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母子平安

作者:菀柳青青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完美人生医门宗师寻人专家阴媒好想住你隔壁武者世界大冒险超级金钱帝国我真不是学神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门嫡妻最新章节!

    傅杳眼圈一红,眼泪扑簌簌掉下来:“宁安郡主,你怎么能这样?我知道你因为太子妃难产血崩心下着急,可是你也不能迁怒于我啊。我只是为了皇家颜面说了几句实话,郡主就动手打人,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吗?”

    沈妤轻嗤一声:“我过分?”

    傅杳身边的嬷嬷扶着傅杳,义愤填膺道:“宁安郡主,良娣虽然不如您身份尊贵,但也是太子殿下的女人,不是无名无分的妾室。郡主如此无礼,岂非是不将太子殿下放在眼中?”

    沈妤语气悠然道:“好啊,既然傅良娣这么委屈,那么等太子殿下回来后,你大可以将此事告知他,看看殿下会不会责罚我。”

    嬷嬷冷笑一声:“您是太子妃的亲妹妹,殿下一向爱重太子妃,就算良娣受了天大的委屈,太子殿下也不会责罚您,只会让良娣委曲求全。”

    “哦,看来嬷嬷是觉得殿下待傅良娣不好了?”

    嬷嬷一噎:“老奴不敢。”

    沈妤神色瞬间冷了下来:“既如此,就闭上你的嘴!你既知太子殿下不会为了一个妾责罚我,就老老实实安守本分。再听见你胡说八道一句,就滚出去!”

    这个嬷嬷是傅贤妃派到傅杳身边特地来帮助她的,素日最喜欢倚老卖老,府上的仆妇们也敬着她,太子妃看在贤妃的面子上也从不会为难她,没想到却被沈妤教训了。偏偏人家的身份摆在那呢,她就算心里不痛快也不敢和她呛声了。

    傅良娣面色涨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因着傅贤妃许诺她会让她母凭子贵登上后位,所以她才敢配合傅贤妃做出谋害沈妘之事,在内心深处,她早就把自己当成未来的皇后了,也不像往常一样在唯唯诺诺,越发得意。

    可沈妤半点不将她放在眼里。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她即便是妾,也是太子的妾,更别提太子生母还是她的姑母。

    她从未见过如此嚣张跋扈的贵女,气死她了!

    她梨花带雨,声音委屈:“郡主,你是将太子府当成侯府后院了吗?您虽贵为郡主,可是毕竟不是太子府的主子……”

    沈妤扯了扯唇角:“真要论起来,府上只有正妻才配称为女主人,至于你——”

    沈妤笑了笑:“主母在一天,你都只能是个妾,不要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明白了吗?”

    傅杳气的浑身发抖,这是赤果果的羞辱。

    她一定要进宫告诉贤妃,让贤妃收拾这个嚣张的女人!

    沈妤似乎一眼就看透了她的心思,淡淡笑道:“别指望贤妃了,她能保得住自己就该谢天谢地了。”

    傅杳面色一变:“你这话什么意思?”

    沈妤不回答,只是微笑道:“珍惜你现在的日子罢。”

    说完,就转身进了产房。

    傅杳跌在嬷嬷的身上,面色惊慌:“由嬷嬷,宁安郡主这是什么意思?”

    由嬷嬷道:“良娣,您别多想,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能做什么,就是吓唬吓唬你而已。再者,这件事贤妃娘娘安排的天衣无缝,您就等着做太子妃罢。”

    傅杳掐着由嬷嬷的手:“但愿如此。”

    沈妤进了产房,浓重的血腥味让她作呕,却还是忍住了,到了沈妘身边。

    此时的沈妘面无血色,嘴唇翕动着,说不出一句话。

    沈妤忙握住她的手:“姐姐别说话了,积攒住力气。”

    沈妘摇摇头,似乎已经决意放弃了。

    沈妤泪眼朦胧,问段逸风:“段神医,姐姐如何了?”

    段逸风神色凝重,给沈妘查看着,而他周围是几个虎视眈眈的稳婆,都是敢怒不敢言。

    沈妤懒得理会她们:“到底如何了,你直说就是。”

    段逸风站起身,讥笑一声:“有人给太子妃下了药,所以太子妃才会觉得浑身无力,造成难产之症,血崩更是有人下药造成。”

    怒意袭来,沈妤着急道:“有什么办法救姐姐?”

