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我那么喜欢你

作者:叶清苓贺璘睿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仙宫花欲美人小说目录透视小村医2508林君河楚默心小说章节目录青春从遇见他开始仙路至尊三寸人间偷香高手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丁香浓浓沁心脾小说目录最新章节!

    “别担心。”

    “我、我才没有担心呢!”

    贺璘睿笑起来,开心得不行。拿了药回去,清苓故意冷着脸,不愿意表现出关心他的样子,看得他心里直乐。

    他故意把药扔在茶几上,抱着手在一边看电视,半天没动静。

    清苓坐在另一方的单人沙发里,拿着个小本本从网上抄食谱,抄了半天后抬头问:“你……没事了吗?”

    “嗯。”

    “你吃过药了?”

    “……还没。”

    “那你怎么不吃?!”她忍不住就凶起来。

    贺璘睿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她一窒,急忙低下头,继续在本子上写。

    贺璘睿忍不住郁闷:“你就说你关心我怎么了?”

    “你——”清苓把本子扔过去。

    厚厚的本子擦过他的额头,把他打倒在沙发上。

    清苓气呼呼地站起来,跑回了房间。

    贺璘睿捡起笔记本,揉了揉额。翻开笔记本看了一下,见上面乱七八糟地写了一些读书笔记,然后是一些食材名称,看得出来是记的菜谱。他一愣,盯着那些看起来很温和很清淡的菜名看了几秒,猛地起身去看她的电脑,只见搜索框里写着:胃病吃什么食物……

    “这女人!”贺璘睿气急败坏往房里冲去,见清苓趴在床上做缩头乌龟。

    他大步冲过去,往她身上一扑,压得清苓大叫出声。

    “你干嘛?”她不满地问。

    “这是什么?”贺璘睿把本子递到她面前。

    清苓一看,说不出话来。

    贺璘睿洋装不满:“你明明就很关心我,为什么不承认?”

    清苓听他用质问的口气,不高兴了,一咬牙道:“我为什么要承认?!”

    “这么说还真是为了我写的?”贺璘睿笑得像偷腥成功的猫。

    “我——”清苓发现被他套了话,生气想要爬起来。

    贺璘睿将她狠狠一抱,在她脖子上吮了一下:“嘴硬什么?我又不会笑你。”

    “我就是嘴硬怎么了?”清苓恼羞成怒,转身捶打他,“你高兴了?你得意了?!放开我——”

    “我不放!”贺璘睿耍赖地道,“我就要抱你。别说现在不放,以后也不放,一辈子都——啊!”

    贺璘睿痛呼一声,慢慢提放开了她,伸手往自己耳朵旁边一摸,摸出一点血迹来。

    清苓坐在他对面,双手还立在空中,一看十指,只见指甲里有一些血肉,看样子是不小心把他抓伤了。

    贺璘睿摸了摸耳根子和腮帮子,皱眉看着她:“至于吗?”

    清苓心虚地低下头:“我、我去拿毛巾……”

    “嗯。”

    清苓急忙去浴室拧了毛巾来,仔仔细细给他擦了一遍,只见四道抓痕,从耳朵后拉到脖子前,脸上和脖子上都有波及。

    她心虚不已,再看他的表情,黑黑的,好像很不高兴。

    放下毛巾,她找了创可贴来。看着分布不均的伤痕,不知道该怎么贴。

    贴一排吗?他明天还要上班,会不会引起恐慌?要是不贴的话……影响不好吧?权衡了一下,她决定贴!

    刚把手伸过去,贺璘睿就抬手挡开。

    她一窒,嗫嚅地说:“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贺璘睿扭开头,对着梳妆台上的镜子看自己的伤口,双眼晦暗不明。

    清苓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他眼神一闪,坐着没动。

    片刻后,清苓回来,手上多了一杯水和一包药。

    她把水递给他,他没接,她只好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慢慢地拆开药,递给他:“你……先把药吃了吧。”

    “放那里吧。”贺璘睿淡淡地说。

    清苓心里一窒,握着药没动。

    贺璘睿扭头看着她,火大地问:“你到底在别扭什么?你宁愿抓伤我,都不肯承认一点关心我?我那么喜欢你——”

    清苓一震,没想到他会在这时候说出“喜欢”那两个字。

    “你以为我有很多耐心吗?”他冷笑一声,“如果你想欲迎还拒,也要适可而止!指不定哪天我就没耐心了!”

    清苓突然气得浑身发抖,他以为她是情场高手吗?什么欲迎还拒、适可而止?!她倒是想啊,但是她会吗?!她也想让他一辈子对自己好,可是她会吗?她每一天都会想,放任自己的感情值不值得,会不会有结果?万一她爱上了他,他却不爱她了呢?她到底该坚持最初的想法、从他身边逃走,还是回应他对她的好、去谋取一个可能存在的幸福……

    “你总是不愿意我好过一点。”贺璘睿难过地说,“能让我开心的话,你不愿意说……”

    清苓突然把药掷到他脸上,吓了他一跳。

    她激动地扯下自己脖子上的项链,使劲把手上的红绳扯下来,全部扔到他身上,大哭道:“我不要这些东西了!你太难伺候了!你爱怎样怎样,我才不管你怎么想!我要走,等我有机会,我一定要走!”

    贺璘睿愣了半天,猛地跳起来,大吼道:“我还说不得你了?!我哪点对不起你?我惯着你,你就蹬鼻子上脸?!”

    清苓大怒着朝他扑去,将他扑到床上,抓起洒落在床上的药,往他嘴里塞:“你混蛋!”

    贺璘睿翻身将她压住,噗噗两口将嘴里的药丸吐在地上:“你——”突然见她神色哀伤,他吓了一跳,说不出话来。

    清苓幽幽地望着他:“我给你过生日,你开心了,却叫我不用做……现在,你又怪我不讨你开心……贺璘睿,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贺璘睿一怔,呆呆地看着她。

    “是我想多了是不是?我就是你的一个玩物,你想怎样就怎样……是我猜不中你的需求,猜不到你什么时候需要我去讨好,什么时候不需要。我错了,我不够认真,以后我不会再把你的话当真……”

    “别!”贺璘睿痛苦地低下头,将她狠狠抱住,“是我错,我神经病。我刚刚跟你开玩笑的,你想怎样就怎样……我以后不逗你了,好不好?清苓……”

    清苓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不说话。

    贺璘睿悔死了!她对他好,他享受就是了,为什么要问?时间一长,她自然会大方承认,他急什么?

    他坐起来,小心翼翼地捡起项链和手链,想给她戴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