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宴无好宴

作者:菀柳青青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完美人生医门宗师寻人专家阴媒好想住你隔壁超级金钱帝国武者世界大冒险我真不是学神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门嫡妻最新章节!

    怀宁公主挽着纪晏行的手臂,脸上的柔情和娇媚能将人溺死。

    她看了一眼沈妤,目中是明晃晃的挑衅:“晏行哥哥,我找了你许久,原来你在这里啊。”

    沈妤并没有怀宁公主想象的那么生气,她似笑非笑的看着纪晏行,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对于总是无缘无故缠着他的怀宁公主,纪晏行觉得烦不胜烦。他将手臂从她手上抽回去,淡淡道:“公主请自重。”

    怀宁公主眼睛浸了水汽,不胜柔弱的样子:“晏行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纪晏行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对于怀宁公主的矫揉造作,他已经掩不住厌烦了。

    “公主,臣此言属实,臣与殿下并不相熟,而且男女授受不亲,殿下这般委实不该。还有,请公主以后唤臣的名字或者世子皆可,这样方能合乎礼仪,彰显身份。”

    怀宁公主狠狠瞪了沈妤一眼,她想也不想就觉得是沈妤在纪晏行面前说她的坏话。

    她又装作天真无辜的样子:“你怎么能样说话,我们幼时也是认识的……”

    纪晏行想了想道:“抱歉,怀宁公主,在臣的印象中,臣并未和你说过几句话。”

    “晏行哥哥……”怀宁公主又要去拉他的手。

    纪晏行侧身躲过:“公主,你是女子,应该自重,对一个陌生男子投怀送抱传出去可不好听。”

    竟是这样不给她面子。

    怀宁公主委屈的落泪:“纪晏行!你……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思,你怎么这样对我?”

    纪晏行故作不知:“臣委实不知,公主对臣是什么心思,不如公主与臣说个明白?”

    怀宁公主在其他人面前嚣张跋扈,可是在纪晏行面前却是一派温柔天真。她明明想发怒,却生生忍住了。

    “晏行哥哥,你太过分了。”

    纪晏行点点头:“得罪了公主,是臣的不是,怀宁公主大可以去陛下面前告我一状,让他为你做主。”

    她怎么敢将这件事闹到御前,若是闹大了景王第一个就不饶过她。怀宁公主跺跺脚,指着沈妤道:“你让我自重,那她算什么?”

    纪晏行气死人不偿命,对着沈妤弯唇一笑:“我是主动来找郡主的,要说不自重也该是我,与郡主可是毫无干系的。”

    沈妤冷笑了一声,转过头去。

    怀宁公主气的呼吸不稳,恨恨的望着沈妤:“怪不得你对我这么冷漠,原来是她将你勾过去了!”

    因为这是在纪晏行面前,更难听的话她不好说出来。

    纪晏行神情更加冷淡:“请公主不要自作多情,我对你从来没有那种心思,就算没有宁安郡主,我也不会与你有什么牵扯。未免有人生出误会,以后公主不要再缠着我了,也不要再去镇北王府。届时被赶出去,你会很难堪的。”

    “纪晏行!”怀宁公主舍不得打他,但是却将一腔怒火发泄到了沈妤身上。

    她狠狠剜了沈妤一眼,拂袖离去。

    沈妤让她受这么大的屈辱,她一定会加倍奉还,让沈妤不得好死!

    纪晏行含笑道:“这下清净了。”

    沈妤回头凝视着她,声音冰冷:“世子倒是清净了,可是你却给我惹了许多麻烦。”

    纪晏行没有丝毫心虚,笑的灿烂:“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我对那个骄横跋扈的公主可是没有半点心思。”

    “她对你有那个心思就够了。”沈妤紧紧盯着他,“世子就只会连累别人吗?”

    纪晏行知道她生气了,连忙道:“反正你和景王已是死敌,还会怕区区一个怀宁公主吗?怀宁公主又毒又蠢,你伸出一个手指头就能对付她。她越是生气,越是疯狂,就会做出更冲动的举动,对于你来说,这是她自寻死路。”

    沈妤不怒反笑:“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世子为我着想了?”

