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 全力驰援

鲇鱼头 / 著投票加入书签

69中文网 www.69zww.com,最快更新重生南非当警察最新章节!

    共和政府有钱,长枪党人更有钱,在此之前,国民军的汽油全部都是美国石油公司提供的,价格是阿丹公司的两倍。

    武器弹药方面也一样,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给长枪党的援助也不是免费的,西班牙人同样需要支付高昂代价。

    既然都是掏钱,那为什么不买性能更先进的南部非洲武器装备呢?

    南部非洲企业当然也没有理由拒绝,西班牙共和政府已经全面倒向俄罗斯,南部非洲企业也要生存。

    从罗克本人的角度出发,罗克不希望南部非洲走另一个时空美国人的路子,变得唯利是图。

    可是现实却逼着南部非洲向另一个时空的美国靠拢,只能说世事无常。

    罗克最关心的还是保护伞。

    西班牙叛军——

    不对,以后不能使用“叛军”这个词了,在西班牙内战中,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没有立场,既然中立就得有中立的态度。

    那就国民军。

    现在国民军已经逼近马德里,和马德里守军近距离交火,保护伞公司剩余的两千多雇佣兵,都在阿尔文曾经居住过的庄园里,时刻面临战争威胁,罗克得为他们负责。

    “共和政府从未限制保护伞公司雇佣兵的行动,他们可以随时离开马德里——”何塞·拉波尔塔满脸羞愧,在雇佣兵这个问题上,共和政府大错特错。

    战争鬣狗们虽然声名狼藉,但是对于西班牙内战,保护伞公司的雇佣兵是有贡献的。

    现在共和政府过河拆桥,何塞·拉波尔塔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鼠目寸光就是共和政府最好的写照。

    当然站在共和政府立场上,他们也别无选择。

    “我得提醒你,北海勋爵还在瓦伦西亚,如果北海勋爵发生意外,我保证至少有一半西班牙人,要为北海勋爵陪葬——”小扎克语气森寒,罗克对阿尔文有多重视,小扎克很清楚。

    盖文醉心于科学研究的情况下,阿尔文是罗克的最佳继承人。

    这里的“继承人”不是指罗克的爵位,而是指罗克在南部非洲的地位。

    南部非洲需要一个向罗克一样目光长远的领导人,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如果目光不如罗克长远,那么具备罗克身上的某一种特质也不错,比如勇敢,比如正义,又比如铁血。

    盖文和阿尔文其实各有千秋,盖文继承的是重视民生,发展内政。

    阿尔文继承的,是罗克在面对困难时的勇猛无畏。

    这在大多数人看来,是南部非洲最需要的。

    和民生相比,南部非洲更需要一个强势的领导人,这样才能带领南部非洲,在未来的国际竞争中保持优势。

    小扎克作为布拉德办公室的实际负责人,是阿尔文的坚定支持者。

    “瓦伦西亚现在也并不安全,北海勋爵最好尽快离开西班牙。”何塞·拉波尔塔也是无语,阿尔文在西班牙随身带着可以和“秃鹰军团”对抗的卫队,谁又能限制阿尔文的自由?

    还真有。

    人民警卫队的佩德罗少校,就想把阿尔文留下。

    佩德罗少校和前文出现过的格里申将军一样都是俄罗斯人,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

    现在的西班牙,有很多佩德罗少校这样突然出现的人,他们中有人叫梅迪纳,有人叫卡洛斯,也有人叫阿尔弗雷多,统统都是化名。

    佩德罗少校自称是意大利人,可是却有着一口浓重的匈牙利口音,他身材矮小,肌肉发达,就像一只强壮的斗牛犬,整个人很不协调。

    这些外来的将军和少校们,比共和政府内部那些软弱的小资产阶级,以及无法无天的无政府主义者纯粹的多,他们抵达西班牙之后,在左翼联盟改革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没收资本家和地主的财产,对企业实行更严格的公有制,工会的权利大增,在很多方面甚至凌驾于共和政府之上。

    这些人和之前共和政府那些政客相比,也确实是经验丰富。

    现在的共和政府,已经明确提出目前最主要的任务是打赢内战,“首先打败弗朗哥”,成为共和政府的共识,马德里市民也已经被动员起来,参与到包围马德里的战斗中。

    瓦伦西亚,阿尔文居住的庄园被一队人民警卫队士兵重重包围。

    人民警卫队不是要逮捕阿尔文,而是要征用阿尔文卫队装备的装甲车,尤其是那四挺高平两用机枪,是人民警卫队现在急缺的防空武器。

    “抱歉,这些装备是保护伞公司的财产,你们无权征用,请你们马上离开——”李岩直接拒绝,佩德罗少校也算胆大,孤身一人进入庄园和李岩交涉,外面阿尔文的卫队和人名警卫队正严阵以待。

