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2、明白

作者:miss_苏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完美人生医门宗师寻人专家阴媒好想住你隔壁武者世界大冒险超级金钱帝国我真不是学神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这个宫廷是我的最新章节!

    432、

    望月捉住含月的手,“我自然是不甘心,主子走得何尝就甘心了?”

    含月却忽地笑了,身子松弛了回去,她仰头望着窗外寂寂天空,“……别急,主子就是怕咱们两个沉不住气,故此主子临去之前千叮咛万嘱咐,不准咱们动手。”

    “主子啊,早就已经选好了人、埋好了线,便是主子已经不在了,主子安排好的棋局一样会在主子身后渐次上演。”

    “她以为主子去了,这个后宫就是她的天下了?她终究还是太年轻,刚过二十岁罢了,哪里知道这后宫里的风有多烈、水有多深?”

    望月也眯起眼来,眼前仿佛重现皇后主子最后那几个月的时光。

    外人以为皇后主子束手就毙,几个月里都不敢跟二阿哥、四公主说一句实话去,竟仿佛是已经屈从于命运了。

    唯有她们两个才知道,主子在那几个月里运筹帷幄,该安排好的,都已经竭力安排完了。

    后宫之主不是那么好当的,若连这点子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的毅力都没有,那主子这几十年独掌阿哥所里所有家事的日子,岂不白过了?

    .

    孝淑皇后薨逝,却不影响开春儿的挑选女子。

    皇上奉太上皇在外,礼部便将待看八旗秀女的排单,呈递给了廿廿来。

    今年是注定要为皇上充实后宫的,此外,廿廿还有一点儿私事——她二妹今年也已经足岁,也在挑选之列。

    她自留心着,今年备指的近支宗室子弟都有哪些。

    四喜交待了五魁出去探听去,回来袖子里便袖了张小纸条儿。

    五魁就算没全都打听全,却也是可着身份要紧的先打听的。倘若只是些闲散宗室,便是近支宗室的,却也没意思。

    四喜将小纸条给廿廿送过来。

    宫中凡事都分尊卑有序,故此五魁小纸条上记的人,也都是按着各家王府的地位排的。

    排在最前头的,自是那八家世袭罔替的王府。

    只是八家王府里,今年却不是每一家王府里都有到了年纪要指婚的子弟去,故此排在头一位的,倒是肃王府。

    “肃亲王?”廿廿眯眼想了想,“上个月皇上去黑龙潭祈雨,同日正逢春分,也应当东郊祭日,皇上无暇分身,这便遣亲王代行。”

    “若我没记错的话,仿佛皇上派去代替皇上行祭日之礼的,就是肃亲王吧?”

    四喜笑道,“主子好记性,正是肃王去的。”

    廿廿倒不是故意记着这事儿,之所以恰好记住了,却是因为祭日这样的大礼,皇上是派肃亲王去的,这便有些儿特别——肃亲王家是太宗皇帝长子家,宗族地位仅此于太祖皇帝后裔长子的礼亲王家;可是因为肃亲王的始封王豪格,地位一直升升降降,故此肃王府在朝中地位始终不算高。

    故此如祭日这样的大礼,皇上派亲王代行,也极少会选到肃亲王家来。

    可是上个月嘉庆爷却偏偏选了肃亲王来行此大礼,倒叫廿廿没法儿不格外留意一回。

    ——八大世袭罔替的王家,自是所有宗室王公们的领头之人,其余各家王府都以这八家的马首是瞻。

    就凭此时皇上刚刚继位,就遭遇到那些宗室王公们明里暗里的不满,那皇上当务之急便要现在这八家王府里抓稳几家才行。

    这般想来,廿廿便也明白了皇上派肃亲王代替他行祭日大礼的心情。

    “说来也巧,肃亲王长子的福晋,也是我母家同族的格格。”

    肃亲王长子福晋,出自镶黄旗钮祜禄氏弘毅公家的三房。

    因钮祜禄氏弘毅公家爵位在各房之间传承的历史,拥有爵位的三房、八房、十六房更同气连枝些。

    廿廿静坐出了会儿神,才道,“你们去库房里找找,看绵恺下生的时候儿那些留起来的小衣裳、小被面儿的,拣好的包起来,赏给绵偲阿哥福晋去。”

    二月初四,雅馨刚诞下第二子来。

    星桂一听廿廿竟然要见雅馨,都吓了一跳,赶忙低声确认,“主子……?”