    纪晏行摸摸鼻子:“你若是想感谢,我也接受……”

    沈妤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诶,不过是些许小事,你至于这么生气吗?”纪晏行几步追上去。

    沈妤不理会他。

    纪晏行看看周围,不好离她太近,只是轻声道:“沈妤,我那次说的是真的,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喜欢我?”沈妤冷笑,“你若真的喜欢我,就不会连累我被怀宁公主嫉恨。”

    “沈妤……”他想扯住沈妤的袖子,苏叶拔出软剑挡在他面前,面容冷肃道:“纪世子,请你适可而止。”

    纪晏行无奈的摇摇头:“也罢。”

    说着,就转过身。

    很快,他又转过头审视着苏叶:“你是楚王的人?”

    苏叶翻了一个白眼:“奴婢是姑娘的人。”

    说完这话,警告的看了他一眼,也追着沈妤走了。

    怀宁公主气呼呼的离开了,原本她是想出府的,可是她来周家就是为了见纪晏行一面,若是这就走了岂非是便宜了沈妤那个狐狸精?

    思及此,她顿住脚步,在原地站了一会,不知道要去何处。

    茵儿恭谨的站在她不远处,怀宁公主怒斥:“离本宫这么远做什么,本宫会吃了你吗?”

    茵儿心道,你是不会吃了我,但是会让雪狼吃了我啊。

    她往前挪动了几步,小声道:“公主,我们要去哪里?”

    因着景王失了皇帝的宠爱,安德妃也死了,所以那些人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巴结怀宁公主了,转而去讨好怀庆公主。

    怀宁公主恨恨道:“见风转舵的东西。”

    她突然灵机一动:“我记得,怀庆和傅柠这个表姐一直关系淡淡,倒是和沈妤关系颇为亲密?”

    茵儿好像已经猜到她要做什么了,老老实实道:“是这样的。”

    怀宁公主轻笑一声:“说起来,以前因着傅家是傅贤妃的母族,所以本宫也一直不喜欢傅柠。可是现在,傅柠是本宫的亲嫂嫂了,本宫合该与她亲近一二才是。”

    茵儿赔笑道:“公主说的是。”她怕怀宁公主做出什么错事,隐晦的劝道,“只是景王妃现下有了身孕,怕是不方便见客。而且这里人多眼杂,若是她磕到了碰到了,万一借题发挥诬赖别人可怎么好?”

    怀宁公主冷笑道:“她敢?不就是肚子里多了一块肉么,我可是知道三哥是不喜欢她的。她若是敢对我不客气,她也别想好过。再者,她如果真那么小心,就该和宁王妃一样,在府里安心养胎。怀着孕来凑热闹,也不知道她安的什么心。”

    茵儿见她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也不再劝,只是暗暗祈祷这次一定要成功,否则下次要被拖去喂狼的就是她了。

    傅柠身为亲王妃,又有了身孕,如今可是金贵得很,周家怕有人不小心冲撞了她,单独寻了一个客房给她,所以现下客房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正悠闲地倚在榻上,被人伺候着捶腿,便听婢女进来禀报,怀宁公主到了。

    傅柠同样不喜欢怀宁公主,闻言她皱眉:“她来做什么?”

    这话刚说完,就听外面响起一道声音:“三嫂倒是有悠闲,别人在外面忙,三嫂在这里躲清净。”

    傅柠还未反应过来,门就被怀宁公主推开了。

    傅柠很不满,怀宁公主也太不将她放在眼里了,不经通报就自己闯进来。

    她站起身,客客气气道:“原来是公主。”

    怀宁公主坐在上首的椅子上:“三嫂快请坐罢,你现在有了身孕,可要小心些才是。”

    傅柠缓缓坐下:“不知公主前来有何要事?”

    怀宁公主笑嗔:“瞧三嫂这话说的,如今我们可是一家人,我闲来无事与三嫂叙叙旧不应该吗?”

    傅柠不动声色的审视着她,笑道:“公主说的是。”

    怀宁公主打量了一下这间客房,道:“三嫂初有孕,身体可有不适?”