    段逸风打开药箱,拿出针来:“我尽力给她止住血,再开个药方,熬了药给她服下,若是赶得及,或许孩子还有救。”

    沈妤神色冰冷:“孩子不重要,你尽力保住姐姐就好。”

    段逸风一愣:“好。”

    沈妤吩咐道:“春柳,准备纸笔。”

    少倾,沈妤将药方交给苏叶:“去济世堂,尽快将这些药抓来,务必仔细盯着,不要让第三个人经手。还有,替我拿些东西回来。”

    说着,让苏叶附耳过去,说了什么。

    苏叶点点头,飞快跑出门,飞上高墙。

    傅杳身体一晃:“由嬷嬷,怎么办,太子妃要得救了。若果真查出来是我动了手脚,我就完了。”

    由嬷嬷低声道:“良娣不要担忧,什么都查不出来的,她们什么都不会说。再者,你肚子里怀的可是太子殿下的儿子,殿下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傅杳神思一晃,手捂住小腹:“对,我还有孩子,殿下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也不会处罚我的。”

    由嬷嬷劝慰道:“越是这时候,您越是要沉住气,不要被宁安郡主抓到把柄。”

    产房里的沈妤,目光透过窗纸,看到了傅杳的身影。

    她招招手:“紫菀。”

    紫菀轻声道:“姑娘有何吩咐?”

    沈妤给她使了个眼色:“我有事要交代沈易,你去寻他。”

    紫菀会意,出了产房。

    沈明洹侧身进来:“姐姐,你让沈易做什么?”

    沈妤抬头看看天色:“天快亮了罢?”

    沈明洹一头雾水:“姐姐说什么?”

    “没什么,一会有好戏看。”沈妤长叹一声,“陛下日理万机,偏偏皇后娘娘又病了,想必他累了,如此一来,我们该给他送个枕头了。”

    沈明洹更不明白了:“姐姐,你到底要做什么?”

    沈妤摇摇头:“看到姐姐受苦,我想到娘亲。”

    闻言,沈明洹怒道:“姐姐,一定要把谋害大姐的人找出来,我要好好折磨他,让他不得好死!”

    “放心,我会给你这个机会。”

    沈妤在沈妘床边,声音低不可闻道:“德妃也死了很长时间了,想来景王从未忘记过杀母之仇。”

    不知过了多久,段逸风大大松了口气道:“血止住了。”

    沈妤心情激动,看着沈妘道:“姐姐,你若是不坚持,孩子就要憋死在里面了,姐姐!”

    沈妘重重呼吸着:“我……我真的……”

    段逸风道:“拿参片,给太子妃含着,或许有些用处。再打盆凉水来。”

    说着他又低下头,对稳婆道:“还不快来帮忙?在准备好剪子和刀!”

    稳婆急了:“这位大夫,真的要保大人吗,这可是皇嗣——”

    沈妤冰冷的目光在几个稳婆身上扫过,冷声道:“我不管你们其中有谁是背后那人派来的,可是我现在没时间与你们计较这些。我只有一句话,保不住姐姐,你们一家老小全都别想活了。”

    稳婆声音仓皇道:“郡主,您怎么能这样,太子妃保不住,与我们无关啊,您这是牵连无辜。”

    沈妤笑容有些残忍:“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能有漏网之鱼,你们最好祈祷我姐姐能安然无恙,否则——”

    段逸风不耐烦的道:“还不赶紧去!”

    稳婆看了太子妃一眼,咬咬牙,只能按照段逸风说的去做。

    一刻后,苏叶回来了,沈妤直接让春柳带着她去厨房熬药。

    沈妤轻声安慰着沈妘:“姐姐,你可不要灰心,苏叶回来了,很快就好了。你不要放弃,说不准孩子还有救。”

    沈妘咬着唇,点点头:“好……好……”

    因着时间紧急,药并未熬很久,只是加大了药量。

    沈妤亲自喂她喝下:“姐姐,你觉得如何,身上有没有力气?”

    缓了一会,沈妘轻声道:“我好多了。”

    沈妤颔首,问道:“这是解药?”

