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半路遇刺

作者:菀柳青青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完美人生医门宗师寻人专家阴媒好想住你隔壁超级金钱帝国武者世界大冒险我真不是学神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门嫡妻最新章节!

    郁珩哭笑不得:“你为何避我如蛇蝎一般?”

    沈妤也察觉出她的表现和以往不太一样,也不再躲避。暗暗呼出一口气,坐到一旁,亲手斟满一盏茶,却是没有看他。

    其实她现在想明白了,方才她表现异常,实际上是有些害羞。

    她也不清楚自己对郁珩到底是什么心思,也不想明白。现在这个时候,这些并不是非常重要的。

    可是郁珩却是分外执着,坐到她对面,凝视着她道:“阿妤,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沈妤微微一笑,将一盏茶推到他手边:“自然是报仇。”

    郁珩面上是很明显的失望。

    其实像他这样淡泊宁静的人,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可是他在沈妤面前,从来都是展现最真实的情绪。当然,让沈妤看到他的失落,说不定还会可怜他几分。

    沈妤叹了口气:“郁珩……”

    郁珩目光微讶,然后被欢喜取代,这是第一次听沈妤叫他的名字。

    他有些激动,笑道:“你以后就这么唤我好了,之前那样的称呼,实在是太生疏。”

    沈妤扬眉一笑:“自然,我们合作这么久,也算是朋友了。”

    虽然离目标还很遥远,但是沈妤现在能将他当成朋友,已经是有所进步了,他心情大好,道:“你可知太子最近在做什么?”

    沈妤手微微一顿:“你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你的心思我一向很清楚。”郁珩笑道,“除掉太子,扶宁王坐上储君之位,更能逼的景王狗急跳墙。陛下早就厌弃了太子了,急需找个理由废了太子,我们对付太子,也算是帮了陛下了。”

    沈妤笑容清冷:“我要除掉太子,并非只是为了扶持宁王,对付景王,而是太子本就昏庸,不配坐在太子之位上。”

    郁珩深以为然:“你说的不错。皇后无子,所以便抱了谢才人的孩子到身边养着,又被封为太子。若是换成其他人,早就感恩戴德,勤学苦读,干出一番事业讨帝后欢心。他可倒好,每日浑浑噩噩,贪酒好色,宠妾灭妻,甚至还想废掉太子妃,这样的人怎么配做一国之君呢。”

    “只是可怜了太子妃。”沈妤摇摇头,“太子妃很清楚太子的为人,希望太子被废后,她能带着孩子过安安静静的生活罢。”

    “太子虽然宠爱谢苓蓉,也因为谢苓芸很宠爱谢苓芸,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迷恋其他女子。”

    沈妤好奇道:“哦,你知道了什么?”

    郁珩笑道:“你可还记得那个乐坊里的新月?”

    沈妤似乎明白了什么:“我记得太子对新月可是颇感兴趣,只可惜新月是个清倌,不会让太子成为入幕之宾的。”

    再者,新月名气这么大,很多人家有宴会都会请她去,自然也会有那等登徒子想要占她便宜,可是都没有讨得了好,可见新月背后是有靠山的。

    郁珩呡了口茶:“所谓清倌,不过是为了抬高身价罢了,这也使得许多人都喜欢她。”

    “哦,你可查到了她背后的靠山是谁?”

    郁珩笑道:“周王。”

    沈妤一下下摩挲着茶盏,少倾面上浮起一抹微笑:“周王可是和景王交好。”

    郁珩温言道:“不少人家的公子都喜欢养戏子或是养歌姬、舞姬,那些说卖艺不卖身的清倌,实际上背后已经有所依仗了。周王的身份,若是被人知道养了一个歌姬,自然会被人诟病,所以这件事瞒得很紧,一点风声没有露出来。”

    沈妤微笑道:“难怪新月敢拒绝太子。”

    这段时间以来,太子一直想着新月,偏偏新月待他十分冷淡,很多时候根本不会见他,无论他派人送去多少贵重的东西,新月都是原样奉还。这样倔强的冷美人,更激起了太子的好胜心,发誓一定要将新月哄到手不可,可是过去这么久了,没有一点效果。但他身为太子,又不能用强,若是传出去,他这个太子之位更坐不稳了。

    “关于新月的身份,我已经派人查清楚了。”

    沈妤笑意莞尔:“你能保证新月能为我们所用?”