    傅柠笑道:“劳公主关怀,我身体倒是很好。”

    怀宁公主点点头:“说来也是巧,三嫂和二嫂有孕的时间相差不多,但是二嫂已经是第二胎了,三嫂若是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去问问二嫂。只是二哥心疼二嫂有孕辛苦,不但在吃穿用度上很用心,就连她见客也不允许。这样的关怀,实在是羡煞旁人,素日里也只有宁安郡主能随意出入宁王府和陪伴二嫂了。不过三嫂和二嫂是妯娌,想必二哥会让你见二嫂的。”

    傅柠自然听说过宁王对沈妘关怀备至,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嫉妒的几乎要发狂。然而这一切本该属于她的,是沈妘夺走了她的东西。而沈妤作为沈妘的妹妹,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人。

    她心头戾气涌现,口中却笑道:“公主说的是,只不过,景王府也有许多经验老道的嬷嬷,我还是不必去打扰二嫂了。”

    怀宁公主随意的点头:“你说的也是。”她伸出纤细的手指端起茶盏,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突然道,“我方才看到怀庆也到了周府,我以为她会先来看你,毕竟你们是表姐妹,怎么不见她人影?”

    傅柠对怀庆公主并未多少亲情,更何况自她嫁给景王,傅贤妃明显不待见她了。

    她眼波淡淡:“许是怀庆公主有别的事要忙,没有时间到我这里。”

    怀宁公主吩咐身边人道:“去请怀庆公主过来,我们几个姐妹好不容易有机会聚聚,她怎么能缺席呢?”

    立刻有人应了。

    怀宁公主笑道:“怀庆就是喜欢躲懒,她可是时常去宁王府看望二嫂呢。”

    傅柠自然知道怀宁公主居心叵测,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愤怒。

    明明她和怀庆公主是表姐妹,怀庆公主却是自小不与她亲近,反而总是亲近沈家那两个贱人!

    而她没能嫁给宁王,又有了景王的孩子,这种落差就更大了。

    她面不改色道:“二嫂毕竟是怀庆公主的亲嫂子,她时常去宁王府看望二嫂,也是应该的。”

    少倾,有人回来禀告:“回公主,怀庆公主正和宁安郡主叙话,一时半会无法过来。”

    怀宁公主挥挥手:“是我疏忽了,怀庆一向和宁安郡主感情要好,自然是先去寻她了。怀庆性情率真,喜欢谁不喜欢谁一向是不加掩饰的,一时忘记了三嫂,三嫂可不要介意。”

    她明明不喜欢沈妤和沈妘,怀庆偏偏要亲近这两人,不是故意与她作对吗?傅柠其实一直不喜欢怀庆公主,但是碍于她是宁王的亲妹妹,傅柠也不会对她怎么样,可是她现在越和沈妤搅和在一起,傅柠就越讨厌她。

    傅柠暗自咬牙,挤出一个笑容:“我自然是不会介意的。”

    怀宁公主很是满意,娇声道:“三嫂是个聪明人,我的来意想必你已经明白了罢?”

    傅柠垂眼:“公主想利用我对付沈妤?”

    怀宁公主掩唇轻笑:“三嫂这话可是错了,明明是对你我都有利的事,怎么能叫利用呢?”

    傅柠微笑:“公主想如何做?”

    怀宁公主轻声道:“只能委屈我那个妹妹一下了。”

    傅柠思忖一会,道:“我明白了,只是我人手不够,还需公主帮助。”

    怀宁公主离去后,萍儿问道:“王妃,怀宁公主与您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傅柠冷笑道:“她是拿我当傻子利用呢。”

    “啊?”

    “明明是她嫉妒怀庆,却故意挑起我对怀庆的怨恨,利用我对付怀庆和沈妤,若是怀庆真有个万一,表哥知道了,指不定怎么恨我呢。”

    萍儿道:“那您可不要上他的当啊。”

    傅柠轻嗤一声:“自然,你看我像这么傻的人吗?”

    萍儿低头:“那您方才为何要答应她?”

    “她可以利用我,我为何不能利用她?等着瞧罢,看看到底是谁倒霉。”届时宁王会感谢她的。

    怀庆公主正和沈妤闲话家常,说着说着就绕到了沈明洹身上。

    怀庆公主吃着点心,状若无意道:“小侯爷和严二公子关系要好,严二姑娘大婚之日,他没来参加吗?”

