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作者:绾心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从1983开始至尊神医都市之修真仙帝完美人生都市最强仙帝医门宗师重生之都市仙帝修仙强者重回都市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清妾最新章节!

    第七百五十七章

    阴雨绵绵,秋风瑟瑟。

    本就逼仄的小矮房里就更显阴暗,尔芙看着晕厥在地的瑶琴,终是不忍心看她就这样躺在地上,幽幽叹了口气,朗声唤道:“丫儿,你进来给我搭把手吧。”说着就蹲下身子,将完全躺倒在地上的瑶琴扶了起来,等到丫儿一进来就将瑶琴扶到了土炕上躺好。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尔芙沮丧地抱着脑袋瓜儿,也坐在了土炕上。

    她现在陷入了一种很难言明的纠结中,她既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旁人安排好的算计,又没办法相信瑶琴会中了这么粗浅的算计,她也更不愿意去面对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她的阿玛裕满。

    只是事情总要解决,越拖下去就对她越不利。

    庄子虽然僻静,好似不存在人多眼杂的问题,却也不如在府中那般容易保密,一旦事情被传扬开,裕满和瑶琴的名声毁了,她这个做主子、做女儿的名声,便也保不住了。

    越想越是烦闷的尔芙挠了挠头,起身走到了窗边。

    这是个没有名声就活不下去的时代,她身处的位置,又那么的敏感,想来盼着她声明尽毁的人,应该不在少数,愿意为这件事情添油加醋、大肆宣扬的人,也是大有人在的,她现在必须尽快处理好这件烦心事,拿出一个解决办法来。

    只是她却没有半点头绪,她实在是太没有用了。

    这般想着,尔芙狠狠地攥起了拳头,一拳头就砸在了窗台上。

    窗外,裕满已经在张保的陪同下,回到了前院,他并没有给尔芙留下一星半点的解释来,甚至连他为什么顶着雨赶来的原因,也不曾告诉尔芙,见尔芙和瑶琴进了矮屋,便如同与他无关似的离开了。

    尔芙真是太失望了。

    在所有的孩子心目中,父亲都该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虽然裕满并不是她的父亲,但是她也相信驰骋沙场的裕满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可是今天的裕满太让她失望了,居然连一句解释都没有,让她这个做女儿的面对到这样的尴尬局面,怎么能连句道歉也不说呢!

    哪怕是裕满再要保持为父尊严,她也实在想不通。

    只是子不言父过,她即使心中再不满,也只能在心里默默想想就算了,再亲近的人都不能说上一句,不然一定大不孝的帽子盖下来,任凭她身份再尊贵,那也是撑不住的。

    该怎么办呢?

    该怎么办呢?

    这句话就如同刷屏弹幕似的充盈在尔芙的脑海中,就在尔芙有些承受不住心中拷问的时候,刚刚一直守在瑶琴身边的丫儿,突然站起来身来,迈步走到了尔芙身边,轻声说道:“主子,这件事有些奇怪。”

    “怎么奇怪了?”尔芙回眸问道。

    她当然也知道这事奇怪,但是她就是想不通哪里奇怪而已,兴许丫儿这个从小生活在大家族中的女孩子会在这件事上,凭借着从小到大积攒下来的阅历,为她揭开这层迷雾笼罩下的真相呢!

    只是,丫儿到底不过就是个才及笄的小丫头而已。

    她觉得奇怪,也是一种感觉而已,哪里有本事揭开迷雾,替尔芙解释心头的疑惑呢。

    尔芙无奈地叹了口气,瞧着昏睡着的瑶琴,重新将那张瑶琴交给她的纸条拿在了手里,细细看着,之前还不觉得,仔细一看,尔芙总觉得那字迹有些熟悉,却又说不出是谁的,她随手将纸条递给了丫儿,轻声问道:“你看看这字迹,你可能认出是谁的?”

    “瞧不出来。”丫儿摇了摇头,将纸条交回给了尔芙。

    “我真的不愿意相信瑶琴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她说的话太假了,让我实在难以说服自己,你有没有发现她这些日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比如说她身边可曾多出什么东西来,或者是和人偷偷接触!”

