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他站在风雪中!

作者:陆霆深安心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仙宫花欲美人小说目录透视小村医2508林君河楚默心小说章节目录青春从遇见他开始仙路至尊三寸人间冒牌大真人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陆少的挚爱迷局小说章节目录最新章节!

    我有点不敢相信,面前这个男人真的是龙煜辰。

    此时的他,温柔的像是一弯清泉,再一次给了我如沐春风的感觉。

    可是现在我只觉得一阵恐惧,因为我不知道他会将我关多久。

    我的糖糖我要去找,我怎么能一直被关在这里呢?

    “龙煜辰,你没有权利这么对我,你这是非法囚禁。”

    他只是轻笑一声:“我是没有权利,但是我有这个能力。”

    我死死地咬着嘴唇,对啊,他有权利,他是龙家的未来掌舵人,更是军区少将,囚禁一个我算什么?

    展薇薇也没有权利伤害我的孩子,但是她当时有能力。

    龙家家主也没有权利赶尽杀绝,可是,他也那么做了。

    有能力就可以为所欲为,这就是生存法则。

    而我就只有任命的份儿。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道?

    难道就是权力至上吗?

    我抬起头,双目猩红的看着他,看着这个让我觉得陌生的男人。

    曾经我爱他爱得没有了自我,爱得深入骨髓。

    现在,我突然感觉,我的那些爱,就像一个笑话一样。

    “我恨你。”

    “那就恨,我不在乎,心心,这都是你逼我的。”

    “我逼你什么了?我逼你隐瞒自己的身份将我耍的团团转了?还是我逼你睡那个女人了?或者说我逼你用权利逼我?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我能用什么逼你?龙煜辰,你说这些的时候不觉得可笑吗?”

    他一把捏住了我的下颌:“非要这么和我说话?”

    我冷笑:“我还真拿不出什么好态度对你,除非我死,或者,你把糖糖找到。”

    “我一直在找她。”

    我摆了摆手:“结果呢?依然没找到,龙煜辰,你权力至上,在京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是,你连女儿都保不住,你没用。”

    他目光狠厉的望着我,这是我第一次在他的眼中见到这种狠,可是,我突然间感觉心里一阵舒畅,他可以将我困在这,那谁都别想好受。

    困住我的同时,我就是用话,也要扎透他的心。

    “怎么,不说话了?还是说,你无话可说,龙煜辰,你的手段也就只能对付我了,我也早就习惯了,但是,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会想尽办法离开你。”

    我抬起手晃了晃手上的手铐:“或者说有一天,我会舍了这只手,你知道我的,我曾经可以割腕,现在我也可以断腕。”

    说完之后,我再一次躺会了床上,再也不理会他。

    他在床边坐了很久,一言不发。

    可能是他怕我真的会作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整整一个晚上他都没有离开我半步。

    他会不经过我允许抱着我看我喜欢看的综艺节目,或者,静静地躺在我的身边。

    就好像他什么事也没有了,存在的目的只是为了看着我一样。

    晚上他去浴室洗澡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我见到来电显示,宝宝。

    我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个怀孕的女人,龙煜辰从浴室缓步走了出来,正在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我晃了晃手机:“你的宝宝打电话了。”

    听到我的话,他先是愣了愣,随后唇角勾起一抹笑,突然反问:“你在意?”

    我直接将电话甩了出去,不再理会他。

    龙煜辰在我的面前接了电话:“喂,有事吗?”

    我可以清楚的听到电话那头的话:“辰哥哥,你两天没回来了,我……”

    果真是那个女人,说话还是那么的娇滴滴,嗲兮兮,但是我很反感。

    龙煜辰嗯了一声:“我马上回去一趟。”

    “展小姐……会不会让我离开?我是不是成了你们之间的障碍?”

    “不会,谁也不能让你离开,乖。”

    这样柔弱,男人不喜欢才怪。

    我在一边听着这些话只觉得耳朵里像是长了一根刺一样,屈辱,疼痛,愤怒,这些情绪让我窒息。

    或者真的像龙煜辰刚才问的那样,我在意了。

    这一刻我突然间感觉我像是要疯了一样。

    我甚至想到了曾经我躲在顾南决身边的一段时间,那时候我们在那个小山村,我没有自我,没有意识,脑子里只有深深的恨。

    顾南决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治好了我的伤痛,可是现在龙煜辰的一个电话又让我将近崩溃了。

    我紧紧地攥紧手心,只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镜子里可以看到,他是在穿衣服。

    直到听到他的脚步声渐渐地走远,门被咚的一声关紧。

    我噌的一下坐起身,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可是,我在难受什么?

