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7、我也给你一次机会

作者:乱世狂刀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龙脉天师天下第一剑道不朽狂神证道天途通天之梯全文目录神宠进化仙武狂潮剑装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圣武星辰最新章节!

    李莹跟随吴越来到了前院,然后就看到了正蹲在檐下逗鸟入神的李牧。

    年轻,英俊。

    这是李莹第一眼看到李牧时的感觉。

    就像是一个邻家清澈贪玩的小弟一样,看到站在屋檐上的小云雀,都忍不住要逗弄一下。

    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吴越。

    虽然没有说话,但意思很明显——

    这就是你带来的大人物?

    太年轻了。

    身上没有丝毫的气势,不见威仪。

    这样的一个小年轻,就可以镇住工府主事级别的人物?

    吴越却是丝毫不敢怠慢,带着李莹来到了李牧身前,一直都恭恭敬敬地等着,等到李牧逗鸟结束,才躬身行礼,道:“大人。”

    李牧转身过来一看,微微点头,道:“郎才女貌,不错。”

    吴越就笑了起来。

    李莹知道吴越不是那种做事不靠谱的人,见他对李牧如此恭敬,心中不免好奇了起来,在大仙庭还未听说过这样一号人物,看着这么年轻,莫非是和郦元辰一样,是某位位高权重的大人物的子嗣?

    “织女院织女李莹,见过公子。”

    李莹行礼道。

    李牧微微一笑,道:“不必多礼,呵呵,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李姑娘为了吴将军,当真是形神憔悴,不如先回去梳妆吧,一会儿可以开开心心地嫁给吴将军了。”

    李莹俏脸一红。

    被一个看起来如同邻家小弟一般的男孩调侃打趣,她羞红了脸。

    大院里的其他亲戚好友,见李牧说话口气如此之大,也都不由得暗中好奇,到底这白衣短发的年轻人,是何等来历,言语之间,竟是丝毫不将郦元辰放在眼里。

    “大人,小女子不知道,吴越是否将事情都告知您,此事并不简单,对方势力很大……”李莹很委婉地提醒。

    李牧呵呵一笑,直接打断了她的话,道:“跳梁小丑,不足挂齿,李姑娘尽管放心便是。”

    话音未落。

    “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杂碎,竟敢在这里,放这样的话。”一声冷喝传来,甲胄摩擦,一名身着赤红仙甲的天将,带着十名天兵,从大门走进来,冷笑着盯着李牧。

    是郦元辰的人。

    院子里的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

    空气仿佛是凝滞。

    李牧看也不看,一道仙力无形涌动而出。

    砰砰砰!

    几名天兵天将根本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击飞出去,身形如沙包,不偏不倚正好飞出大门,跌落在了门外的尘埃中。

    “啊……”

    “呜!”

    大院里响起一片惊呼声。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白衣年轻人,连一句话都懒得说,直接出手,就将郦元辰的人给打了出去。

    李莹、林怡两人的心,一下子也都提了起来。

    这一打,这等于是彻底和郦元辰撕破脸了啊。

    彻底没有了退路。

    唯一吴越的心中,却是一点儿都不担心,反倒是有点儿惊讶。

    以掌座大人的脾气,刚才这种人,只怕是早就死了一万次了,但刚才只是将人轰出去,显然掌座大人并不想在婚礼上杀人,以免犯煞。

    痛呼呻吟声,从外面传来。

    那几个天将挣扎着站起来,刚要喊骂,就在这时,远处一头白鹤低空飞来,落在大门口,上面下来数个人影,其中为首之人,不是郦元辰又是谁?

    “公子。”

    天将行迹狼狈地过去行礼

    。

    郦元辰原本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见状,眼眸里阴霾流转,道:“怎么回事?”

    “是那个吴越,找来了一个帮手。”天将不敢隐瞒,也不敢添油加醋,将事情说了一遍。

    郦元辰冷笑了起来。

    不知死活的蝼蚁,垂死挣扎。

    “走,进去,我倒是要看看,哪里来的野狗,敢与我作对。”

    郦元辰带着数名亲随,进入到了李家院落里。

    院子里的喧哗议论声,瞬间戛然而止。

    就好像是有人猛然间按下了静音键一样。

    数百名亲友瞬间都低下了头,一句话都不说,大气也不敢喘,发生了刚才那样的事情,郦元辰的心情绝对好不到那里去,这个时候,千万不要被注意到,否则万一成为出气筒,那才真的是得不偿失。

    郦元辰目光阴冷,一扫院子里众人,视线最终定格在李牧的身上。

    他不认识李牧。

    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仙二代而已。

    而李牧自从就任刑府大掌座之位后,先是奔波鹰扬府,返回流星岛才几日时间,那日的高层欢迎宴席,别说是郦元辰,就算是他爹郦寅,也只是勉强有资格在末席参加一下而已。

    郦元辰的圈子和层次,距离李牧,差的太远太远了。

    在确定李牧并非是自己认识的‘大人物’之后,郦元辰的心返回到了肚子里。

    他目光落在李莹的身上,阴狠一笑,道:“贱人,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给你脸你不知道珍惜,很好,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他又看向吴越,道:“我给了时间,你却找来这样一个野狗?凭他想要对付本公子,很好,非常好,我欣赏你的勇气,嘿嘿,一会儿弄你的女人的时候,我会让你当面参观,呵呵呵呵……”

    吴越面色一变,杀意沸腾。

    李牧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记住,你以后是要随本座做大事的人,不要被这种蠢货随随便便一两句,就扰乱了自己的心境。”

    吴越深吸了一口气,道:“是。”

    李牧直直地朝着郦元辰走去。

    郦元辰面带轻蔑的笑意,道:“在我的面前装腔作势,猪鼻子里插葱啊,呵呵,你也配?你算什么……”

    话音未落。

    啪!