    郁珩笃定的笑笑:“只要有心,就没有撬不开的蚌壳,你就等着看好戏罢。”

    沈妤端起茶盏,眉眼弯弯:“既如此,我就以茶代酒,多谢楚王殿下了。”

    郁珩失笑,随后又强调道:“不要再唤我楚王了。”

    紫菀进来添茶的时候,四下看看,奇道:“楚王殿下这么快就走了?”

    沈妤颔首:“话说完了,自然要走的。”

    紫菀道:“楚王殿下还不容易来一次,不多看姑娘几眼就走了?”

    “你这丫头,在嘀咕什么呢?”

    紫菀笑嘻嘻道:“没什么,没什么。”

    她怀疑她受了苏叶的影响,越来越觉得沈妤和郁珩般配。可是她又为沈妤担心,楚王可是先太子的嫡子,若是沈妤嫁给他,不说别人,就是太夫人也会第一个反对罢?

    沈妤瞥她一眼:“你又在想什么?”

    紫菀挠挠头:“没什么。刚从太子府回来,姑娘累了罢,要不要歇息一会?”

    沈妤也不追究她那点小心思,摇头笑笑:“也好……”

    话音未落,云苓敲门进来:“姑娘,宫里来人了。”

    *

    太后让内侍来沈家宣了懿旨,召宁安郡主进宫叙话。

    这道旨意对于沈家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毕竟沈妤进宫是常事。

    可是沈妤却觉得太后并非是单纯的召她过去叙话。

    太后应该明白,沈妤不是能被她控制的人了,两人虽然没有说破,可是也不如往常一样关系亲密了。可是,她为何又要召见沈妤?

    半个时辰后,沈妤跟随宣旨的内侍进了宫,路过巍峨的宫墙和一座座华丽的宫殿,又过了许久,才到了寿康宫。

    沈妤被宫女引着进了宫,却是发现崔葇和崔大夫人都在。

    她黛眉轻蹙,转瞬就舒展开来,低头行礼道:“宁安拜见太后娘娘。”

    崔葇也起身与她见礼,沈妤微笑颔首。两人之间看似平静,实际上已是短兵相接。

    太后依旧是慈眉善目,对着她招招手:“哀家好久没有召你进宫陪伴了,所以便让人接你进宫,可巧哀家的娘家人也在,你们也都认得,在一起也好热闹热闹。”

    崔大夫人笑道:“只怕您老人家一心疼爱宁安郡主,郡主一来,您就将我和葇儿忘了。”

    太后笑容和善:“我喜欢宁安这个孩子,同样的葇儿也是哀家的侄孙女,都是一家人,两个孩子我自然都疼了。”

    沈妤心中嗤笑。一家人,谁和崔家是一家人?太后看似是在说笑,实际上是在暗示她,崔葇可是她娘家侄孙女,让沈妤不要欺负崔葇。

    害她的时候理所应当,害人失败就跑到太后这里来告状,崔家人就这点本事吗?

    崔大夫人笑道:“既如此,葇儿以后可要多来宫中陪伴太后才好。”

    太后笑呵呵道:“那敢情好啊,横竖我在宫中也是无事,除了拜佛就是听大师讲经,时间长了,也是无趣。若是你们常到宫里陪陪我,这日子就过得快些了。”

    “只怕我们经常过来,您会觉得烦呢。”

    “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太后笑道,“届时宁安和葇儿一同过来最好。”

    沈妤笑容淡淡,崔葇也是低头不语,听太后和崔夫人闲话家常。

    又听两人说笑一会,终于说到了正题上。

    太后笑容收敛了不少,对沈妤道:“其实哀家今日叫你来,有一件重要的事。”

    沈妤神色迷茫:“请太后明示。”

