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脑溢血死了(二更)

作者:凌诺诺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仙宫花欲美人小说目录偷香高手都市主宰神医透视小村医都市之修真归来都市绝品仙医仙帝归来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影帝蜜妻:黑化影后煞竹马最新章节!

    “我没这么说,”顾倾城一脸的无辜,眨巴着大眼睛,“是你自己顿悟了。”

    连顿悟都用上了,可见顾倾城现在是怨念颇深啊。

    宋一念见她这幅样子,忍不住凑上前轻轻咬了咬她的下唇,含糊不清地说着,“比你大七个月多二十三天而已。”

    “宋一念,你是不是想造反!”顾倾城边说着,边躲开宋一念的亲吻,一脸浩然正气的样子。

    宋一念轻笑出声。

    这丫头,也不知道一天都在想些什么。

    可爱到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女王陛下,”宋一念一个转身,把顾倾城困在手臂和床之间,从上往下地看着她,嘴角带着调笑,眸中却是满满的认真,“我是忠臣,不会造反的,但是……”

    说着,宋一念顿了顿,眉宇间一派温柔的神色,“现在,忠臣也想要做一些大不敬的事情。”

    没等顾倾城问他什么是大不敬的事情,宋忠臣便身体力行地告诉她了。

    当然,结果便是,大不敬的宋忠臣‘玩火自焚’,默默地去冲冷水澡,徒留羞红了脸的顾女王在床上碎碎念着。

    “活该!活该!让你欺负我!让你要造反!”

    说着说着,顾女王觉得心情舒畅了,顿时笑得像只偷了腥的小狐狸一样,带着得意和张扬。

    不过,顾倾城很快便发现,她还是高兴得太早了。

    第二天,看着佣人和管家或暧昧,或坏笑,或欣慰的目光,顾倾城脸直接红到了耳根。

    在卧室待了一整个下午,门都没出过,还是孤男寡女,连晚饭都是佣人送进去的,说什么都没发生……

    别说别人了,连顾倾城自己都不信!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啊!

    想着,顾倾城看向宋一念的目光不自觉带着点幽怨。

    都是他的错!

    宋一念也不否认,依旧笑得一脸宠溺,虚心接受顾倾城的目光和白眼。

    ……

    顾晟睿近日去公司的频率越来越勤了。

    再一次调了高层人员办公室门口的监控,并没有发现什么公司外的可疑人员。

    今日,顾晟睿决定,亲自查看监控。

    不是不相信下属的办事能力,而是顾晟睿坚信,定然就是有人在出入办公室的时候做了什么,或许,是不惹人注意的小人物,所以被忽视了。

    事实证明,顾晟睿想的没错。

    顾晟睿专注地看着屏幕,不知突然看到了什么,大喊一声,“停!”

    那方,监控室的工作人员飞快地按了暂停,而后有些紧张地擦了擦额头的细汗。

    顾晟睿专注于屏幕中的监控,技术人员同样也在专注地听顾晟睿的指令。

    董事长亲自来看监控,若是在顾晟睿说‘停’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误了董事长的大事,到时候,就算顾晟睿不说他什么,他也没脸再留在顾氏工作了。

    所幸,没有失误。

    这边,技术人员还在暗自庆幸着,那边的顾晟睿又道:“放大。”

    技术人员手中动作比脑子的反应还快,连忙放大了好几倍。

    顾晟睿五官刚毅,此时目光如鹰般锐利,紧紧地盯着屏幕上保洁人员的肚子。

    不要误会,他可不是耍流氓,保洁人员虽然是个女的,也和顾晟睿差不多岁数,但是顾晟睿的眼里只有顾洁儿,对别人可提不起兴趣。

    此时,他注意的,是另一件事。

    “倒回十三点二十七分四十六秒。”

    技术人员手中动作不慢,心中却在暗暗震惊。

    董事长居然连时间都记住了?

    好厉害!他决定了,董事长以后就是他的偶像了!

