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人心不足

作者:鱼不语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至尊神医都市之修真仙帝完美人生从1983开始医门宗师寻人专家都市最强仙帝阴媒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佔有姜西最新章节!

    不管秦佔戳不戳穿,荣一京今天突然请闵姜西吃饭的目的都是司马昭之心,既然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席间,荣一京索性公然拿起酒杯对闵姜西道:“小闵,这一年辛苦你了。”

    闵姜西拿起装着饮料的杯子道:“不用客气,分内的事。”

    荣一京说:“不光学习,生活上也谢谢你一直照顾。”

    闵姜西说:“我也要谢谢你,让我多了两个新朋友。”

    秦佔说:“不谢我吗?”

    荣一京抢先道:“你恶不恶心,想说这帮人都是通过你才认识的?”

    闵姜西看着秦佔,旁若无人的说:“我当然要谢你,谢你目光独具看上我。”

    她一语双关,秦佔拿起杯子跟她碰了一下,荣一京忍着翻白眼的冲动,阴阳怪气的说:“成天秀恩爱,有本事结婚啊。”

    闵姜西跟秦佔不约而同的做出同一个动作,伸出自己戴着戒指的那只手,秦佔是左手,闵姜西是右手,两人中指上套着一模一样的白金指环。

    荣一京气结,点头说:“行,行,祝你们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一顿饭下来,荣一京花着钱堵着气,三人正往外走,中途荣一京接了个电话,听后,神色微不可见的沉下几分,出声说:“我现在过去。”

    挂断电话,荣一京侧头看秦佔,“你要有事就先走吧。”

    秦佔觉得莫名其妙,打量荣一京,“干嘛?”

    荣一京不动声色的说:“我有事路过莱茵湾,正好送小闵回去。”

    秦佔眼中带着几分狐疑,荣一京挑眉,“看什么看,大白天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闵姜西对秦佔道:“你忙你的,回头让荣一京跟你报声平安。”

    她故意调侃了一句,荣一京顺势道:“他现在心里都没我了。”说的好不幽怨。

    秦佔不搭理他,拉着闵姜西的手说:“路上不用跟他说话,他说的都是废话,你搭茬都浪费时间。”

    闵姜西道:“我准备跟他说点丁叮的事。”

    她惯会一击即中,荣一京说:“小闵,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是不是被某些人给带坏了?”

    闵姜西说:“我以前还不如现在,现在是被某些人给带好了。”

    荣一京一副了然的神情,“我没记性,当我没说。”

    以前没发现闵姜西这么护短,关键荣一京误以为闵姜西是个脸皮薄的人,结果……呵。

    秦佔一路拉着闵姜西的手,替她开了荣一京的副驾车门,闵姜西临上车之前,秦佔又抬手抚着她的左耳和脸颊,温声说:“慢点,到家给我打电话。”

    荣一京酸道:“我开车,你让她慢点干什么。”

    秦佔看向荣一京,“你开车少废话,把人给我安全送到。”

    荣一京绕到驾驶席坐好,看着站在街边的秦佔说:“我求你了,嫁女儿都没你这么腻歪,实在不行你坐后备箱里,一路看着我开?”

    闵姜西坐在副驾跟秦佔摆了摆手,荣一京刚发动车,秦佔忽然弯下腰,一手按着跑车车门,另一手搭在副驾座椅,亲了闵姜西额头一下,闵姜西没躲,抬手摸了下秦佔的头。

    两人动作一气呵成,荣一京提了口气,终究是什么都没说,默默地转脸看向马路。

    秦佔直起身,“走吧。”

    荣一京转过来看了看闵姜西,“能走了吗?”

    闵姜西说:“再不走我就想让他送我回去了。”

    荣一京算是看出来了,秦佔浪得难受,都是闵姜西给惯的,无声点头,他踩下油门,赶紧离恋爱中的男人远一点。

    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吃饭的地方离莱茵湾不算很远,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闵姜西道谢下车,荣一京并不着急走,而是低头看手机,约莫半分钟的样子,车后一道男声传来,“京哥。”

    荣一京闻声转头,透过茶色的墨镜,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他出声说:“你怎么在这,来找丁叮?”

    裴峥一边打量荣一京的表情,一边说:“我过来看她,顺道给她带点东西,你也来找丁叮吗?“

    荣一京说:“我中午跟闵姜西一起吃饭,顺路送她回来。”

    裴峥点点头,荣一京说:“你去吧,我先走了。”

    “京哥…”

    荣一京抬眼看着车边的人,“嗯?”