    看来她还没有死心,沈妤都要被她感动了,可是沈明洹那个榆木脑袋,根本就不能体会怀庆公主对他的心意,反而是对她冷冰冰的。

    沈妤多想劝她一句,让她放弃,可是她又不忍心。

    “洹儿说,他今日有事要忙,所以便没有过来。”

    怀庆公主有些失望:“原来是这样。”

    沈妤隐约觉得近来沈明洹心情不好,就连今日的婚宴都找借口不来参加,难不成他是因为严卉颐嫁给别人了,所以闷闷不乐?

    可是,他年纪还小,沈妤一直没往这边想过。许是沈明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心思罢,只是觉得莫名其妙的烦闷。

    如今傅家和景王成了姻亲,傅贤妃肯定不会再让怀庆公主嫁给傅嘉裕了,也不知道怀庆公主的姻缘在哪里。

    得知了沈明洹没有来,怀庆公主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了。

    她道:“三嫂也来周家参加婚宴了,我该去看看她。”

    沈妤笑道:“去罢。”

    可是过了一会,杏儿匆匆赶来,道:“郡主,我家公主不小心摔了一跤,鞋袜和衣服都脏了,还崴了脚,公主让奴婢请您过去。”

    沈妤一惊:“怀庆公主在何处?”

    “在一个假山旁边,但是奴婢怕公主有危险,就扶着公主到里面去了。”

    沈妤道:“为何不去叫周府的婢女?”

    杏儿着急道:“那里没有人,奴婢不知道要让谁过去,而且那边还有男子……郡主,奴婢初次来周府,对这里不熟悉,您帮帮公主罢。”

    沈妤看她的表情不似作伪,对苏叶道:“跟我过去看看。”

    周围人来人往,没有太多人注意到沈妤,众仆婢们也是忙进忙出。

    几人正脚步匆忙的往前走着,突然迎面撞来一个婢女。她手中是冒着白烟的热汤,没有端好,一下子泼到了沈妤的身上。

    苏叶一惊,赶紧将沈妤拉过来:“姑娘,你没有被烫到罢?”

    沈妤摇摇头:“无事。”

    紫菀一低头,惊道:“哎呀,姑娘的裙子。”

    几人一看,沈妤一袭翠色罗裙,已经是一片脏污。若是茶也就罢了,偏偏是汤,颜色很深,自然在裙子上留下很重的痕迹。

    紫菀刚要开口斥责,那个婢女忙战战兢兢的跪倒在地:“求郡主恕罪,求郡主恕罪。”

    紫菀一边用帕子给沈妤擦着裙子,一边不悦道:“你也太不小心了。”

    今日是人家的婚宴,沈妤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她抬手阻止了紫菀,道:“今日周府忙碌,她一时不小心也是情有可原,以后注意就是了。”

    婢女忙感激道:“谢郡主,谢郡主。”

    紫菀道:“那您的衣服……”

    婢女愧疚不安,泪水莹莹:“郡主,若是您不嫌弃,奴婢带您去客房更衣罢。”

    沈妤颔首,吩咐道:“云苓,你去马车上取衣服过来。”

    云苓不放心的看了紫菀一眼,道:“奴婢马上回来。”

    杏儿面露急色:“可是公主……”

    沈妤对杏儿道:“让苏叶跟着你去罢,她是习武之人,力气大一些,可以让她背着公主去客房。避着人些,让人看到就不好了。紫菀,你去悄悄寻周大夫人,让她请太医过来。”

    这个安排是最妥善的,可是如此一来,沈妤身边就无人了。

    沈妤摇摇头道:“无碍,在周家能遇到什么危险?”

    苏叶和紫菀只能应了。

    殊不知,这里发生的事被人尽收眼底,快速离开禀告给傅柠和怀宁公主了。

    婢女引着沈妤离开前院,绕过几道长廊,路过一片荷花池,来到了一个院子。

    此地极为幽静,周围花草繁盛,站在廊下还可以听到清泉叮咚的声音,有种清冽的香气传来。

    婢女行礼道:“就是这个了,郡主请进去罢。”

    沈妤深深看了她一眼,唇角升起一抹很淡的弧度。

    明明是这般温柔的相貌,婢女却是心头一跳:“郡主?”