    从武器装备上说,阿尔文的卫队占尽优势,人民警卫队都是轻装步兵,连机枪都没有几挺。

    不过从人数上,人民警卫队就彻底占优,阿尔文的卫队只有一百多人,人民警卫队足足有一个营,而且随时还可以得到增援。

    “西班牙的土地上,所有一切都是西班牙共和政府的财产,你们的所有武器装备都被征用了——”佩德罗少校态度强硬,目光贪婪。

    南部非洲的“短吻鳄”装甲车也出口,不过出口型号明显跟阿尔文卫队装备的这些“短吻鳄”不一样,格别乌提供的情报显示,阿尔文卫队装备的这些“短吻鳄”,性能或比T26更强大。

    格别乌成立于1917年,全名叫全俄肃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员会,就是大名鼎鼎的契卡。

    随着大量俄罗斯人来到西班牙,契卡在西班牙的规模迅速扩张,阿尔文是契卡的重点关注对象。

    “征用?你疯了吧!”李岩哈哈大笑,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在执行移民计划时也征用了大量船只,不过都是付了钱的,而且还有正式的《征用令》。

    到了共和政府这边,轻飘飘一句“征用”,就想把装甲车全部开走,简直异想天开。

    “你是不是疯了你马上就知道,现在我只问你一句,你是否同意——”佩德罗少校真不是异想天开,俄罗斯人做事就这样,手续吧,事后补办也是一样的。

    “我不同意,请回吧——”李岩不想跟佩德罗少校废话,俄罗斯人蛮横,南部非洲人就好欺负?

    开玩笑的吧。

    佩德罗少校没开玩笑,他离开庄园之后,人民警卫队士兵就开始整队,准备发起攻击。

    有一说一,俄罗斯人接手人民警卫队之后,人民警卫队的面貌焕然一新,之前在围攻托莱多古堡的时候,人民警卫队表现各种不堪,现在在马德里,人民警卫队的表现已经让世人震惊。

    国民军兵分四路围攻马德里,主攻方向是巴列卡斯的大学城。

    在大学城,人民警卫队和国民军爆发激烈战斗,阵地多次易手,国民军在兵力和装备上都占据优势,人民警卫队唯一拥有的是高昂斗志。

    人民警卫队用自己的勇气证明,血肉之躯真的可以和钢铁抗衡,面对同时拥有空中优势,和装甲部队的国民军,人民警卫队使用自制炸弹,利用地形和国民军进行残酷的巷战,马德里的妇女和儿童甚至都自发向前线提供支援,这个情况让各国的军事观察员们彻底震撼。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

    人民警卫队的表现越出色,各国对于俄罗斯的警惕就越严重。

    英国还好点,就英国工党那德性,估计共产国际都看不上。

    法国就太危险了,别忘了法国人有革命的传统,万一法国被俄罗斯人渗透,巴黎人也来一场巴黎保卫战,那法国政府怎么办?

    所以人民警卫队表现的越好,英国和法国对西班牙共和政府的封锁就越坚决。

    瓦伦西亚这边和马德里一样,也已经彻底俄罗斯化,包围庄园的这些人民警卫队,隶属于国际纵队第三旅,这支部队即将前往马德里参战,所以佩德罗少校才如此迫切。

    “给比勒陀利亚发电报,请求作战许可——”李岩需要比勒陀利亚的授权才能反击。

    “来不及了,直接给共和政府发电报,如果这些人民警卫队员进入庄园,我们就视为攻击行为。”阿尔文更果断,反击并不需要比勒陀利亚的批准,正义宫特勤局要是在瓦伦西亚被人民警卫队缴了械,那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脸就全部丢光了。

    “我们在马德里还有两千多作战人员。”保护伞公司的梅森少校满脸担忧,如果阿尔文卫队和人民警卫队之间爆发冲突,那么马德里那些还没有来得及撤走的雇佣兵就很危险。

    “他们不需要我们担心,就算我们全部战死,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阿尔文热血沸腾,狭路相逢勇者胜,人民警卫队敢进攻,阿尔文就敢率领卫队杀出一条血路。

    卫队兵力确实没有人民警卫队多,不过四个轮子总比两条腿跑得快,塞浦路斯分舰队的军舰,就在瓦伦西亚外海。

    不仅仅塞浦路斯分舰队,大西洋舰队已经服役的“罗德西亚”号航空母舰,以及“巴苏陀兰”号也在全力驰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