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怪人怪人

作者:池凤起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至尊神医从1983开始都市之修真仙帝完美人生医门宗师都市最强仙帝重生之都市仙帝修仙强者重回都市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农门丑妇最新章节!

    第六百八十八章 怪人怪人

    “客官在小店流连这么久,自然是因为,小店有客官想要的物件儿。

    无论客官是买什么的,也都是可以谈的。

    谈生意谈生意,做交易做交易,不就是这么一回事么。”

    那人眼中露出一丝精光,视线再落在朝荨脸上的时候,他露出了对于面前这个小丫头的好奇:

    “小姑娘叫什么?”

    “朝荨。”对方明明白白问,朝荨不遮不掩,也大大方方回答:

    “朝露的朝。”

    那中年人一挑眉头:

    “草字头的那个荨?”

    “对,就是那个字。”

    “朝荨,姓朝?”

    朝荨摇头。

    “你家谁给你取的名?”

    朝荨笑了一下:“客官是打探消息,还是谈交易做买卖?”

    “不过是好奇罢了,名字取得有趣。是你爹爹给取的?”

    那人不依不饶。

    朝荨带笑的娃娃脸上,笑意微沉,渐渐收敛,淡淡道:

    “无爹无娘,孤女一枚。”话落,话锋一转:

    “这生意,客官还谈不谈做不做?”

    那中年人,眉峰微微一挑,眼底一丝戏谑,看面前小丫头稚气的面庞……到底还是太稚嫩,年轻了一些。

    作风做派不知像谁,倒是显得有条不紊,不急不慌,这般年纪的小丫头,能做到这样,已经实属难得。

    想来必然是心里无比崇拜着谁,就学了谁的作风做派。

    只是,到底还是年轻啊。

    “做,怎么就不做了。”中年人拍案道:“只是,这交易,你能做主?”

    朝荨也没有拍着胸脯就保证什么,却道:

    “客官说说看,您贵客,要谈什么交易,做什么买卖?

    我不能做主,自然有能够做主的人,

    权当我就是个中间传话的人,如何?”

    够稳!……中年人心中拍张大赞一声。

    那双岁月浸润出的睿智眼中,对于面前小丫头的赞赏,又多了几分。

    “如此?”

    朝荨点头,做了一个“客官请说”的动作。

    那中年人嘴角一勾,手指一比划:

    “你。”

    他道:

    “我就看中你了。”

    朝荨一愣,小丫头到底是年轻得很,怎么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饶是再显得老沉稳重,一时也还是愣住了。

    但,也只是一会儿,

    小丫头眸似星辰,亮堂堂的,一双眼儿,对着面前中年人:

    “别看中,反正也没用。”

    这一下,换中年人愣住,半晌,“哈哈哈……”爽朗的大笑声,回荡在恋香居里。

    “倒是牙尖嘴利的丫头,有意思的很。”

    这边儿说着,对朝荨的赞赏,更加多了几分。

    聪明的丫头……可也知道,璞玉再好,也需要打磨。

    这打磨璞玉的人,更是引起他的好奇。

    “不与你说玩笑。”开怀之中,中年男人不再说笑,办起正事来,手指一指那旁边的柜台:

    “我就要这柜台镶嵌的琉璃。”

    话落,又眯了眯眼,道:

    “这恐怕并不是琉璃。”

    朝荨眼神一闪,再看面前中年男人的时候,神色认真了许多:

    “客官,您这笔买卖,我还真是做不了主。”

    “那就请能够做主的人来谈。”

    朝荨摇摇头。

    “怎么?”中年人问道。

    “得先看看您的诚意。”

    “哦?怎么个说法?”

    中年人来了兴致。

    “我是为您好。”

    朝荨淡淡道。

    “这倒是有趣了。”

    “真是为您好。”朝荨淡漠道:“见她,怕您不够格。”

    “如此重要了不得的身份?”

    “与身份无关,怕您入不了她老人家的眼。”

    中年人眯着眼盯着面前那张稚气的脸庞上,想要瞧出点什么,沉吟片刻,抚掌:

    “理当如是。”

    便说着,解下随身一块玉佩递上去,“劳小姑娘跑个腿,拿去给她老人家瞧瞧吧。”

    朝荨垂眼,看着一眼那块玉佩,沉默地伸手接过,再抬起头:

    “客官二楼喝杯茶。”

    便说着,叫了店里伙计来,引路安排茶水果盘。

    朝荨摩挲了一下手上的玉佩,她是看不出这玉佩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既然楼上那人拿出这个来当做诚意,

    她看不出来,换做那个女子……大娘子一定能够看得出来。

    “小东家这是要去哪儿啊。急慌慌。”

    “去见大娘子。”

    朝荨说着:

    “你收拾一下,随我一起去见一下大娘子。”

    “啊?”