    “那日周家婚宴上发生的事,哀家都听说了,你受委屈了。”

    沈妤恭恭敬敬道:“多谢太后娘娘关怀,只要洗脱了冤屈,宁安就算不得受委屈。更何况,真正谋害皇嗣之人,已经受到惩治了。”

    太后一脸欣慰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那天的事,葇儿也有错,刚好,她今日进宫也是为着那件事来的。”

    沈妤转头看向崔葇。

    崔大夫人笑道:“葇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寝食难安,心中愧疚,只觉得无颜面对你,所以就向我说了那件事。她是我教出来的女儿,做了错事自然也有我的责任。可是郡主身份贵重,我想不能让郡主平白受了委屈,便到太后这边来。希望她老人家能从中说和说和,请求郡主原谅葇儿。”

    说着,给崔葇使了个眼色。

    崔葇站起身行了一礼,低声道:“那天的事,是我对不住郡主,今天特来求郡主原谅。”

    求原谅?沈妤一个字也不信。

    若她果然是诚心道歉,就该备上厚礼直接到沈家去,而不是到太后面前,先是暗暗威胁她一番,又假模假样的求原谅。

    她就算不想原谅,可是看着太后的面子上,她也不可能不原谅,毕竟崔家是太后的娘家,在崔家人面前摆架子,她就不怕得罪太后吗?

    道歉还耍心机,这到底是道歉,还是给她下马威?

    而且过去多天了,这才要道歉,早干什么去了,真当别人傻吗?依照沈妤的猜想,崔葇此为,也是做给陆行舟看的,如今她和陆行舟关系尴尬,为了讨好陆行舟,不得不这么做。

    崔家人的嘴脸,她今天算是看清了,和太后真不愧是一家人。

    思及此,她浅浅一笑:“世子夫人并未做错事,为何要道歉?”

    崔葇忍下屈辱:“我……我那天说错了话。”

    沈妤一派纯真的样子:“可是,我并未觉得世子夫人说错话了,你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这么些小事,我早就忘了,也难得世子夫人还记得,今天还特地到太后这里来与我道歉,其实真的没有这个必要。”

    许是崔葇内对沈妤的嫉恨在作祟,觉得沈妤这话是故意嘲讽她。

    “郡主还真是宽容大度。”

    沈妤微笑道:“不是我宽容大度,是世子夫人想的太多了。那天的事过后,无人提起你说的那些话,过了这么久,你又如此郑重的与我道歉,反而会让别人多想。”

    崔葇:“……”

    崔大夫人忙接过话去:“郡主所言极是,是我们考虑不周了。”

    太后笑道:“既然话都说开了,本身就没什么误会,你们两个今后可要和睦相处。”

    沈妤和崔葇一齐道:“是。”

    又听太后说了些话,太后道:“宁安,你进宫这么久了,理应去拜见皇后。”

    这是看出沈妤不愿意留在这里了,给她一个理由让她出宫呢。

    沈妤恭顺道:“宁安告退。”

    沈妤走后,太后转动着手上的佛珠道:“我早就说了宁安是个懂事的孩子,你们实在是多此一举。”

    而且还被沈妤明里暗里讽刺了一番。太后还是了解沈妤的,这丫头从小娇生惯养,岂能容忍崔大夫人三番两次给她使绊子?

    崔大夫人笑容讪讪:“太后明鉴,我这也是为了葇儿。”

    “我自然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太后叹道,“行舟那孩子,性子冷,又倔强,但凡是他认定的就不会改变,所以无论你们做什么也是无用。但是他并非是不明事理,只要葇儿做好陆家的世子夫人,该是她的谁都抢不走,陆行舟也不会将陆家的一切给别人。葇儿,你可明白?”

