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小胳膊拧不过大腿

作者:你我当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完美人生医门宗师寻人专家阴媒好想住你隔壁超级金钱帝国武者世界大冒险我真不是学神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仙路逆途最新章节!

    吴越几人被这撕心裂肺的嚎叫吓了一跳,待听清其中含义后同时愣在原地面面相觑。

    吴越愕然的说:“不应该啊,这才多长时间?执法堂捏造证据的水平已经进化到这种地步了?”

    “先去看看再说!”北寒山当先站起来朝门外跑去,其他人见此也急忙跟了出来。

    踏出房间后吴越第一眼便看见了气喘吁吁脸色潮红明显已经累成狗的安胖子,安胖子的身边则多了一个脸色蜡黄眼神闪烁的少年。

    安胖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指着黄脸少年对卢友明说:“表……表哥,这人昨天在我店里看……看见了他们行骗的全过程!”

    卢友明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把椅子,此刻正坐在椅子上假寐,听到安胖子的话后将目光移向黄脸少年说:“你叫什么名字,看看这几个人有你认识的吗?”

    卢友明又将目光移向吴越等人,黄脸少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待看到吴越与常蕴涵时眼神明显的闪烁了一下。这一幕自然落在了一直盯着他的卢友明的眼内。

    卢友明见此脸色一喜,放缓语气朝黄脸少年和蔼的说道:“这位师弟,我执法堂正在调查一件案子希望你能协助一下,你不用怕,出了任何事情我执法堂一力承担!”

    黄脸少年显然很惧怕执法堂,低着头支支吾吾的说:“师兄想让在下怎么协助?”

    卢友明见此笑的更加温和,指向吴越说:“不急,先看看这几个人你认识吗?”

    “见过!”黄脸少年点了点头,卢友明脸上的喜色更浓。

    吴越同样看着黄脸少年,听到对方的话后心中没来由的闪过一丝慌乱,但却强做镇定。扭头问常蕴涵:“这人是谁我怎么没影响,你认识吗?”

    常蕴涵摇了摇头,严康却走上来说:“此人有点眼熟,好像是昨天‘灵韵坊’的客人之一,当时人多眼杂的你没留意也很正常!”

    “人多眼杂?”吴越暗呼失策,终于明白心中的不安来自何处了。那么大一个店铺肯定不会只有他与常蕴涵严康几个客人,看来自己昨天哄骗安胖子的场景落在了此人眼中,这一下假装桑弘院主侄子招摇撞骗的罪名是跑不了了。

    常蕴涵也想到了此点,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血,就连握着吴越袖子的手都在哆嗦,显然恐惧害怕到了极点。

    事到临头吴越反而冷静下来,拍着常蕴涵的胳膊以示安慰,然后移步上前走到黄脸少年一丈前站定。

    黄脸少年仿佛受了什么惊吓一般,见吴越上前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卢友明见此皱起了眉头,朝着吴越呵斥道:“怎么,你还想威胁证人不成?”然后露出一副和蔼之极的笑容对黄脸少年说:“师弟莫怕,只管将昨天在‘灵韵坊’的所见如实讲来,我倒要看看谁敢在执法堂面前危言恐吓!”

    最后一句话明显是说给吴越听的,说出时语气都带上了一丝冷意。

    黄脸少年见此抬起头看了吴越一眼,然后指向严康说道:“小人柳三,昨天进入‘灵韵坊’时看见安老板正与这位师兄争吵,这位师兄看重了一颗妖牛内丹,但非说妖牛内丹是‘黄澄丹’,要以‘黄澄丹’的价格买走,安老板不依,两人就吵了起来。”

    这该死的柳三,明显来之前与安胖子串通好了,伪证做的行云流水一点都不脸红。吴越气的眼皮乱跳,上前一步指着柳三便骂:“你这是诬陷!”

    “大胆,竟敢威胁证人!”卢友明一拍扶手从椅子上站起来,双眼如刀锋般瞪着吴越,做出一副一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的架势。

    吴越面如寒霜,其他人脸色同样难看,尤其是严康,一双铁拳捏的咯吱响,眼中更是欲喷出火来。

    这幅场景却是卢友明喜闻乐见的,这说明对方已经无力辩驳,只能用愤怒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可很多时候弱者的怒火除了增加敌人的快感之外毫无用处。

    卢友明眼中露出一丝笑意,回头对黄脸少年柳三说道:“我说过没人能在执法堂面前撒野,柳师弟你继续!”