    裴峥问:“京哥你着急走吗?”

    荣一京不答反问:“你有事?”

    裴峥欲言又止,有些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想跟你商量。”

    荣一京道:“什么事?”

    裴峥道:“我们找个地方聊吧。”

    荣一京说:“你不找丁叮了?”

    裴峥说:“她马上要上课,我们约了晚上一起出来。”

    荣一京道:“上车。”

    三十分钟后,跑车停在一栋大楼的地下停车场,这里是全深城最大的室内体育俱乐部,荣一京开的,裴峥以为荣一京会随便带他去个会所,没想到来了这里,他现在可没心情运动,但心里如此想,嘴上不敢说,面上更不敢表露,还得通程陪着。

    进了馆内,荣一京直奔保龄球场,“陪我玩几局。”

    裴峥说:“早听说京哥保龄球打得好,我不是对手。”

    荣一京摘下墨镜,挽起袖子道:“就为挫你来的。”

    说罢,他抬眼对上裴峥一时无措的脸,勾起唇角道:“逗你玩的,当真了?”

    裴峥笑得略显勉强,“吓我一跳,我以为我哪做的不好,京哥要给我上课呢。”

    荣一京拎起一只保龄球,目视前方,动作随意又飘逸,几秒后,电子杆落下,满分全中,裴峥从旁鼓掌,荣一京说:“我不是秦佔女朋友,给你上课,你也不会给我钱。”

    说话间,他又拿起一只,手松球落,依旧满分,连续几次,直到他自己觉着无聊,出声说:“你也去玩。”

    裴峥拿起一只球,扔出去,还有三个没倒,坐在椅子上喝水的荣一京见状,开口道:“输了有惩罚。”

    裴峥扭头,“什么惩罚?”

    荣一京道:“你先玩。”

    裴峥道:“我可不跟你赌钱,输不起。”

    荣一京说:“放心,我不会以大欺小,赌你给得起的。”

    裴峥不知道荣一京心里想什么,荣一京球又玩得好,用不着他故意让,反之,他要很认真才能不输得太难看,水平有限,加之心不在焉,裴峥连着扔了五个球,只有一次全中,折回来,他叹气道:“不行,技不如人。”

    荣一京说:“你要跟我说什么事?”

    裴峥分明一直惦记着,闻言却好像刚刚想起似的,“对,京哥,我想跟你说海城锁别岭的项目。”

    荣一京看手机,头也不抬的说:“锁别岭怎么了?”

    裴峥说:“海城当地总有人给我使绊子,我在那人生地不熟,有劲没处使,明里暗里已经吃过好几次亏了,原本我不想跟你提,也不好意思开口,但海城帮抱团,实在太欺负人了,欺负我不要紧,我也怕耽误你的正事。”

    荣一京淡淡道:“你接之前我就提醒过你。”

    裴峥听不出荣一京话里的喜怒,硬着头皮道:“是,我知道,我一直很小心,但架不住他们三番五次,我不怕自己栽,但我答应你的事就一定要做好。”

    荣一京眼睛盯着手机,开口说:“你要不想做就算了,我转给其他人。”

    裴峥一急,马上道:“我没有不想做。”

    荣一京说:“那你是什么意思?”

    他转脸,看向裴峥,裴峥对上荣一京的视线,已经看不出荣一京心中所想,他不像是生气,可回答明显意料之外。

    不等裴峥回答,荣一京兀自道:“你想让我替你扫雷?”

    裴峥动了动嘴,讪讪道:“京哥,我跟你不兜圈子,实话实说,海城我确实吃不开,但项目我一定给你做好,我想请你帮我一下,项目上我绝对不给你拖后腿。”

    荣一京一眨不眨的回道:“项目稳赚不赔,谁能想做,关键看吃不吃得下,钱你要赚,后我替你善,你当然不拖我后腿,我把腿上的肉割下来送到你嘴边了。”

    不知是被说的还是被看的,裴峥脸色泛红,尴尬的别开视线,荣一京沉默数秒,突然话锋一转,“你跟丁叮谈得怎么样了?”

    裴峥抬起头,脱口而出:“挺好的。”

    荣一京问:“多好?”

    裴峥打量荣一京的脸色,“她愿意嫁,我随时娶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