    太后说的不甚明确,但是崔葇的确是听明白了。太后的意思和崔大夫人一样,让她不要企图得到陆行舟的心,只要安安分分做好世子夫人,陆行舟就会尊重她。

    可是,她还是不甘心。

    太后低头吹了吹茶,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问题不在沈妤身上,而是在陆行舟身上。就算你今天向沈妤道歉的事被他知道了,他就能对你改变态度了吗?他只会觉得你心思重,不纯粹,明明知道他想要听什么话,却七拐八绕的就是不给他一个准确的说法。你明知他在意沈妤,非要将沈妤牵扯进来,他能高兴吗?你呀,就放宽心罢,只要你别在他面前提沈妤,也别在做不该做的事,你们的关系就会一如往常了。”

    一如往常,不就是相敬如宾吗?

    崔葇是喜欢陆行舟的,怎么能忍受和他貌合神离的过一辈子?而且他在意的人还在京城,只要她看见沈妤,就想起她的婚姻是多么不幸,她觉得她的不幸都是沈妤造成的。

    她必须想办法,让沈妤消失在她面前。

    太后放下茶盏,道:“再过两个多月,就是秋狩了,你也跟着陆行舟去罢,也好散散心,免得总是闷在府上胡思乱想。”

    崔大夫人笑道:“这么快就要准备秋狩了吗?我不在京城多年,倒是许久没去过围场了。”

    太后道:“天子去狩猎,自然要早准备起来的。更何况届时还有不少大臣以及官眷都跟着去,人多,自然麻烦些。”

    崔葇心下一动,轻声道:“谢太后记挂,葇儿遵命。”

    太后点头:“这才好。”

    沈妤出了寿康宫,去兴庆宫拜见了皇后,很快就出宫了。

    不曾想,在园子里遇到了景王和周王。

    景王身穿一袭锦绣华服,身形英挺,眉目俊朗,英气逼人。若是仔细观察,会发现他眉眼间有些疲惫。

    而他身边的周王,一袭靛蓝色锦衣,虽然也是形容俊秀,但是和其他皇子相比,还是逊色一些的。

    三人打了个照面,沈妤上前见了礼,便与两人错身而过。

    景王一看见她心头就戾气勃发,勉强压制住质问她的冲动。

    可是周王却是沉不住气,转过头道:“郡主可还满意?”

    沈妤脚步顿住,唇角含笑:“周王殿下这话,我可是听不懂。”

    周王冷笑道:“二哥现在势力膨胀,深得圣心,狠狠压了三哥一头,就连四妹也被父皇斥责,贬为郡主,你可不是该高兴吗?”

    “我不过是个闺阁女子,无论是诸位皇子间的事还是朝堂上的事,都与我无关,殿下委实不该这么问我。”沈妤道,“至于怀宁郡主受罚,也是陛下的决定,与我又有何关系?”

    周王不怒反笑:“郡主还真是会巧言令色,你敢说,周家宴会的事与你无关?”

    沈妤微笑道:“原来殿下说的是怀宁郡主谋害怀庆公主一事,此事很多人都知道,难道做错事的人受到责罚不应该吗?”

    周王讥笑道:“的确是四妹和三嫂先出的手,可是最后倒霉的是她们,获益的却是什么都没做的二哥。说真的,沈妤,我不得不佩服你。”

    沈妤神色淡漠:“周王殿下可真会说笑。”

    周王目光阴冷:“沈妤,你尽心尽力的帮宁王,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沈妤敛容道:“殿下,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你还要问吗?以沈家和宁王的关系,我不站在他那边,还要反过来投靠景王吗?”

    景王负手而立,手却在袖子里紧紧握着。

    这些日子,他没睡过一个好觉,一闭上眼就是沈妤。原本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可是越来越让他觉得面目可憎。

    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一出接一出,不给他喘息之机。让他莫名其妙失了圣心,又让他接连受挫。

    “沈妤,你不遗余力的帮着宁王对付三哥,可不要后悔!”周王被沈妤气的撂下狠话。

    沈妤不在意的笑笑:“这个就不用周王殿下操心了。”

    “沈妤,你真好,做的太好了!”

    “五弟,不要说了。”景王出声阻止。

    “可是,三哥,她将你害的这么惨,我还没找她算账呢……”

    景王深深看了沈妤一眼,那双眼睛黑漆漆的,就像无边的黑夜,要将沈妤一点点吞噬。

    两人相视一会,最终景王先移开目光:“五弟,我们走罢。”

    周王恶狠狠瞪了沈妤一眼,追了上去。

    苏叶和紫菀在宫外等,看着沈妤缓步行来,立刻跳下马车,扶着她上去。

    苏叶将剑放到一旁,好奇道:“姑娘,太后为何召见你?”