    沈妤道:“你去外面迎一迎云苓罢,免得她找不到这里。”

    婢女垂头:“是。”

    沈妤目送着婢女离去,却是没有进去。

    院子里有几个婢女在这里伺候,见此低声道:“郡主,屋里备了茶和点心,您进去歇息一会罢。”

    沈妤淡淡一笑:“不妨事,我就在这里等。”

    几人面面相觑,那个婢女又道:“您身上的衣服还湿着,在这里吹风,若是着凉了,就是奴婢的错了,夫人会怪我们照顾不周……”

    沈妤望着廊下红色的蔷薇,笑容清丽:“放心,若是有人问起,我会替你们解释的,横竖不会怪你们就是了。”

    “可是……”婢女还欲多说。

    沈妤抬眼扫过,清艳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冷厉。

    婢女浑身一抖,低下头去。

    另一个婢女将她拽到一边,悄声道:“你疯了,竟敢和宁安郡主这样说话,你只管听话,主子的事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婢女咬咬唇,退到了一边。

    可是沈妤一站就在院子里站了一刻,并且饶有兴致四处参观,没有要进去喝口茶的意思。

    少倾,那个婢女又端着一盏茶过去了:“郡主,吃盏茶罢。”

    沈妤瞧她一眼,青瓷茶盏里还飘着茶烟,一阵阵香气涌入鼻端。她却是微笑道:“不必,我不渴。”

    婢女:“……”这怎么和预料之中的不一样呢?

    沈妤道:“你自去忙罢,不必管我。”

    婢女在原地怔愣了一会,才道:“是。”

    又等了近两刻,云苓还未回来,沈妤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她一步步朝那个婢女走过去:“若是我不进那个房间,也不喝你的茶,不吃你的点心,你就无法完成任务了是吗?”

    婢女面色一白:“郡主在说什么?”

    沈妤哂笑一声,便向院门口走去。

    “郡主,您的衣服还没换。”婢女跑过去,拦在沈妤面前,“您衣服都不换,就离开这里,外人会说周家怠慢贵客。”

    沈妤笑容微沉:“这种把戏我见多了,让开!”

    婢女心中着急,沈妤一走,她肯定是活不成了,情急之下便大着胆子抱住了沈妤的腿。

    沈妤俯视着她:“你家主子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这时候,突然听到墙边的花丛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沈妤不动声色的望过去,眼尾扬起。

    而婢女则是舒了口气,立刻松开她,起身道:“对不住了,郡主。”

    然后快速跑开了。

    很快,一个身穿绯衣华服,头戴玉冠的男子从墙头跳下来走到了这里。他一双狭小的眼睛,厚厚的嘴唇,面如傅粉,染着几分红晕,像是喝醉酒的模样。

    看到沈妤出现在院子里,他明显觉得意外。

    他身边的人不是说,美人在屋里昏睡么,怎么会在他面前?

    他虽然喜好美色,也曾觊觎过沈妤,但是他万万不敢做出越轨之事的。

    但是他现在喝醉了,神志不清,所以便顾不得许多了,踉踉跄跄的朝沈妤扑过去。

    沈妤一个侧身,很灵活的躲开了。

    她认出了此人,正是老端王的世孙,和安阳泽一样是个纨绔。只不过安阳泽好男色,他好女色,而且好酒。年纪不大,房里美人无数,更别提还有养在外面的美人。

    沈妤神色坦然:“郁珝,你可知道我是谁?”

    郁珝觉得浑身燥热,眼前越发迷茫。他调笑道:“我自然知道,你不就是京城第一美人宁安郡主么?”

    沈妤目光幽深,往后退了一步:“既然知道我是谁,还不让开?”

    郁珝浑身酒气,又靠近了一步:“相逢即是有缘,郡主何必急着走呢?”

    沈妤冷哼一声,就要绕过他走出去。

    可是有两个黑衣侍从拦住了她的去路。

    沈妤眸中波光阴冷:“郁珝,这是什么意思?”

    郁珝笑道:“自然是想留住美人了。”

    阳光的映照下,越发显得她冰肌莹澈,五官精致,面容绝美,郁珝看着她,不移自主的舔了舔唇。

    沈妤讥笑一声:“郁珝,你好歹也是端王世孙,怎么能做出如此不知廉耻之事?”

