴达霍斯之后,摩尔人兽性大发,他们肆无忌惮的侮辱女性,阉割男人,这是他们的传统。

    长枪党人更过分,在攻占巴达霍斯的过程中,巴达霍斯市民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国民军因此伤亡惨重。

    于是战后,巴达霍斯市民就成为长枪党人的发泄对象。

    在摩尔人那里,女性只是被侮辱。

    长枪党人在侮辱女性之后,还要用剃光头,涂上红色染料,游街等方式对女性进行羞辱。

    这种行为不仅没有被国民军高层制止,一位国民军高层将领甚至在电台里公开宣称:人民警卫队的婆娘们已经明白,我们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那些被阉割的人民警卫队成员则不是。

    女人被系统性侮辱的同时,男人则被集体屠杀。

    一支大约1200人的守城部队,在城破之后试图逃往葡萄牙,遭到葡萄牙的拒绝,随后他们被国民军带回全部枪杀。

    城破之后的巴达霍斯,到处是残垣断壁,路边的尸体还没有来得及清理,市中心大教堂门口的空地上摆满了尸体,教堂里还有尸体没有来得及清理,圣坛被鲜血洒满,上方就基督的十字架。

    嘭——

    大卫·西蒙想都没想,随手拍下这张照片。

    在基督眼前发生这样骇人听闻的大屠杀,很有象征意义,可以解读出很多东西。

    “喂,小心点——”路易斯小声提醒,教堂里还有摩尔士兵,路易斯担心大卫·西蒙的行为会触怒他们。

    大卫·西蒙脸色铁青,他是西班牙人,眼前的情况,是大卫·西蒙之前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

    西班牙也以“文明社会”自诩。

    可是巴达霍斯城破之后发生的一切,和“文明”丝毫扯不上关系,现在已经是1935年了,不是1435年。

    即便在1435年,也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人间惨剧。

    不管是死去的,还是活着的,可都是西班牙人——

    等等,也不对,最开始施暴的是摩尔人。

    “喂,朋友,能不能给我们拍张照片——”对待记者,摩尔士兵的态度还是挺好的。

    尤其是《泰晤士报》的记者,更受到国民军高层的特意关照,否则大卫·西蒙和路易斯也无法来到巴达霍斯。

    不过即便如此,大卫·西蒙和路易斯的行动也受到严格限制。

    昨天国民军就拒绝了大卫·西蒙和路易斯,对战俘营的采访申请。

    原因不用问。

    “当然——”路易斯满脸笑容,举起手中的照相机,寻找一个合适的角度。

    “拍得帅一点!”摩尔士兵还有要求呢。

    “肯定的,底片多贵啊。”路易斯笑嘻嘻,将几名勾肩搭背的摩尔士兵,和圣坛里的尸体全部纳入镜头。

    “我叫哈尔比,记得把照片寄给我,我会给你钱——”阿尔比嘴里说着给钱,却没有掏钱的意思。

    “哈哈,没问题,不用付钱,我们报社报销。”路易斯也没指望这些摩尔士兵付钱,他们其实也是雇佣兵。

    和保护伞公司的雇佣兵不一样,这些摩尔士兵,才是真正的战争鬣狗。

    内战爆发前,佛朗哥率领部队驻扎在西班牙海外殖民地。

    神奇吧,西班牙都已经没存在感到这种程度了,居然还有海外殖民地。

    只能说底子确实厚。

    内战爆发后,佛朗哥招募摩尔人加入军队,这些摩尔人都来自最贫穷的原始部落,他们根本没有道德观可言,战斗过后的发泄是常态,他们甚至不理解财富的概念,只对黄金制品有兴趣。