    沈妤扯了扯唇角:“太后不只召了我进宫,崔大夫人和崔葇也在。”

    “太后……说了什么?”

    沈妤笑容嘲弄:“当着太后的面,崔葇与我道歉,求我原谅,太后希望我们能和睦相处呢。”

    紫菀睁大了眼睛:“和睦相处,这可能吗?”

    “连你都不相信的事,我自然不会信了。崔葇不过是想利用我讨好陆行舟罢了。”沈妤想一想还是有些生气的,“他们夫妻间的事,为何总是要牵扯到我,简直是莫名其妙。崔葇一定是恨极我了,她不会放手的,只怕会巴不得我赶紧消失。”

    紫菀不忿道:“这也太不讲理了。”

    沈妤轻嗤一声:“横竖我仇人有很多,一个崔葇,我还不放在眼里。不过,我在出宫的时候遇到了景王和周王。”

    苏叶连忙道:“他们有没有对姑娘做什么?”

    “放心罢,在宫里,就算他们恨我恨得要死,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紫菀吐了吐舌头:“姑娘,咱们的仇家可是越来越多了。”

    沈妤哑然,揉了揉她的头发:“不必担心,很快……很快就可以不必看见她们了……”

    一个月后,沈婉出阁。

    天还没亮,府上就忙碌起来,一直到了喜轿出了大门,姜氏都在用帕子拭泪。

    沈庐穿了一件暗红色的衣服,和姜氏站在门口,一直到喜轿没了踪影才擦了擦眼泪道:“夫人,女儿已经走远了,咱们回去罢。”

    姜氏泪眼朦胧,依依不舍的样子,可是父母不能跟着一起去送嫁,她也只能嘱咐沈婵替她多看几眼沈婉。

    沈婵道:“哎呀,我知道了,反正三天后四姐还会回来的。”

    说着,就拉住沈妤的手道:“那我就和五姐去了。”

    沈明洹也跟在马车后面,很快就到了韦家。

    大街上热闹非凡,不少人都来看热闹,喜轿饶了半个城,终于在黄昏时分到进了韦家大门。

    经过了一系列繁琐的礼节,终于礼成,沈婉被人簇拥着送入了新房。

    沈婵立刻拉着沈妤到新房去看沈婉,至于沈婳仍是沉默的跟在后面。

    韦夫人是个很慈和的人,对沈家姐妹尤为热情,也更为真诚。韦璟是她的儿子,自然也是个谦谦君子,坦坦荡荡。

    今日是大喜之日,韦璟穿着红色喜服,比之以往,容貌更加俊朗,只不过有些害羞就是了。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见了新娘子,很快就‘落荒而逃’了。

    他一走,新房里更热闹了。

    沈婉看起来是个温婉平和的人,可是她很清楚她想要的是什么。所以她不在意韦璟和沈娴订过亲,也不在意死去的俞霜霜。

    她心里很清楚,韦璟对俞霜霜没有男女之情,只有愧疚而已。俞霜霜的事已经过去很久,韦璟也从愧疚中走出来了。有一个明事理的婆婆,还有一个有担当的夫君,沈婉以后的日子会很圆满的。

    这样平静安宁的生活,不也正是她想要的吗?

    不知为何,沈妤看着一脸羞红的沈婉,有种怅然若失之感。她深吸一口气,趁着沈婵不注意,走出了新房。

    屋外,天已经渐渐黑了,疏淡的星子洒落天空,一钩弯月斜挂树梢,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沈妤抬头望了望,举步前行。

    这时候,听见有人叫她:“沈妹妹。”

    是严卉颐。

    两人熟悉了之后,严卉颐就叫她沈妹妹了。

    沈妤回头,微微一笑道:“你可是来晚了。”

    严卉颐笑道:“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

    沈妤道:“新房人太多,觉得心口有些闷,所以出来散散心。”

    凉风吹拂,两人闲庭漫步,院子里虽然人多,但是都在忙碌,也无人注意到她们。

    少倾,沈妤问道:“那件事,如何了?”