    段逸风道:“是。我不知道太子妃为何突然被人下了药。力气尽失,也不知道为何会血崩,但你还是尽快查清楚为好,否则就算母子平安,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沈妤抿抿唇:“我知道。”

    没过多久,就听到沈妘的一声声痛苦的呼叫,她咬紧牙关,满头大汗,双手紧紧撕扯着被子。

    她看着沈妤,乞求道:“阿妤,若实在不行,就保孩子罢,我不能看着他一出生就夭折,请你体谅我一个做母亲的心……”

    “姐姐只想着你这个未出生的孩子,可想过舒姐儿?她才那么小。你也别指望我有多么善良,对于一个素昧谋面的孩子来说,我做不到那么好心。”沈妤打断道。

    闭了闭眼睛,沈妤疾声道:“我知道姐姐舍不得这个孩子,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是要替你做这个决定。无论你恨不恨我,我只会保你。实话说,与我有感情的只有姐姐,这个孩子的生死与我无关,我为何要为了一个与我没有感情的孩子舍弃我的亲姐姐?姐姐,你想一想,你不只有孩子,你还有祖母,还有我和洹儿,你也要为我们着想。

    若你为了孩子舍弃自己的性命,伤心的只会是我们,孩子从未见过你,根本不会如我们一般思念你,而殿下,失去了你这个原配嫡妃,顶多就是伤心几日,用不了多久,就会娶继妃,届时舒姐儿和你这个孩子要如何自处?娘亲和爹爹早早就不在了,若非是姐姐,我也许会像其他没有父母的孩子一样,受人欺负,我是如此,舒姐儿和这个孩子亦是如此。

    姐姐,我不瞒你,你今晚突然临盆,是有人故意算计,你之所以力气全失,之所以会血崩也是因为有人要害你。他们害你的目的就不用我明说了罢?你看看,那么多人想要你的命,想要取代你太子妃的位置,你觉得你舍弃自己的性命保住孩子很伟大吗?不,她们只会嘲笑你傻,心安理得的坐上你的位置,抢走你的夫君,夺走你的地位和尊荣。

    不止如此,他们还会虐待你的孩子,想方设法的害死他。因为他是太子嫡子,只有除掉了他,她们才会让自己的孩子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你听见方才傅杳说的话了吗,你真的放心你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母亲保护?我告诉你,凡是为了保住孩子而舍弃自己性命的女人都是傻子,一个没有母亲陪伴的孩子,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会如何被人欺负,你仔细想一想。

    姐姐,你并非小门小户的女子,应该知道大宅院的明争暗斗多么激烈,更何况他还是皇家子嗣。难道你生下他,就是为了让他活在算计下,被人不断谋害的吗?姐姐,你是我长姐,在皇家生活多年,为何还如此天真?我都能看明白的事,你为何看不明白?”

    又是一声叫喊,沈妘脸上的表情越发痛苦,她惊愕的看着沈妤,讷讷开口:“我只是……”

    “我知道,姐姐为人妻为人母,更容易心软,舍不得孩子,也舍不得太子的骨血!”沈妤霍然站起身,“我就知道,在姐姐心里,我和祖母已经不重要了,就算你早就开始看清那人虚伪的面孔,你还是最放不下他!

    沈妘以为她真的生气了,心头一慌。她想开口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沈妤终究不忍心再看,快步出了产房:“姐姐,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想一想你拼了命也要保住这个孩子到底值不值得!”

    段逸风听见们被关上,叹了口气。

    稳婆催促道:“娘娘,您再使点劲,不然孩子真的会憋死的。”

    沈妘喝下了解毒的汤药,力气恢复了不少。她死死攥着被子道:“若是一会我不行了,不必……不必保孩子了。”

    稳婆一惊,张张嘴:“是。”

    凄厉的叫声响了一个晚上,翌日清晨,晨光熹微,一声洪亮的哭声响彻整个院子。

    过了一会,听到一道惊喜的声音:“出来了,出来了,恭喜太子妃,是位小殿下。”

    沈妤提了一夜的心,缓缓放下了。

    傅杳晃了晃神:“太子妃一切安好?”

    稳婆笑道:“母子平安,只是太子妃身体有些虚弱。”

    傅杳心不在焉道:“殿下得知太子妃为他生了一个小殿下,一定会很高兴的。须得着人去宫中报喜才是。”

    实际上,她要去给贤妃通风报信。

    “慢着。”沈妤扬声道。

    傅杳掩住心虚:“郡主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沈妤唇角微挑:“昨夜太子府遭了贼,不是到现在都没找到吗?既如此,更该好好把守太子府,搜查盗贼,报喜的事晚些再说也不迟,毕竟太子妃的安危最重要。傅良娣,你说是不是?”

    ------题外话------

    傅贤妃要领盒饭啦,沈妘也会渐渐和郁瑄离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