    他囚禁我,还是……那个电话?

    我不想再去想这个问题,突然间,我的目光落在了他留下的手机上。

    有了手机,我就能通知外界,获得自由。

    可是,就在我刚刚抓起手机的时候,门再一次被推开,龙煜辰一把抢走了手机:“晚上,我再来看你。”

    “滚。”

    他走了。

    我整个人缩成了一团,懦弱又渺小。

    想哭,可是,我为什么哭呢?

    我找不到理由。

    愤怒之下,我将床头的东西全都砸了个稀巴烂,可是,我的脑子里还是那个对宝宝温柔多情的声音。

    那些话一遍又一遍的在我的耳边回荡。

    我以为我不在意了,我以为,我不会再受伤了,可是,我错了。

    他还是伤到我了。

    我不能再继续坐以待毙了,我必须离开这。

    没过多久保姆进来收拾东西,我随意的问道:“我那个包还在吗?”

    保姆犹豫了片刻还是回道:“展小姐,在客厅。”

    “拿过来,里面有我要的东西。”

    “展小姐,你想要什么,我去给你取。”

    我不悦的看向她:“我是犯人吗?还是说龙煜辰将我锁起来了,我就成了你们随意欺负的软柿子?”

    保姆赶紧解释:“不是的展小姐,我马上去拿。”

    很快,她将我的包拿了过来:“你出去吧。”

    保姆听话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我找到了那部备用手机,这是顾南决给我准备的,平时不开机。

    而这个特质手机,只能拨通顾南决一个人的电话。

    这还是我们在那个小山村的时候,他帮我准备的。

    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起这个手机,直到现在我才想到了它的作用。

    我看了看窗外,没有龙煜辰的车子,卧室里静悄悄的,当我拨通顾南决的手机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很忐忑的。

    很快,电话那头被接通。

    “心心,你在哪?”

    一般情况下我不会用这个手机,所以顾南决第一时间就知道我出事了。

    听到他的声音时,我只觉得鼻尖酸酸的。

    “顾南决。”

    “你在哪?”他问,语气里多了几分焦急。

    “你先别急,我被龙煜辰关起来了,他用手铐把我锁住了,你告诉弗兰克,让他找一把能开手铐的钥匙,让他来龙煜辰的别墅带我出去。”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我怕他冲动做什么,就再次问道:“你……在听吗?”

    “心心,你有没有小卡子之类的?”

    我伸手摸了摸头上,确实有一个别刘海的发卡:“做什么?”

    “你听我的,我教你怎么弄开手铐。”

    在顾南决的指导下,我竟然真的用了一根卡子把这手铐打开了。

    听到那咔嚓一声响的时候,我瞬间松了一口气。

    “你听我的话,不要着急,想办法走出卧室,我在外面接应你。”

    说完之后,电话就挂断了。

    他说他过来接我,他身上的伤不要紧吗?

    我悄悄地下了床,可是我还是有点怕,刚好这时候保姆走了出来,见到我之后,她立刻要拨打电话,我抄起一只花瓶就砸在了她的后背上,保姆晕了过去。

    我换了她的衣服之后,溜出了别墅。

    外面也有龙煜辰留下的几个亲信,现在那几人都在打瞌睡,

    就在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其中一个人突然醒了:“你去做什么?龙先生有交代,谁都不能出门。”

    我压低了嗓音,含糊的说道:“我要去买点女人用的东西,去去就回,先生不会怪我的。”

    “龙先生的话是谁都不能出去,你听不懂?”

    他大声的冲我吼道。

    可就在这时候,大门被砰的一声撞开,

    外面寒风凛凛,一道颀长的身影,带着风雪从门外缓步走进,是顾南决。

    见到顾南决,那几个守卫急忙掏出了枪,只听啪啪两声,再然后,那两人手中的枪纷纷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我以前见过顾南决用这个东西,其实,就是简单的小钢珠,但是他的手劲大,随手一弹就能有很大的冲击力。

    我赶紧跑到了顾南决的身边,他站在风雪中,冲我张开了双臂,我被他抱在怀中,暖暖的,只觉得瞬间踏实了。

    他只穿了一件黑色大氅,将我裹得严严实实的。

    仰头去看时,才发现,顾南决的脸色依旧苍白没有一丝的血色,这一刻我竟然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抹少有的彷徨。

    之后,他低下头,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我以为,你和他和好了。”

    听了他的话我才知道,顾南决是无措的,他是真的在乎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