    李牧直接一巴掌抽在郦元辰的脸上。

    将他剩下的话,全部都抽了回去。

    数颗牙齿,从这位贵公子口中迸飞了出来。

    不等他有任何反应,李牧反手又是一巴掌。

    啪!

    抽的郦元辰刚刚歪过去的头,迅速又歪了回来。

    啪啪啪啪!

    李牧正手反手、反手正手又是一连串巴掌。

    郦元辰直接被打懵了。

    他的实力不弱,仙将巅峰。

    但在李牧的面前,却不够看。

    被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地抽,脑袋左右歪来歪去,偏偏身体却被钉在原地,他既不能躲避,也没有被抽飞出去,就像是一个木偶一样,眼睁睁地挨打。

    而他身后的几名亲随,还有跟进来的天兵天将,惊骇之余,想要冲上来帮忙,却被一股恐怖到了极点的气机,直接锁定镇压,以至于他们连手指都无法动弹,甚至都无法开口说话,更别提是出手了。

    于是,在院子里李家亲友们的震惊中,在天兵天将们的惊骇中,在郦元辰的痛苦中,这样响亮的耳光声,整整持续了二十息的时间。

    也不知道抽了多少个耳光之后,李牧收手了。

    “跪下吧。”

    他反手在郦元辰的肩头一拍。

    咔嚓。

    膝盖碎裂一般的声音响起。

    郦元辰直挺挺地就跪在了院子里,腿骨扭曲,触目惊心,骨头不知道断裂成为了多少截。

    这个时候,郦元辰发现,自己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

    他体内的仙元并没有被禁锢,所以被打烂打肿的脸,瞬间恢复,他挣扎,却发现双腿失去了知觉,任凭他如何激荡气血,都无法恢复,于是仰头,面目狰狞地盯着李牧。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

    李牧听了,不由得失笑。

    这种愚蠢的仙二代,他连一点点与之对话的兴趣都欠奉。

    用白色的手帕,擦拭着自己的双手,李牧想了想,还是道:“你不是喜欢折磨人吗?呵呵,这样吧,我也给你一次机会,你派人去找,这座流星岛上,你能发动的关系,都让他们来,包括你那个蠢货爹爹郦寅,看看他们能不能保下你。”

    郦元辰心中一震。

    对方竟是知道自己的爹是郦寅?

    这么说来,对方刚才并不是一时脑热发疯,而是有备而来?

    “你……你到底是谁?”

    郦元辰咬牙切齿地问道。

    李牧并不理会。

    郦元辰被李牧这种轻蔑的态度刺激到了。

    他低吼道:“好,本公子也是唬大的,有本事你就在这里不要走,我倒是要看看,你的本事和背景,到底有没有你嘴巴上这么硬。”

    身后的亲随和天将,都被派出去。

    李牧看了看已经惊呆了的李莹母女,也没有再解释什么,对吴越道:“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你们现在就完成婚礼,本座来为你们证婚,等到一会儿,那些家伙来了,正好留下点儿贺礼。”

    吴越此时,心中已经对李牧感激到了极点。

    他恭敬地行礼,然后在李莹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什么。

    李莹娇躯猛然一震,难以置信地看向李牧。

    原来这个年轻人,竟是这些日子让整个流星岛都为之侧目的刑府新任大掌座木牧,这可是真正的顶级权贵啊。

    一言一语,可以决定无数人生死。

    大仙主之下,偌大的东圣洲,能够与刑府大掌座分庭抗礼的,也不过只有五人而已。

    想通了这一点,李莹原本已经绝望的心,终于彻底.火热了起来,重新燃起了希望。

    如果是这位大人的话,那自己和吴郎终于是得救了。

    爹爹也可以无虞了。

    “小女子不知是大人驾临,方才多有失敬,还请大人恕罪。”李莹连忙再度向李牧行礼。

    这一次,却是恭敬了数倍。

    李牧呵呵一笑,道:“快去梳妆吧,不要让吴将军久等哦。”

    李莹红着脸,拉着还有点儿不明情况的母亲林怡,就朝着后院走去,这个时候,她是彻彻底底地放下心来,准备真正属于自己的大婚了。

    院子里的气氛,却比之前更加凝固了。

    亲友们不敢走。

    郦元辰在心底里发狠,一旦自己的父亲被请来,那他今日不管是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将这个白衫年轻人弄死,以洗刷耻辱。

    在这样的气氛中,时间流逝。

    转眼,一炷香时间过去。

    终于——

    院子外面数道强大的气息,快速而来。

    “何人竟敢羞辱我儿?”

    工府主事郦寅愤怒的声音,从街巷外传来。

    还有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