    那方,顾晟睿也没关心他有多震惊,对自己不小心就收了一个小迷弟的事情毫不知情。

    顾晟睿的注意力,都在屏幕上。

    只见屏幕上,保洁人员似乎正推着门,准备走进办公室收拾卫生,而后,不到两分钟,她又从办公室出来了。

    全程,看似毫无异样。

    然,顾晟睿却发现了不正常的地方。

    她在别的办公室打扫时,差不多需要五到十分钟,唯独在这间办公室里,只待了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

    同样是高层管理,屋内设施几乎相同,没道理只在这间办公室的打扫时间这么短。

    唯一的解释便是,她心虚,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所以不一样被别人发现。

    顾晟睿猜测,她应该是把企划书拍了下来,然后发给了林永健的人。

    “把这个人找出来!”

    技术人员这才从对董事长的崇拜中回过神来,而后看向屏幕,脸色瞬间变了。

    虽然他并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是正因如此,才会越发觉得惊讶自责。

    他们整个技术部的高层,看了三天的监控,同样是这个倍数的快进,竟然谁都没有发现什么,偏偏董事长一来,就找到了可疑人员!

    突然有些羞愧。

    至于为什么看快进……

    毕竟是三个月的监控,就算他们技术部七个人没日没夜地看,也看不完啊……

    其实不是不能找技术部的普通职员,只是项目被偷的事情,顾氏并没有放出消息,普通职员并不知情,若是现在让他们来查看监控,必然会传出去,到那时,只会对顾氏造成不好的影响。

    ……

    “什么?”顾晟睿坐在办公椅上,忍不住直起身,紧拧着眉,“你再说一遍!”

    “她……”助理咽了一口口水,“她昨天休假,本来今天应该下午再来上班,刚刚得到消息,她在昨天晚上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已经死亡。”

    顾晟睿眉头紧拧,不知在想些什么,而后挥了挥手,沉道:“你先出去。”

    助理应声退下。

    顾晟睿靠在椅背上,仰着头闭上眼,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他以为,找到人不会那么简单,谁知,找到是找到了,但是……

    竟然死了!

    突发脑溢血?呵,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看来,林家是真的打算跟他们对上了!

    ……

    “柏林,你真的把那个女人……”林永健微微张着嘴,表情有些怔忡。

    那个保洁员的儿子是个赌徒,欠了一大笔高利贷,对方说,若是再不拿钱出来,便要砍了他的命根子。

    而放高利贷的人,温柏林也认识。

    温柏林的意思是,马上追着保洁员的儿子要债,把他逼到绝路,而后温柏林会出面,承诺愿意帮他还债,前提,是要偷到顾氏的企划书。

    毕竟是一条道上混的,虽然并不是一座城市,但是大家都见过,略有耳闻,原本放高利贷的人没准备这么快去追债,毕竟在此之前还有很多个人,不过,一听温柏林的名号,顿时表示,他很愿意帮温柏林这个小忙。

    保洁员的儿子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被逼到绝路了,谁知,峰回路转,他自然是又哭又求,承诺改过自新,再也不去赌博,只求他妈妈帮他一个忙。

    保洁员本身是顾氏的老员工,对顾氏职员的办公室等等很了解,虽然她一开始拒绝,但是听着儿子种种忏悔,再加上眼见对方确实准备剁了她儿子的手,只好妥协了。

    只是,她永远都想不到,温柏林做事,一向喜欢斩草除根。

    毕竟,温家本来就不是什么白路子上的人。

    林永健虽然早就知道,温家都是一堆亡命之徒,也做过心理准备,但是,他想不到的是,温柏林动手这么快,还这么冷静,好像那不是一条人命,只是一只蝼蚁一般。

    “嗯,”温柏林颔首,拿起桌子上的茶水慢慢品着,手指修长白皙,动作优雅,说的话却和动作完全不搭配,“毕竟,留着也是个祸患。”

    “那她儿子……”林永健试探着问了一句,心中却大概有了猜测。

    “他既然欠了高利贷,自然按照高利贷的方式算,”温柏林吹着滚烫的茶水,说得满不在乎,“可惜,断了手脚,又没人发现,自然只能喂了野狗了。”

    林永健莫名觉得,背后升起一股寒意。

    他不是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是没害得别人不得不自杀过,但是这么直接粗暴的手段,他还是第一次见,甚至……是第一次参与进去。

    “怎么?”温柏林似是察觉了他的不对劲,隔着氤氲水汽看向他,一双眼竟是如同毒蛇一般,“林先生莫非是后悔了?不想要登上B市的龙头位置了?”