    郁珝现在脑子里除了美人,全是浆糊,哪里能听得进去这些?他打了个嗝,大笑道:“你要知道,我是端王世孙,论身份也是配得上你的。你若是听话,我就娶你做世孙妃,可你若是不听话,这件事就会传的人尽皆知,你的名声没了,以后你就没脸活着了。嫁给我或者死,到底哪个对你有利,你心里应该清楚。”

    沈妤一边后退一边道:“郁珝,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郁珝眼波迷离:“若是放你走,我才会后悔呢?”

    他急需纾解身上那股燥热,张开手朝沈妤扑过去。

    可是还没挨到沈妤的袖子,双手传来剧痛,他痛苦的尖叫一声,用力的甩着手。可是双手越来越痛,越来越热,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着他的骨头。

    “清醒了吗?”一道清朗的夹杂着怒意的声音出现在他身后。

    痛感的确使他清醒了不少,郁珝一回头,却发现一身白衣的郁珩出现在他身后。

    他惊的瞠目结舌:“堂……堂兄……”

    郁珩到了沈妤身边,声音温柔:“没事罢?”

    沈妤微微一笑:“无事。”

    说着,她余光一瞥,苏叶利落的从树上跳了下来。

    郁珩哑然失笑:“我以为……”

    苏叶笑嘻嘻道:“殿下,奴婢在姑娘身边这么长时间,可学到了不少东西呢,像这种手段,根本就是上不得台面的,奴婢才不会上当。”

    郁珩笑叹:“看来我是多虑了。”

    苏叶忙道:“不不不,殿下来救姑娘,和我救姑娘是不一样的。”

    沈妤瞪了她一眼:“苏叶。”

    苏叶露出满口白牙,退到了沈妤身后。

    郁珩眸光转为幽暗,盯着郁珝。郁珝吓的满头大汗,几乎喘不过气来。

    “堂兄,我错了,你饶了我罢……”

    郁珩淡淡道:“看来王叔需要好好教导你一番。”

    郁珝带来的两个护卫,也吓的大气不敢出。还有一个想悄悄退出去报信。苏叶抽出软剑,只见寒光一闪,一声哀嚎,那个护卫倒在地上打起滚来,两个手指掉在地上沾满了泥土。

    郁珝见了,一下子瘫软在地,哀求道:“堂……堂兄,我错了,你千万不要将此事告知我父亲……”

    郁珩道:“方才你的胆子不是很大吗?”

    郁珝一愣,然后狠狠给了自己两个耳光:“我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对宁安郡主有非分之想,堂兄,我做错了,你饶我这一回罢……”

    郁珩无动于衷:“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而是宁安郡主。”

    郁珝立刻爬到沈妤面前,忍着屈辱,咬牙道:“求郡主不要和我一般计较,我也是喝醉了,一时糊涂。”

    沈妤不置可否,对郁珩道:“殿下,世孙好像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也是,他是亲王世孙,身份尊贵,怎么能向我一个臣女道歉呢。”

    郁珩神色冷淡:“元骁。”

    元骁立刻出现在众人面前,二话不说提起郁珝的后领,丢到了院外的河水里,周围传来倒吸凉气的声音

    郁珝在水中扑腾着,一边吞着水一边断断续续的大喊。

    郁珩神色自若:“既然你不知有错,就继续醒醒神罢。”

    那两个护卫屏气敛息,根本不敢下去救人。

    少倾,又有一个人被丢下去了,正是方才那个逃走的婢女

    至于院子里的其他婢女,自然不敢将这件事说出去了。

    苏叶冷笑道:“谁让她配合幕后之人害姑娘的,就让她多喝几口水罢。”

    沈妤道:“云苓呢?”

    苏叶笑道:“云苓在另一个客房等着呢,奴婢带着姑娘去换衣服罢。”

    郁珩和沈妤走后,两个护卫才敢跳下水去救人。至于幕后主使,她已经猜到是谁了,也没有多加审问。

    换好衣服后,和郁珩道了别,两人就分开了。

    到了前院,突然听到一阵喧哗,不少人都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杏儿气的面色通红,义愤填膺道:“这件事,怀宁公主必须给我们公主一个交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