    昨天路易斯只花了一百比塞塔,就从一个摩尔士兵那里购买了一幅委拉斯开兹的油画。

    委拉斯开兹是17世纪西班牙最伟大的画家。

    走出教堂,大卫·西蒙抬起头,天空仿佛都是淡淡的血色,地狱里的天空可能就这样。

    教堂门前的广场上整齐排列着上百具尸体,几个老迈的西班牙人正在搬运,他们也是巴达霍斯人,这里面可能就有他们的亲人,甚至他们的孩子。

    广场另一侧,十几名摩尔士兵围着两个女孩嘻嘻哈哈,女孩惊恐万分,拥抱在一起不敢反抗,一名摩尔士兵按耐不住,上前强行将两名女孩分开。

    女孩的哭喊声撕心裂肺。

    大卫·西蒙没敢把照相机举起来,悄悄将镜头对准方向摁下快门。

    嘭——

    闪光灯不仅很亮,而且还有巨大的声音。

    一名国民军军官发现不妥,向大卫·西蒙和路易斯走过来。

    “先生,我能对你进行采访吗?”路易斯主动迎上去。

    “你们是哪个报社的?”军官表情严肃。

    “我们是《泰晤士报》的记者,有采访许可。”路易斯主动出示自己的采访证。

    “把你的相机给我——”军官主动讨要大卫·西蒙的相机。

    这其实没意义,现在的相机没有显示屏,得等照片洗出来之后,才能知道拍得都是什么。

    “别这样先生,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记者——”路易斯主动握住军官的手,手心里有一枚面值500比塞塔的金币。

    军官表情稍缓和,不过并没有放弃。

    路易斯暗骂一声,再次和军官“握手”。

    “我们会严格遵守国民军规定,所有照片都会接受国民军审查,刚才是我的兄弟不小心碰触到了快门,你看,镜头盖都没有打开——”路易斯主动展示自己的照相机,镜头盖确实是没打开。

    时下的照相机,快门曝光的速度很慢,也没有防抖系统,想拍摄一张合适的照片,需要长时间的调整,跟未来那种相机端起来就咔咔咔两码事。

    “注意点,我会盯着你们的——”军官终于满意,他才不在乎大卫·西蒙拍到什么,教堂内外的场景,正在巴达霍斯这座城市的任意角落里随时上演。

    那边两个女孩终于被拉进旁边的一个咖啡厅里,隔着咖啡厅的窗户,隐约能看到人影幢幢,女孩的哭喊声也消失,多半嘴被堵上了。

    路易斯心情沉重。

    大卫·西蒙双目赤红,身体都在颤抖。

    “走吧,我觉得你应该休息一段时间,你现在的状况不适合继续工作。”路易斯不想看到大卫·西蒙如此痛苦。

    “不,我要继续工作,我要让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这些混蛋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大卫·西蒙咬牙切齿,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往外蹦。

    转天的《新闻纪实》上,刊载了佛朗哥的采访内容。

    佛朗哥在报纸上公然宣称,如果有需要,他可以随时枪毙半个西班牙。

    另一位国民军将领凯波·德·利亚诺在接受采访时说:八成安达卢西亚家庭都在服丧,但我们必须坚决动用更加严厉的手段。

    更严厉?

    这是要把西班牙人全部杀光的节奏。

    屠杀并没有让西班牙人退缩。

    确实有部分意志不坚定的人名警卫队成员因此当了逃兵。

    更多西班牙人主动拿起武器对抗叛军,人民警卫队的规模再次扩张。

    这对于现在的共和政府来说并不是好事。

    人名警卫队成员空有热情,却缺少足够的训练,也缺少武器,马德里一线作战的部队,在撤出战场的时候甚至要把武器留下来,转交给接替作战的部队。

    民兵们不知道如何正确的使用武器,更不知道如何保养武器,如果天空中有敌人的飞机飞过来,所有民兵都会举起步枪向飞机射击,甚至有些军官也在这样做。

    更多西班牙人在仓皇逃离战区,他们拖家带口,携带着所有可以带走的财产,在道路上成群结队,给交通造成严重阻碍。

    错综复杂的战场犬牙交错,有时候一条道路上,有人往南走,有人往北走,他们并不知道前方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只想本能的远离战争。

    马德里以南的托莱多古堡,刚刚被人民警卫队占领不久,意大利第三军抵达托莱多之后,还没有来得及撤走的人民警卫队被意大利第三军团团包围。

    之前几个月的围城战,托莱多古城已经被打成废墟,人民警卫队的作战意志,远不如之前的托莱多古堡守军,仅仅坚持了三天之后,剩余的人民警卫队民兵全部投降,托莱多沦陷。

    这时候叛军前锋,距离马德里已经不足30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