    林永健听到最后那句话,猛地回神,而后摇头,原本的寒意竟是升温了一般,让他觉得热血沸腾。

    死了又怎么样?就当是为林家的繁荣做贡献了!

    况且,他们死了,跟他有什么关系?动手的人是温家的,又不是林家的。

    “温少爷说笑了,”林永健想开了之后,眉宇间竟是染上了一抹阴沉笑意,“为了林家大业,自然是值得的。”

    “呵呵,”温柏林笑出了声,“林先生看得开,就是好事。”

    说着,温柏林的目光一顿,瞥到了端着果盘,穿着女佣服装的佣人。

    长相清秀,但是眉宇间有一抹妖娆倒是吸引人,当然,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她的身材。

    只见云晓悦双手端着果盘,胸前傲然挺立,甚至因着走路有些轻晃,幅度极其魅惑,轻轻扭动着腰肢,女佣衣服上黑色的腰带越发显得她的腰纤细,不胜一握。

    竟是个尤物。

    温柏林在林家住了近一个月,也见过云晓悦几次,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竟是看着看着,便来了冲动。

    对林瑶音,他已经玩够了,现在,似乎又看到了新的猎物。

    林永健显然也没想到会是云晓悦端来果盘,尤其还是穿着女佣的衣服。

    要知道,之前的云晓悦,可是宁愿死也不愿意穿女佣装的,因为她怕自己真的被林家当成了女佣,而不再给她钱。

    现在,云晓悦竟然自己穿上了女佣装,还没有丝毫的不情愿?

    想着,林永健微微拧眉,看向云晓悦的脸。

    尽是勾引的意味。

    林永健忽地了然,莫非,云晓悦还想勾引温柏林,离开林家不成?

    林永健想笑,却还是忍住了。

    离开林家?开什么玩笑,她可是林家‘招待’客人的工具,难不成她还以为自己能把温柏林迷住?

    不过,林永健想是这么想的,却在看到温柏林的表情之后,并未阻止,颇有几分放任的意味。

    他看的出来,温柏林对林瑶音已经腻了,现在多了一个可以让温柏林开心的人,还是林家的人,他自然不会说不行。

    就当是对温柏林这一次出手的谢礼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以来非人的折磨,云晓悦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见林永健并没有表现出气愤的样子,她便知道,林永健没有怀疑她。

    在林永健心里,她永远是一个为了钱苟延残喘的畜生。

    他想的没错,时至今日,她还是为钱,只是目的,已经不同了!

    云晓悦低垂着眉眼,一脸恭敬温顺地把果盘放在两人面前,刻意在弯腰是时候挺了挺胸,朝着温柏林的方向偏了偏,曲线优美地从他眼前划过。

    云晓悦记得,顾倾城让她注意最近林永健和谁走得近。

    和林永健走得近的,眼前这个就是,甚至还是近得住到林家的人。

    云晓悦在被林尧晋包养之前,生活比较苦,每天除了上学,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兼职了,别说娱乐八卦,她甚至连电视剧都没有时间看,自然不会知道大名鼎鼎的金牌制作人——温柏林。

    所以,云晓悦现在想做的,就是用她现在唯一会做的事情,从温柏林口中套出来他的身份!

    而她现在,唯一会做的事情,也就只有这个了吧……

    那方,温柏林确实被云晓悦的动作晃了晃眼,而后勾起一抹邪笑。

    温柏林可不是什么检点的人,对女人的这些把戏自然清楚,一般,只要长得不错,身材不错,温柏林都是来者不拒。

    就连林家的佣人,温柏林都玩了好几个。

    现在,看着云晓悦身上女佣的衣服,温柏林只当她也和以往那些勾引他的女佣一样,做着梦想飞上枝头。

    要说哪里不同的话,大概就是,云晓悦的身材比那些女人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