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4章 知根又知底!

作者:烈焰滔滔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完美人生医门宗师寻人专家阴媒武者世界大冒险超级金钱帝国我真不是学神都市最强系统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超级护花天王最新章节!

    在这样的天气里面,能够看到纯白色的连衣裙,真的是一件让人很舒服的事情。

    尤其是这连衣裙的主人无论容貌还是身材皆是上乘之选,非常养眼。

    美女总是让人心情愉悦的。

    她看起来三十岁出头的样子,长发披肩,身材高挑,浑身都流露出了一股知性的味道。

    这样的气质是无法伪装的,会让人在看上去的第一眼就感觉到这个女人有着非常丰厚的知识储备,不知道读过多少书。

    这种味道是很多知识分子都非常喜欢的,他们对这样类型的女人几乎没有抵抗力。

    当然了,如果是知识和其无法达到对等的程度,那么和这个女人相处起来就会觉得稍稍有点艰难,有一种被从智商上吊打或是碾压的感觉。

    苏锐微微一笑,露出了一口灿烂的白牙:“好久不见,你看起来可没怎么老。”

    “要不要每次见面都年龄来打击我?”这女人嫣然一笑,显然心情也是极好,斯毫不介意苏锐的说辞。

    张家,张斐然!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新置办的产业?”苏锐指了指这三进的大院子:“能在首都的二环弄上这么一套院子,真的是让我眼热啊,你现在也是我羡慕嫉妒的对象了。”

    “我是从张家大院搬出来了,最近就住在这里。”张斐然微笑着说道:“你要是愿意要,我就把这院子送给你。”

    把院子送给你!

    这得什么样的关系,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当然了,苏锐也知道,张斐然之所以跟自己这么说,可不是因为那种感情。

    大概是想要报恩的吧。

    毕竟,苏锐三番两次的救下过张斐然的命,之后苏锐却越来越忙,彼此之间的见面机会极少。

    张斐然虽然名义上是苏锐在张家的代言人,但是后者几乎从来也不会给她指派什么工作,全部靠其自由发挥,因此,张斐然真的很感激苏锐。

    毕竟,以苏锐对张斐然做的那么多事情,就算是苏锐后来将其当成提线木偶,估计张斐然也是心甘情愿的。

    不过,以苏锐的人品,自然是不可能做出来这种事情的。

    “快进来说吧,别老站在门口啊。”张斐然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苏锐迈步走上台阶,在跨过门槛的时候,眼睛在张斐然的身上不着痕迹的扫了扫,随后咧嘴一笑:“貌似身材比起之前还要好了一点,二次发育了?”

    这个玩笑开的,让张斐然的俏脸布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

    她的身材的确很好,而且……貌似和苏锐之前已经以一种极为亲密的姿态接触过了。

    后者对她……咳咳,知根知底。

    不不不,不知底不知底。

    虽然彼此的关系很纯洁,但是也不影响苏锐对其达到了这种程度的了解。

    那一次,还是在苏锐接受了将星之后,两人驱车离开,结果张斐然在陆特总部的山区里面迷了路,遭遇了袭击,被歹徒撕破了衣服,浑身上下只剩一件而已。

    那一次,还是苏锐把自己身上的白衬衫脱给了她穿,才避免出现了春光无限好的局面。

    那次袭击是张家大管家张立越所安排的,两人在化险为夷之后,彼此也从所谓的敌对状态彻底的站到了同一阵营之中,苏锐陪着张斐然回到了张家,将所有暗算她的人都踩在了脚下。

    其实,现在回想一下,张斐然本来就是整个张家内部对苏锐敌意最少的人了,毕竟,在苏锐当年踏平张家、废掉张起航的时候,张斐然正在国外读心理学的博士呢,并没有亲历那一次的流血夜。

    至于后来,张斐然参加了苏锐的授衔仪式,更是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她万万没想到,一个看起来那么随和、甚至有点玩世不恭的人,竟然能够立下这么多的战功,为这个国家付出到如此地步。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张斐然发现,自己所学的那些心理学知识,在苏锐的身上完全不适用。

    这个男人有时候显得那么强大,有时候又显得那么的单纯,让人永远都看不透,却又会本能的心生亲近。

    这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张斐然却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把这个谜底给解开。

    也许,她这辈子都解不开。

    两个人之间,其实隔了不止一个世界。

    “真是的,有这样调戏姐姐的吗?”张斐然说道:“我这马上就要不惑之年了,还怎么发育?”