    柳三看向吴越与常蕴涵说:“然后这位师兄跟师姐就进来了,安老板以为他们是客人就丢下先前那位师兄上去招呼了,师兄说‘蕴涵啊,这桑弘伯父马上要过寿了,这贺礼你说我是买几颗上品丹药好呢还是亲自炼制几炉好呢’。然后师姐说‘公子,我觉得为了显示您的诚意,还是亲自炼制几炉为好’……”

    “我靠,人才啊!”吴越听的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想到这其貌不扬的柳三竟有过耳不忘的本领,昨天说过什么他自己都记不太清了没想到这人竟说的一字不漏,就连他与常蕴涵当时说话的神态都模仿的惟妙惟肖。

    “柳师弟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卢友明支走柳三后走到吴越面前站定,揶揄的问道:“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我是桑弘院主的晚辈这没错啊,离火院所有弟子都是桑弘院主的晚辈,难道你不是?”事到如今一顿皮肉之苦肯定是跑不了了,既然如此吴越也不愿弱了气势,摆出一副欠揍的口气反问道。

    这一举动将卢友明给气乐了,他冷笑一声说道:“巧言令色,就算你说的对,可桑弘院主的寿辰上个月就过了,你昨天才想起买礼物不觉得晚了点吗,可千万别告诉我你是为明年准备的!”

    “呃……”吴越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你可知在国子监内诈骗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卢友明脸上的笑意更浓,废了这么大力气终于将这个刺头给压了下去,这种感觉可比一点钱财带给他的刺激大多了。

    吴越却看不惯他这幅小人得志的样子,双手抱在胸前摆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说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说来听听!”

    这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卢友明被气着了,恶狠狠的说:“重打三十鞭,还要在水牢中关七天,怎么样,这场景想起来有没有觉得很兴奋?”

    “放屁!”北寒山上前一步指着卢友明道:“就算老八诈骗,又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失,怎么可能罚这么重,你这是滥用职权公报私仇!”

    “谁说没有造成损失,我表弟的妖牛内丹不就被你骗走了吗?”卢友明冷笑一声。

    安胖子急忙上前补刀说:“对啊表哥,我‘灵韵坊’只有这么一颗妖牛内丹,你可一定得给我追回来啊!”

    北寒山铁青着脸说:“妖牛内丹是个什么情况你们表兄弟会不清楚?卢友明,你当真敢搬弄是非颠倒黑白不成?”

    “哼!事情的经过我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现在将内丹交出来吧。”卢友明抬起手臂,将手掌摊在北寒山面前说:“赃物若不上交罪加一等,你等可要想清楚了!”

    “妖牛内丹我们可没……”吴越急忙喊道,不交出妖牛内丹还有争辩的余地,一旦交出便真的人证物证齐全,铁证如山了!

    不料他话未说完就被严康抢过了话头:“我可以交出妖丹,但你必须放了小师弟,此事到此为止!”

    “三哥啊三哥,你就不能长点心吗?”吴越气的嘴唇哆嗦,这个猪一样的队友简直没救了。

    果不其然,卢友明冷笑一声说道:“你们终于承认骗取妖丹的事了。你觉得执法堂会向你们这些卑劣之徒妥协吗?”

    “你……”严康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一件蠢事,指着卢友明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高,实在是高,卢队长的手段在下今天算是见识了!”吴越紧咬着后槽牙说:“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卢队长最好祈祷别落到我手里!”

    吴越是真的被气着了,他没想到这卢友明竟比江斌还要卑劣,无中生有颠倒黑白,抢走内丹还不满足,还要借此找他们的麻烦。从小到大就算江斌也没让他受过如此侮辱,吴越胸中的怒火越烧越盛,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混蛋。

    这些狠话显然吓不住卢友明。他扭头朝吴越冷笑一声说道:“你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敢威胁我执法堂!”

    “我没有威胁执法堂,我威胁的是你卢…友…明!”吴越咬牙切齿,声音冷如寒铁。

    “好、好、好,很快我就会让你体会到猖狂的代价,到时候看你还能不能这么嚣张。来人,将……”卢友明正要吩咐下属将吴越带走,突然发现折腾了半天竟还不知道对方的姓名,脸色瞬间变得异常古怪。

    过了半晌才说:“将所有人全部带回去。”

    “等等!”吴越说道:“卢友明,此事因我而且,跟其他人有什么关系!”

    卢友明冷笑一声说:“怎么跟他们没关系,知情不报,包庇罪犯,理应受到惩罚!”

    “你大爷……”吴越还要咒骂却被北寒山拦了下来,北寒山朝卢友明说:“卢友明,今天的事我们兄弟认栽,但大家都是爷们别为难女人,放了我七妹!”

    “她是主犯,岂是你说赦免就赦免的?”卢友明冷笑一声,显然不打算给面子!

    “她的惩罚我替她受!”吴越说道:“卢友明,你若还是个男人就做点男人该做的事,为难一个女人,你不觉得自己太下作了点吗?”

    卢友明猛的转头,恶狠狠的瞪着吴越,吴越毫不示弱的瞪了过去,两人互不相让的瞪了近一盏茶的时间,突然卢友明大笑数声说道:“既然你要做英雄那我成全你,六十鞭子我亲自行刑,带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