    “瑶琴姐姐……

    奴婢没有注意过,不过应该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要说有不对劲的地方,瑶琴姐姐最近不大爱说话,这也算么?”丫儿挠着头回忆道。

    瑶琴和丫儿这样的贴身婢女,很少会有闲下来的时候。

    尔芙也就是随口问问,她也知道这种情况并不大可能出现,她不过是不想拉下任何一点线索罢了。

    “算了,你去找两个人把瑶琴先搬回院子里吧。

    这里太寒凉了,不大适合久待,何况瑶琴她现在身体特殊。”随着外面的雨越来越大,尔芙也顾不上研究事情的真相了,她揉了揉有些凉的胳膊,扭头对着丫儿吩咐道,而她则转身回到炕边,仔细替瑶琴过紧了披风,免得旁人看到瑶琴的狼狈,又替她细细擦干净了脸上的泪痕,这才起身来到了门边,撑着伞等着丫儿领人回来。

    少时片刻,两个身形壮硕的粗使婆子就抬着小轿过来了。

    尔芙在丫儿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扶着瑶琴一块坐在了轿子里,重新回到了正院里,她将院子里的一众婢仆都打发了出去,又交代丫儿预备好了温热水,这才伸手推醒了昏睡了足足小半个时辰的瑶琴。

    “主子。”瑶琴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惊声唤道。

    “你醒了,我已经让丫儿去准备热水了,你一会儿好好泡个澡就抓紧回去休息吧。”

    “主子,您不怪奴婢?”瑶琴似是有些不敢相信的反问道。

    “我现在怪你,还有什么用么?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不论是不是你的错,你以后都不可能留在我的身边了,唯一能做的就是陪着那个比你阿玛年纪还要大的男人身边,做个永远不能穿红的妾室了。

    我相信,也许不是你想要这么做,你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

    到现在为止,我其实就想问你一句话,做个妾室就真的那么好,好到你连我们主仆这些年的情义都顾不上了!”尔芙闻言,嗤鼻一笑,起身走到了衣柜前,抬手将自己个儿的一套最艳丽的水红色绣金色花边的褂裙,随手抛在了瑶琴的身上,似是自嘲般的扯了扯发间簪着的鎏金凤钗,低声说道。

    “主子,奴婢并不是贪慕虚荣,奴婢有不得已的苦衷。”或许是因为尔芙撕破了她主仆二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也或许是瑶琴真的感受到了尔芙心底的那抹悲哀,她低下了头,眼角挂着经营的泪滴,哽咽说道。

    当心底最后一丝侥幸被瑶琴彻底打破,尔芙失态地吼了出来,她一把抓住瑶琴的领口,充血双眸狠狠地盯着瑶琴的眼睛,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了支离破碎的几句话:“真是个好借口。

    苦衷,到底是什么样的苦衷,让你必须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真的不知道我那个不过官居三品的阿玛,竟然要比我这个亲王侧福晋,还要能为你瑶琴遮风挡雨,你可别忘记我阿玛现在还在孝期,你这是存心让我阿玛被削职为民吧!”说完,她就重重地将瑶琴摔回到了罗汉床上,再也不想看瑶琴一眼,不然她真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那只恶魔,做出什么悔不当初的行为来。

    尔芙独自一人躲进了暖阁里,听着身后瑶琴的放声痛哭,也不自觉地攥紧了胸口位置,她不知道是不是财富迷人眼,她也不明白书中那些可以生死相托的忠仆,怎么就那么难找,她自认对身边人很是宽厚,为什么会一个个的背叛自己,先是古筝那丫头,现在又是瑶琴,难道真的非要恩威并重,一心一意的待人好就不行么,她不信!