    那伙计蒙了,朝荨蹙眉:

    “别愣着,跟我走。”

    “哦哦哦。”

    她手里揣着那块玉佩,出了恋香居,娇小的身子,一下子就吞没在人群里,身后的伙计,急急跟了上去。

    ……

    凤淮雅居

    在英国公府隔壁,也单独开了大门。

    朝荨没走英国公府的门过,步进深堂里,她敲开了凤淮雅居的大门。

    出来开门的门房,是从前庄子上的人,“咦,哑丫头是你?”

    哑丫头是从前朝荨在庄子上,人家喊她的。

    那时,她不说话,大家只当她是哑巴儿。

    朝荨侧耳在那门房耳边说了什么,门房也利索,转身就去找人了。

    不多时,

    褚问亲自来接了朝荨进府内,一路上边走边提点:

    “大娘子做的买卖多,

    今天这样的客,她未必就会见的。”

    朝荨没听懂。

    褚问再次提点:

    “荨丫头,大娘子事务繁忙,也绝不可能为着个生意,就亲自露脸。

    她的为人,你懂的。

    不是触及根本的,她轻易是不会自己上场的。

    大娘子今天这么做,是为了扶持你。

    你这丫头,可懂她的用心?”

    朝荨被这么一点,瞬间什么都通透了。

    咬了咬嘴唇没说什么。

    褚先生眼角扫了一眼身后的丫头……倒真是倔强……还真和大娘子有几分相似。

    不多时,人带到湖畔凉亭。

    “来坐呀,站着做甚?”

    凉亭里,青衣的女子招了招手,神色平和,

    朝荨就那么站在凉亭外,紧紧地盯着亭子里的那个女子,眼里是恋慕,就像是初生的犊子第一眼看到谁,就把谁当做了最重要的人。

    本来从容大方的小丫头,一下子扭捏起来,捏着衣角,不知如何是好。

    显得慌乱起来。

    连凤丫一声笑了起来:

    “来。”她招招手。

    小丫头故作稳重大方地模样,又绷起了小脸,连凤丫看着她同手同脚的模样,眼底漾起笑意。

    小丫头一本正经地靠近,连凤丫朝她伸出手去:

    “来,给我看看。”

    “哦。”

    一个指令一个动作,乖巧得让人心疼,连凤丫没去拿那玉佩,望了一眼面前稚嫩的面庞,心里叹了口气……也才十来岁的小姑娘。

    “大娘子,玉佩呀。”

    连凤丫在这稚嫩的嗓音中,这才拿起来那块玉佩。

    随即,原本清浅的眸子里,锐色一闪。

    “大娘子,这玉佩有什么问题吗?”

    这话,是一旁的褚先生问的。

    同样,朝荨也好奇,这玉佩看起来是稍微有些奇怪的地方,但也只能归类为,玉佩的材质不是上等。

    饶是如此,大娘子似乎……

    朝荨也仰着头,不解的眼神,询问地看向了连凤丫。

    “这玉佩……”连凤丫抿了抿嘴唇:“这不是玉佩。”

    不待亭子里的其他人,再询问什么,连凤丫豁然站起身:

    “带我去见一见这个客人。”

    她摩挲了下掌中的物件儿……虽然杂质很多,质地不纯,但,这的确是钻石,也称金刚石。

    这东西,大庆这块土地上,还没有出现。

    “有意思了。”她嘴角一勾:“走。”

    ……

    恋香居

    中年人坐二楼,小意品茶,显得很有耐心。

    眼看,时间过去快一炷香了。

    也没见着人来。

    伙计添茶都来回好几回了。

    也不见中年男人有所不耐烦。

    又过一会儿

    楼下终于一阵动静,

    木质楼梯,脚步声拾阶而上的声音,

    听着声音,应该好几个人,脚步声近了,中年人饶有兴致地一抬头,看着门口,

    那里正立着一个青衣女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