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情况严重

作者:千苒君笑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乘龙佳婿大唐狂士湾区之王混在1275萌神信徒明末球长马踏三国重生于康熙末年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结果话音儿刚一落,崇仪一番慌乱之下,不慎撑了一下孟娬的胸口,孟娬顿时像排出一口浊气一般,也张口剧烈地咳嗽起来。

    周围人见状,才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

    孟娬安抚崇仪道:“我没事,没事……”她抬头四下看了看,目光聚集在烧得焦黑的寝房骨架上,不可置信道,“我们真的逃出来了?”

    崇仪重重点头。

    随后孟娬才注意到皇帝居然也在,连忙费力地起身见礼。

    皇帝道:“王妃免礼,”眼下还不是询问的时候,又吩咐宫人道,“快扶王妃去休息。太医一到,即刻给王妃看看。”

    孟娬还是艰难地行了一礼,声音嘶哑道:“谢皇上。”

    随后孟娬就由两个宫女搀扶着,和崇仪一起去往没有受火灾侵袭的偏殿休息。

    崇仪主动来接手,道:“我来吧。”

    孟娬习惯由她扶,便一边把手递给她一边问:“你可以么?”

    崇仪道:“可以的。”

    孟娬道:“这样也好,我也可以扶着你走。”

    两名宫女见两人相互搀扶着,颇有些难兄难弟的意思,一步步往前走,相当的凄凉。

    宫女道:“还是奴婢帮王妃吧。”

    孟娬道了一句:“不用了,被烧怕了,我们自己走。”

    这两名宫女是黄公公指派来的,自是他那边的人,闻言不由对视一眼,便默默地跟在了后边。

    孟娬和崇仪在前面走着,在宫女看来是难兄难弟、同病相怜,可她俩之间就有点狐朋狗友、勾肩搭背的意思了……

    两人正悄咪咪地交流方才的演技问题。

    孟娬:“你方才演得很逼真。”

    崇仪好歹也跟她混了这么久吧,就上次迎冬礼上,孟娬那一气呵成的表演,她怎么也能耳濡目染学到一点啊。

    但是崇仪想不通,道:“为什么要我先醒,明明你先醒,戏份全都是你的。”

    孟娬:“我先醒像什么话?我们也得照套路来好么,通常都是侍从先醒的。”

    而皇帝这边,他还来不及了解事发经过,先前遣去寝宫佛堂那边查看情况的宫人战战兢兢地来禀道:“皇上,太后寝宫和佛堂也起了火,寝宫的火已经灭了,但佛堂里的还没有。太后被困佛堂,救出来时情况十分、十分严重……”

    皇帝一听,当即就阔步往佛堂那边去。

    在此之前,当太后宫的宫人们看到浓烟和隐隐火光、匆忙聚集到佛堂外时,看见佛堂里已是一片亮堂夺目。

    太后身边的大太监吓得面如土色,不确定太后是否还在里边儿,立刻指使几个太监披了湿衣服就冲进门去。

    佛堂里面火海无边,只见佛像横倒在地,几个嬷嬷有的被烧成了焦炭;有的被落下来的横木给砸得动弹不得,浑身烧得皮肉模糊,滋滋往外冒着油,睁大着一双眼,却仿佛还留有一抹狰狞的表情,死状可怖。

    冲进去的太监便看见太后正趴在佛像的旁边,早已陷入了深度的昏迷。幸亏那佛像巨大,恰好像一个避风的港湾,给挡下了大部分落下来的横梁。

    也不知太后情况如何,几个太监第一时间合力把太后救出来。

    只不过救出来的这个妇人,华裙已焦,烧痕累累,头发凌乱也焦了一半,哪还有平时的半分尊贵模样。

    大太监唤她不醒,连忙命人抬去安置。又慌里忙张地去叫太医。

    孟娬和崇仪在偏殿里坐下不久,喝了几杯茶水润喉,随后太医就来了。

    孟娬又听说太后从佛堂里救出来了,情况十分严重,眼下正急需太医呢,便没让太医给自己看诊,而是连忙遣太医去太后那处。

    而佛堂那边,太后虽被抢救出来了,可那么大栋建筑,该扑火的还得继续扑火。

    皇帝在半路上就见宫人们来来回回、匆匆忙忙地端着水盆提着水桶,也顾不上向皇帝行礼了,一股脑打了水全往佛堂送去。

    皇帝凝重道:“太医请了么?”

    太监慌忙回道:“已经去了。”

    随后孟娬和崇仪也来了佛堂这边,两人尚还满身狼狈来不及打理,孟娬见火势汹涌,也想帮忙。

    皇帝道:“殷武王妃不好好歇着,怎么出来了?”

    孟娬道:“臣妇也想尽绵薄之力。臣妇休息了一阵,已经好多了。”

    皇帝不禁看了看这座佛楼,这么高,要是全烧起来了很容易就会蔓延至别处,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这宫里的蓄水防火的铜铁缸都已经舀干了,宫里最大的湖离这里颇有些距离,需要的人手也更多。

    连黄公公都已经撸了袖子去搭把手了。

    因而皇帝也没有拒绝,又道:“王妃有心了,朕着实感动。只是这火势灼人,王妃需得小心,莫要再被伤着了。”

    孟娬道:“臣妇知道。”

    这来来回回,她和崇仪两个动作虽然慢了点,但也真的是在接水扑火。

    众人集中力量,总归是在大火窜上整个佛楼之前,把火势控制了下来。

    这厢,殷珩游刃有余地在皇宫里翻走,从容地翻出了宫外。

    不过他并没有走远,在禁卫巡逻的距离范围以外的夜色里停顿下来。

    今晚崇咸在此处接应,见到自家王爷出来,张了张口,想问,又自知逾矩,便什么也没问。

    殷珩知道他想问什么,随口淡淡道:“都无事。”手上不疾不徐地解开了束袖,褪了外袍。

    崇咸低声道:“谢王爷。”

    殷珩将外袍翻转一面重新穿上,里子的那一面便呈现在外面,由黑色变成了暗紫色。

    他理了理衣襟,顿时变成一袭广袖宽袍加身。他随手捋了捋袖摆,神态清然,那股凌厉之感随之淡去,平添几分柔和之感。

    然后殷珩便带着崇咸堂而皇之地去往进宫的正宫门。

    宫里,整个太医院的太医们都在竭尽全力地救治太后,皇帝刚一在灯火通明的大殿上坐下,就听人来禀报说,殷武王连夜求见。

    今晚宫里如此大阵仗,宫外怕是有不少人看见。

    殷武王妃尚还住在宫里,殷武王连夜过来一趟也不足为奇。

    皇帝便命人去宣殷武王进宫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