    她颓坐在地上一会儿,听着外面的哭声弱了。

    “算了,不去想,该好好想想以后了。”尔芙无声地环膝坐在地上,望着房顶上的苏州彩绘描梁,默默想着心事,她知道她在这个庄子上是住不下去了,兴许不用等到明天,她就必须坐上回城的马车了。

    如她所预料的一般,这世上就没有半点秘密的存在。

    她还没有调整好心情,连裕满和瑶琴都没有离开庄子上,四爷和乌拉那拉氏就一块来到了庄子上,她照常在二门处迎接了乌拉那拉氏,看着站在二门外的四爷,苦涩一笑,将乌拉那拉氏迎进了花厅。

    “我的好妹妹,早就听说你的身子好了。

    如今一见,气色果然是好了许多,咱们爷可是早就惦记你了,你住着的西小院都已经里里外外打扫了好几遍了,就盼着你能早些回府呢!”乌拉那拉氏仍然是那副面慈心善的虚伪样子,进了花厅,左右打量一番,瞧着孤零零站在尔芙身后的丫儿,嘴角流露出了一抹略带嘲讽的笑容,拉着尔芙的手,一副很是热络亲切的样子,连声说道。

    “劳烦姐姐和四爷惦记了。”尔芙喏喏应着,收回了手,扭头看了眼丫儿,吩咐丫儿替乌拉那拉氏布上了滋补身子、驱寒补气的红枣阿胶姜茶,坐正了身子,却绝口不提要回府的事情,只当是没听懂乌拉那拉氏的暗示,任由乌拉那拉氏滔滔不绝的说着各种不相关的话题。

    拖吧,拖延一刻是一刻。

    这就是尔芙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可是乌拉那拉氏会让她这般拖下去么,答案自然是不可能的,随着天边的最后一丝乌云消失,小七蹦蹦跳跳的从外面跑进门,乌拉那拉氏终于开诚布公的说起了瑶琴的事情。

    “妹妹,姐姐也是为你着想。

    你要知道,这住在庄子上,到底是不如在府里安全。

    说句难听话,今个儿得亏出事的是瑶琴那丫头,这要是你的话,咱们爷可怎么办呢,就算你到时候一死了之的证明了自己个儿的清白,京中那些个闲言碎语,也足以毁了咱们爷和你的小七。

    不为了你自己个儿着想,你总要想想小七吧!”

    当真是个她不能拒绝的理由呢,哪个做娘的能不为了自家孩子牺牲,她纵然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脱乌拉那拉氏的建议,甚至她也可以求着四爷偏帮自己,让她能继续在庄子上,过自己个儿的自在日子,但是她又怎么能不为小七多考虑些呢!

    小七是皇室子孙不假,可是努尔哈赤这位老祖宗留下的爱新觉罗氏子孙不少,就算是小七的年纪,完全能等到四爷登基以后,才商议婚事,凭借她皇帝亲生公主的金字招牌,得到一份众人艳羡的亲事,但是她又怎么忍心让小七去面对那些满含深意的眼神,又怎么忍心小七去听到难听的流言蜚语呢,让小七去应对那么难堪的局面……

    她做不到,任何一个母亲都做不到。

    尔芙苦笑着看了眼丫儿,无声地咧了咧嘴儿,想要请四爷过来帮忙,可是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认命地在乌拉那拉氏满含警告的眼神下,微微点了点头,轻声应承了下来,“姐姐说得正是,本来我还想着过几日就让张保回府去商量这件事呢,既然今个儿姐姐和四爷都来了,也就不用麻烦张保辛苦跑这一趟了。”

    “你能想通就好,我知道妹妹喜欢自在,但是在庄子上住着,到底是多有不便,而且府里头的各种琐事太繁杂,单靠李妹妹支应着,也实在是辛苦她了,有妹妹回府帮衬些,我也就能够安心的调理身子了。”乌拉那拉氏笑着点了点头,似是没有看到尔芙眼底的不甘一般,自说自话的站起身来,朗声招呼着跟着她伺候的琦珍去前院给四爷送信,将尔芙要回府的事情就这么传递过去了。

    尔芙知道这事是没有半点更改了,也就认命了。

    她站起身来,对着乌拉那拉氏颔首一礼,躬身见礼道:“劳烦姐姐在这里稍微坐一坐,我也好安排人将行李收拾一下,毕竟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了,好些个东西都用惯了,总要带回去才方便呢!”

    乌拉那拉氏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没关系,你只管自便就是了,我这一早就从府里出来,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这会儿也有些饿了,正好在这里吃些点心垫补垫补。”

    “那姐姐就慢慢吃吧,小七跟额娘去整理行李吧!”说着话,尔芙就对着丫儿一招手,便快步往外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