    严卉颐笑容淡了些:“我私下里告诉了婆母。”

    “哦,不知周大夫人什么反应?”

    严卉颐道:“婆母过了许久才说话,夸赞了我一番,便让我回去了。并且还嘱咐我,让我多多照顾她些,无事的时候请她去我院子坐一坐。成姑娘是个好学之人,素日喜好读书,时常与我探讨。”

    沈妤意味不明道:“周大夫人果然全心全意为成姑娘着想啊。不知周大公子怎么说?”

    “夫君说,成姑娘也是可怜。再者,他一直事母至孝,自然要遵从婆母的话了。”

    沈妤道:“那你觉得成桢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严卉颐想了想道:“是个小心翼翼的人。”

    沈妤微笑道:“成姑娘寄居在周家,的确是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精心试探。”

    严卉颐皱眉:“你还是坚持认为她不是单纯的人吗?”

    “日久见人心。”沈妤认真的道,“总之,你和她才认识多久,凡事还是要小心些为好,还有你婆婆。”

    “为何?”

    沈妤离她近了些,小声道:“我怀疑,你婆婆和成桢是一伙的。”

    严卉颐一怔,然后笑了:“一伙的?瞧你说的,怎么像打家劫舍一样?”

    “卉颐,你……哎……”

    严卉颐失笑:“你怎么了?”

    沈妤轻笑:“全京城也找不出第二个像你这么好的姑娘了。”

    严卉颐:“……”

    同是女子,但是沈妤对严卉颐生不出一点点嫉妒之心。严卉颐出身高贵,却不恃宠而骄,不仗势欺人,反而是温婉贤淑。就连卫若菡,这样端庄矜持的姑娘,也有自己的心思。可是严卉颐的心思是那么纯粹,她的善良是发自内心的。就连沈妤有时候都忍不住怒形于色,可是她好像永远那么恬淡安宁。

    当沈妤看到她的时候,内心总是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这样的姑娘,就像牡丹,应该在静谧温暖的房间里静静地开,高贵却不冷情。雍容华贵,淡泊宁静,却又平易近人。

    沈妤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却是第一次后悔没有破坏别人家的婚事。

    这样想着,她突然开始埋怨沈明洹了。

    婚宴结束后,沈明洹在门外马车旁招手:“姐姐。”

    沈妤却是瞪了他一眼,提着裙角上了马车。

    沈明洹摸了摸鼻子,神色莫名:“紫菀,我姐姐怎么了?”

    紫菀摇摇头:“我也不清楚,许是二公子惹姑娘生气了?”

    沈明洹一脸无辜:“我没有。”

    说着,他掀开帘子要上马车。

    沈妤哼了一声:“我现在心情不好,不想看到你。”

    沈明洹一脸委屈,只能骑马,小声嘀咕道:“姐姐生气为何要怪我?”

    他委屈了一路,几次想问问沈妤为何要生他的气,终究还是忍住了,想着回家再问个清楚。

    马车又行驶了一段路,突然颠簸了起来。

    沈易在外面道:“前面的路不知怎么,突然横着裂开了,想来马车是过不去的。”

    沈明洹策马上前,少倾返回来道:“姐姐,咱们要换一条道走了。”

    沈妤看了看天色,若是要早些回家,只能绕近路了。她道:“那绕道罢。”

    沈婵已经困了,打了个哈欠倚在了引枕上:“五姐,到家了记得叫我。”

    沈妤给她披上一条毯子,笑道:“睡罢。”

    沈婳仍是一言不发,掀开帘子一角,看着夜空上满天星子。

    沈妤将一本书放在桌子上,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时不时翻着书页,就着烛火看书。

    不知过了多久,就听沈婵在睡梦中嘤咛一声,翻了个身又接着睡了。沈妤笑看她一眼,又翻了一页。烛火的映照下,她的身影投落在车壁上,将她的身形和五官都勾勒出来了,像一张精致的剪纸。

    就在此时,苏叶大声道:“姑娘,小心!”