    廿廿点点头,“眼见着,这宫里啊,我们钮祜禄氏的福晋是越来越多了。钮祜禄氏,关起门来,各房之间不管如何纷争;但是一旦对外,便自该是一家人才好。”

    .

    绵偲阿哥所居长房里,雅馨得了廿廿赏给的小衣裳,也有些发愣。

    她生子,二月间贵妃该给的恩赏已经送来了,可那都是按着规矩罢了,一些小荷包、尺头之类;如今这些,料子一看就更好。

    绵恺是皇子,一应用的,自然要比绵偲这位皇孙的儿子要好多少倍去。

    东西是星楣送去的,星楣由衷地高兴,轻声道,“绵九福晋,贵妃主子说了,绵九福晋既已大满月,若得了空,自可去贵妃主子跟前请安。”

    绵偲看了雅馨一眼,“谢贵妃娘娘恩赏,侄子去谢恩。”

    雅馨“砰”地一把扯住了绵偲的手臂,坚定道,“不,我去。”

    星楣含笑道,“贵妃主子说了,钮祜禄氏都是一家人。”

    雅馨便也道,“贵妃娘娘说的是。”

    星楣高高兴兴地回去复旨了,绵偲不放心地凝着雅馨,“……我说我去,你不必多想。你又不爱去,我若不去,难道要这么干挺着不成?”

    雅馨瞟着绵偲,忽然“扑哧儿”一声笑了。

    “阿哥爷这说什么呢,我多想什么了?如今人家是贵妃娘娘,大行皇后又刚薨逝,人家的地位已然贵不可及。难不成我现在还要担心阿哥爷你忘不了小时候儿;或者还担心人家那贵不可言的,能撇了皇上和那无上的尊位,回头又来会阿哥爷您了不成去?”

    雅馨如此说着,唇角隐隐绽放梨涡。

    绵偲一见,便是愣愣一怔。

    终是同门所出的女孩儿,便是房头儿已经隔了数代,可是血缘的延连却不曾断绝。

    看着绵偲的傻样儿,雅馨便又是“扑哧儿”一笑,伸手推了他一把,“得了,不用阿哥爷替我操心,你快去念你的书吧。”

    绵偲愣愣地走了,雅馨立在窗边儿目送。

    不知不觉之间,从前刚进宫时候的这一帮小孩儿,都已经长大、为人父母了。

    那个她最看不起的破落户儿家的丫头,如今已是贵为贵妃,与中宫之尊一步之遥;可只有她的阿哥爷,这些年没变过。

    自不是说身量,也不是说年纪,说的是处境。

    这么多年过来,她的阿哥爷依旧只是阿哥爷,从皇孙变成了太上皇孙,可依旧却还是个光头阿哥,没有爵位,也没有差事,这么大的人了依旧还在尚书房念书。

    按说,皇子皇孙到了二十岁,便是没有恩封,好歹还能凭自己的本事去考封,凭翻译、马箭、步箭的成绩,来为自己谋得爵位。

    可惜,考封终究要以父亲的爵位为考量的根本,而他的嗣父是十二阿哥永璂,没有爵位。一个没有爵位的阿哥的儿子,便是参加考封,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如今太上皇内禅,皇上登基。雅馨明白,自家阿哥爷的前程,还有她的儿子们的前程,都只能指望皇上的恩典。

    从前皇上还没登基的时候儿,他们叔侄两个的情分倒是好的,不然皇上也不会叫绵偲与二阿哥绵宁一处念书去。可是等皇上登了基,却仿佛是忘了还有这么个已然成年,却没有爵位,也没有差事的侄儿。

    自家阿哥爷自没脸自己到皇上跟前求恩典去,那如今,想要给自家阿哥爷、给自己的两个儿子谋一个前程,她清醒地知道,她只能走后宫的路数。

    那位已然是贵妃,待得正位中宫,那提一句皇家侄儿的事儿,自是应当应分。

    故此雅馨明白,不管从前的自己曾经有多心高气盛,不管她曾经有多看不上那个破落户儿家的丫头,可是如今——嫁夫随夫,如今已经如同再世为人,现在是她应该处处求着那位的时候儿了。

    自己的脸面是金贵,她自舍不得放下;可是自己一个人的脸面跟自家阿哥爷、两个儿子,乃至这一家子的未来比起来,便没什么要紧的了。

    为了阿哥爷,为了儿子,她没什么放不下。

    心思一定,她转身走到妆奁前,看着镜子里自己因刚生育完而有些发福的脸,毅然道,“再端一碗肘子来。”

    雅馨的使女香寒、慕青两个听了都一怔。

    香寒含笑道,“格格这是怎么了?早上刚说,从今儿起便要戒了油腻的去,先吃一个月的素,等瘦下来再说?”

