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1章 抓住了

作者:梨心悠悠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仙宫花欲美人小说目录透视小村医2508林君河楚默心小说章节目录青春从遇见他开始仙路至尊三寸人间冒牌大真人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最新章节!

    “我爱你,这还不够真诚?”

    “……”夏月囧,这也算真诚?

    “你老公宅心仁厚,懂么?”

    “宅,宅心仁厚?”

    夏月听到这四个字,眨了眨美眸,以为自己听错了,随后,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四个字用在他身上,违和感真的是太强烈了,权御沉宅心仁厚?这话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夏月捂嘴偷笑着,等到红灯的时候,她伸手拉了拉权御沉的衣服。

    “我也觉得沉少爷真的非常宅心仁厚啊!”

    权御沉听出了她言语里的暗讽,他轻笑,俯身吻了吻夏月的额头。

    “所以你应该对我更好一点,毕竟我宅心仁厚,欺负老实人,可耻。”

    “……”夏月囧。

    沉少爷真的是怎么说都有理啊!

    抵达医院后,权御沉已经派人一手安排下去了,夏月开始陆陆续续的做着各种检查,而且报告也是以最快的速度拿到。“沉少爷,就目前来看,您的太太没有任何问题,腹中的胎儿非常健康,但是后续要当心一些。毕竟孕期,孕妇那方面的需求也会比平时较为提升,这都是正常的情况。如果要进行房事,需小心谨慎,太太

    之前没有过流产史,沉少爷您可以放心,不过前三个月要尽量避免,孕中期的时候也要尽量当心,一周一两次是没有问题的。”

    夏月听到医生的这一段话,双颊蓦地一红。

    医生这话……是不是太露骨了点啊?

    夏月羞窘,视线有些不自觉的去望地板。

    权御沉微微颔首,确定夏月腹中的孩子还没有任何问题后,这才带着她离开了医院。

    “你看,我就说我没有什么问题吧,沉少爷您完全多虑了!”

    她身为母体,如果感到不舒服,她肯定是第一个知晓的,但她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啊!

    相反,她觉得腹中的这个小家伙非常有力量,不知道人还以为她怀的是小哪吒呢……

    权御沉伸手将夏月揽入了怀里,“该做的检查,一样也不能少。”

    “是是是,都听沉少爷的,所以沉少爷可以开始食素了。”

    “南夏月,我食素没有问题,但你回头可别求我。”

    “求你?”

    “没听到刚才医生怎么说,孕期的时候,你那方面的需求会增加。我倒是挺期待你求我的……”

    “不可能!”

    夏月双颊通红,不停的摇着头,说什么也不可能,她才不会为了那种事情求他呢!绝不!

    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难以启齿了!

    “是么?”权御沉挑眉。

    “是!”夏月用力的点头。

    权御沉轻呵一声,伸手揽着夏月朝着车辆停靠的方向走去。

    刚坐入车内,他就接到了唐宋打来的电话。

    “沉少爷,射击者已经抓到了。”

    “半山别墅见。”挂断电话后,权御沉驾驶着车辆驶出了医院。

    “抓住了?”夏月刚才已经听到了唐宋在手机那头的话语声。

    “嗯,抓住了,现在回半山别墅,看看这个救了你却杀了杜霜月的人,到底是谁。”

    夏月用力的点点头,她对此也是捉摸不透,这个人,到底是谁?

    抵达半山别墅,已经是四十分钟之后的事情了,车辆刚一停稳,夏月就急急忙忙的下车,迅速进入了那偌大的厅内。

    她刚走入厅内,就看到一个拷着手铐的男人坐在了正厅一侧的单人沙发内。

    他扎着一个简单的小辫子,非常白皙,就像是一个教养极高的艺术家,最漂亮的是他的那双手,这样远远望去,很是修长,但仔细一看却有明显的老茧……

    “你……”夏月好不容易挤出来了一个字。

    男人一点点抬起头,他脸庞白皙,但却很是憔悴。

    “我没有认错人,你们长得真像,区分你们真的需要费心思。”

    夏月一愣,听着男人这一句话,感到很是不解。

    “你为什么杀杜霜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你救了我?你到底是谁?我不认识你,也从未见过你。”

    男人长得很是阴柔,身上有着一种淡淡的忧郁气息……

    权御沉坐入了一侧的大沙发内,而后伸手将夏月拉入了怀里,让她坐在了他的身边。

    “站着会累,要问什么,坐着问也是一样的。”

    权御沉随时注意着夏月,现在的她身子很重,万事都要小心,比如像现在这样,将她置于怀中,是最安全的。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笑了起来,“我叫韩越,韩烁是我弟弟,沉少爷对这个名字应该有些耳熟吧。”

    权御沉眉头一蹙,薄唇微启,缓缓道出:“善良的献血者。”“是。”韩越点头,“他是善良的献血者,但他的善良却害死了他自己,杜霜月的病态害死了他,他的血被放空,最后不成人形的死去,沉少爷,你知道我看到我弟弟遗体的时候,我是什么样的心情吗?父母

    走得早,临终前吩咐我照顾好我弟弟,可我却没有做到……没有做到啊!”

    “你杀了杜霜月,无可厚非。”权御沉对他这样的行为,没有任何意见,有仇怎能不报?韩越笑了笑,“是啊,杀了她是很理所应当的事情,但我的心理负担却加重了,在我手上死的是一条人命,不是一只鸡一只鸭。不过我也觉得大快人心,毕竟我弟弟的仇报了,我就算死,我也有颜面下去见

    我的家人了、我的弟弟了,为了我弟弟,当个十恶不赦的恶人我也认了。”

    “其实……你很善良啊。”夏月看着眼前脸色沉重的韩越,朝着他露出了非常友善的笑容,“你在那样危机的时候,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已经被杜霜月从天台推下去了。”

    “你……觉得我善良?”韩越很是震惊的望着夏月。

    夏月点点头,“对,你不仅善良,而且你非常明事理。”

    “我,我能问你为什么吗?”韩越对此感到不解,很是困惑地问道。夏月笑着解答:“如果你是个不明事理的人,你看到我这张脸的时候,就不会这样心平气和的跟我讲话了,因为我和杜霜月长得那样像,我之所以说你善良,是因为我刚才走进来的时候,你说的第一句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