    沈婵身体一抖,差点吓的掉下榻。

    “怎……怎么了……”

    话音未落,几个黑衣人手持刀剑冲了过来,就像闪电一般,众人还未反应过来,马车就‘轰’一声翻了,漫天尘土飞扬。

    被甩下马车的时候,苏叶本能的保护沈妤,沈婵和沈婳却是摔倒在坚硬的地面,痛呼出声。

    眼看着又有一群黑衣人飞掠过来,沈妤大喊道:“快点起来,快点起来!”

    沈婵和沈婳俱是满脸惊骇,手脚并用的爬起来,脸上和衣服上都是泥土。可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这么多了,逃命要紧。

    沈易和苏叶带着沈家护卫与黑衣人缠斗起来,很快又有一大群黑衣人冲过来,足足有几百个,而且全是高手,就连苏叶也是不他们的对手。

    即便有郁珩安排的暗中保护沈妤的人,也打不过这么多人。

    沈妤三人被沈明洹保护着躲在马车后面,可是黑衣人显然不会放过他们,好几把剑朝着这边劈过来,沈婵和沈婳闭上眼睛尖叫,下一刻,沈妤和沈明洹拽着她们躲开了。

    沈妤紧绷着脸,她表面镇定,内心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方才,她分明看到,那几个黑衣人是冲着她来的,他们先要杀她,才是沈明洹。

    难道是她仇家太多了,所以有人要半路杀了她?

    若果真如此,那么幕后指使是谁?景王、傅柠、崔葇,或者是陆家人?

    可是,在京城动手,他们真的这么大胆子吗?要知道,绕路的可不止他们一家。

    刀剑的刮擦声十分刺耳,风一吹,浓烈的血腥气扑面而来。一道道寒光凛冽的剑光在夜空下飞来飞去,厮杀声无比惨烈。

    很快,沈家护卫都倒在了地上,只有沈易、苏叶和几个护卫还在和敌人殊死搏斗,但是沈易也受了伤。

    沈明洹带着三人跑到别处,原以为暂时躲开了敌人的追杀,可是突然一把剑飞了过来,直直飞进沈明洹的头部。

    沈妤神色一凛:“洹儿,小心!”

    说着,她就扑在沈明洹身上,那把剑擦着沈妤的肩膀飞了过去。

    可是只躲过这一剑是无用的,一群黑衣人又跑了过来。苏叶飞身过来,挡在沈妤面前,衣服和剑上全是血。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苏叶冷声道。

    没有人回答她,他们齐齐亮出刀剑,就朝着几人劈过来。沈妤和沈明洹倒还好,沈婵和沈婳已经吓得抱头大哭起来。

    即便苏叶体力再好,到底是个女子,怎么能敌得过这么多武功高强的黑衣人呢?很快,她就没了力气,却还是奋力保护着沈妤。

    “姑娘,快躲开!”苏叶大声道。

    突然听到‘叮’的一声,那只砍向沈妤的剑被另一把剑打到了一边。

    而那个黑衣人也被元骁一脚踢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

    郁珩一身白衣,从天而降,一下子就闪到沈妤面前。一边保护着几人,一边和那些黑衣人缠斗。

    沈妤也是十分惊愕,前世今生,她只以为郁珩是个体弱多病之人,从不知他还有如此高强的武艺。

    郁珩紧张的问:“可曾受伤?”

    沈妤摇头:“是景王派的人吗?”

    郁珩顿了顿道:“他们不是京城之人。”

    只见元骁一扬手,天空炸开一片绚烂的烟花。

    他这是通知他们的人赶来。

    而沈妤先想到的是,这样是不是会暴露郁珩的势力?

    才一会,就听沈婵喜极而泣:“有人来救我们了。”

    沈妤一瞧,果然有许多灰衣护卫涌过来,和黑衣人缠斗在一起。

    沈妤舒了一口气,看来他们可以逃过一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