    这一次见面,距离上一次可是相隔许久了,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张斐然听过苏锐的很多传奇故事,也在微博热搜和新闻头条上一次又一次的看到过他的录像。

    张斐然很崇拜这个男人,但是同时也觉得他距离自己好像已经越来越远了。

    其实,在这一次见面之前,她对此还有些忐忑,毕竟……她之前和苏锐也算是战友了,但是,人就是这样,似乎彼此之间的关系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生疏起来的。

    太久不见,共同语言自然就会少了许多。

    不过,当苏锐见面之后、对着张斐然一咧嘴,露出了那一口大白牙之后,张斐然心中的所有担心全部都化为乌有了。

    接下来,苏锐的那一句关于“二次发育”的打趣,更是无限的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那由于太久不见所产生的陌生感觉几乎是在一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张斐然是心理学博士,读书期间学术成果很多,即便是在大洋彼岸的米国,她在这个领域内也是有着不低的声望的,因此,她觉得,自己遇到了另外一个心理学高手。

    最关键的是,张斐然去揣摩人的心理活动与个性品德,都是用的已经学过的那些知识来进行客观的判断,而苏锐却并不一样,他根本无需刻意地去做这件事情,就能够收到极强的效果。

    就像是刚刚苏锐对张斐然说的那一句立刻消除隔阂感的话,后者相信,苏锐绝对不是刻意而为之,但是,越是本能,就越是可怕——他是个让人可以几乎立刻心生亲近的人!

    对于这样一个可以成为朋友的人,张斐然为什么要拒绝对方所伸出的友谊之手呢?

    因此,对于张家的那些人,她都摇头叹息,怒其不争。

    “张家最近怎么样?”苏锐问道。

    “大家都服服帖帖的,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张斐然说道:“并没有谁敢故意刁难我,即便他们背地里对我很是不满。”

    苏锐被张斐然带着来到了后院,这里摆了一张茶桌。

    张斐然挥了挥手,几个小姑娘都退了出去。

    “肯定有些人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吧?”苏锐笑了笑,当初,在张家的生死存亡之际,张斐然从国外回来,本来是要挽救张家的,可是这个时候,很多张家人却担心她要来分一杯羹,直接设下毒计要将其除掉,顺便还可以嫁祸给苏锐,一石二鸟,真是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当张斐然重掌张家大权之后,自然不可能让那些曾经对她有敌对之心的人好过。

    “不要跟这些人客气。”苏锐喝了一口张斐然冲泡的小青柑,随后摇了摇头:“我还是不太能喝得习惯这个味道,虽然这种茶这两年火得不得了。”

    “那我给你换成老白茶。”张斐然又说道,随后便开始倒水换茶了。

    她是很认真的为今天的见面做着准备,毕竟苏锐是改变她命运的人。张斐然并不知道苏锐喝茶的口味是什么,因此今天竟然备下了十几种茶叶。

    苏锐把张斐然的动作全部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不用这么郑重啊,大家都是朋友。”

    说完这一句,这个家伙又好死不死的补充了一句:“而且还是那种比朋友更亲密的关系呢。”

    张斐然的倒水的手一抖,差点烫到自己。

    “你看看,就这心理素质可着实不行啊。”苏锐摇了摇头,笑道:“我真是怕你对张家的那些人心软。”

    “不会心软了,毕竟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也没法回头。”张斐然一边利索的泡着茶,一边说道:“对了,张荣源被从非洲找回来了。”

    苏锐听了之后,不禁哑然失笑。

    这个家伙也没有掩饰:“张荣源当初就是被我给贱卖到非洲去的,没想到你们还能把他给找回来。”

    苏锐用了“贱卖”这个词,倒是把张斐然给逗乐了。

    “我猜到了。”张斐然说道:“张荣源被找回来之后,简直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做什么事情都畏畏缩缩的,见到男人就本能的缩到了一边,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即便出来散步都是小心翼翼的。”

    “那估计是在非洲被折磨怕了,能让这种家伙受点教训也好。”苏锐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毕竟,这世界上少了张荣源这么一个人渣也不是什么坏事。

    “总之,张家现在翻不起任何的浪花来了,哪怕是某个曾经被你废掉的人也是一样。”张斐然说道。

    苏锐看了看张斐然:“你确定你能够压住他吗?”

    “我确定。”张斐然的唇角翘起,微微一笑:“如果我连他都压不住的话,岂不是辜负了你对我的信任?”

    “总之,你还是要提防一些,不该心软的时候,一定不要心软,甚至……有些时候,永绝后患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办法。”苏锐说道。

    张斐然深深地点了点头,把苏锐的提醒深深的记在心中。

    “对了,这次关于蒋晓溪的事情,你怎么看?”苏锐问道,他其实很信任张斐然的眼光,这个在心理学领域极有建树的专家在某些方面具有超人一等的洞察力。

    “蒋家小姐一出手,白家必将有难了。”张斐然说道。

    “什么意思?”苏锐的眉头狠狠地皱了皱:“蒋晓溪自导自演?这绝对不可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