    雅馨一是爱漂亮,二也是跟那香叶比着。

    香叶本就生得娉婷婉约的模样儿,失了大格格之后,镇日在阿哥爷面前更添了几分楚楚伶仃的样儿去,倒惹得阿哥爷总是生怜。

    雅馨便生气,赌着气非要让自己赶紧瘦下去。

    雅馨轻叹一声,“那是早上的事儿。现在,我心意改了。”

    慕青便笑,“主子这必定是管不住嘴了……终究还是这些肥腻的香不是?”

    雅馨摇摇头,“你们别管了,尽管给我端来就是。”

    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心下说:这发福也都是因为生养。那她自该引以为荣才是。

    今日她肯与阿哥爷说那番话,肯放下从前的心结,何尝不也是对阿哥爷投桃报李呢?——阿哥爷虽说心不全在她这儿,可是阿哥爷还是给了她孩子,长子之后这又是次子。

    能如此,她倒也点点地学会了满足。

    .

    雅馨连吃了三天,本就发福的身子,越发看着有些珠圆玉润了。

    她去给廿廿谢恩,廿廿冷不丁一看那走到面前来行礼的、面若银盆的女子,倒吓了一跳,险些都认不出了。

    迎着廿廿惊讶的目光,雅馨红了红脸,赶忙又说谢恩的话儿。

    廿廿含笑点点头,“看你这般,我便知你夫妻和美,这便是比什么都好的。”

    雅馨含笑道,“奴才与绵九阿哥自比不上贵妃主子与皇上,但是好歹奴才与绵九阿哥相依为命、彼此扶持着,这便也渐渐地学会了该如何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廿廿点头,“既如此,那我也就放心了。”

    两人之间终究还是略微有些小小尴尬,不便多说什么,廿廿这便说到了肃亲王那去。

    雅馨忙笑道,“当年三房的姐姐成婚时,奴才恰好去过,对肃亲王府上的事儿倒是知道些儿。”

    雅馨徐徐道来。

    原来这位肃亲王永锡,这个承袭来的肃亲王爵其实不应该是他的。

    他自己的父亲并不是肃亲王,他祖父才是。他父亲因是庶子,爵位由他叔父承袭。

    上一位肃亲王,更是他的一位堂叔。

    故此这位肃亲王永锡,原本跟王爵富贵都不挨边儿,从小倒是过了有些年的清苦日子。

    雅馨抬眸看着廿廿——肃亲王永锡的境遇,倒是廿廿颇有些相似,虽说都是出身顶级名门,可因为自家房头没有爵位,故此日子过得却是清贫,甚至比不上内务府世家去。

    “……却也因为如此,这位肃亲王为人却是谨慎谦和,并无其他王府子弟的骄横无礼去。我猜想,或许也就是因为这个,当年太上皇才会放弃了前一位肃亲王的孙子,而选择了他来承袭肃亲王爵吧。”

    前一代肃亲王虽说儿子早卒,可是却也有孙子可以承嗣,然而乾隆四十三年的时候儿,太上皇却将肃亲王爵给了永锡这一房来承袭,叫许多人都十分意外。

    廿廿静静听着,心下不由得滑过去年那同为世袭罔替八位王爷家的克勤郡王,仗着年轻气盛,有意无意戏弄绵恺的事儿来。

    八位世袭罔替的王爷,自是人人都有资格骄横,偏是谦和恭俭最为难得。

    尤其在皇上刚刚继位、宗亲王公们颇有些反骨的此时。

    廿廿心下便有了数儿,含笑点头,“多谢你。”

    从贵妃宫里告退出来,香寒陪着雅馨缓缓地走,看着雅馨面上的意味深长,不由得小声道,“……主子方才,当真难为了。”

    连香寒都瞧得出,主子方才是十分为那位曾经清贫的肃亲王美言的。而主子这样做,其实是拐着弯儿地来讨好贵妃娘娘呢。

    曾经主子最看不起清寒出身的贵妃娘娘,如今却是全然否定了,这其实已是在向过往低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