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作者:秋二方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从1983开始至尊神医都市之修真仙帝完美人生都市最强仙帝医门宗师重生之都市仙帝修仙强者重回都市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最新章节!

    第30章

    030:

    和秦景润结束通话后,姜眠想了想,又给影帝爹发了条微信语音:“爸爸别生气,你也要早点休息,晚安,女儿爱你。”

    无论是上辈子还是上上辈子,姜眠从来不会说什么肉麻的话,哪怕上辈子她的师尊也极为疼爱她。

    可面对这几个爹,感受着他们对女儿毫无保留的最纯粹的爱,姜眠自然而然的就能将她的感情流露出来。

    姜眠不知道,手机另一端的秦景润正准备给陈绪打电话,隔老远都能感受到他身体周围萦绕的怒气。

    然而当收到姜眠发来的语音,听完宝贝女儿说的话后,男人的眉眼顿时温柔下来,周围的温度也在转瞬间升温。

    他反复将这条语音听了十多遍,最后回了条语音微信过去:“宝宝晚安,爸爸也爱你。”

    姜眠不知道影帝爹会怎么做,既然有影帝爹撑腰,她便不再管这件事,收好手机,安安心心的继续打坐修炼。

    虽然灵气稀薄,但蚊子腿也是腿,总比没有的好。

    最近太忙了,等拍完这部戏,时间空闲下来,就跟着天师爹去做做清洁工作,补充灵力,提高修为~

    ——

    凌晨十二点半,这个时候还有无数夜猫党刷着手机,刷着刷着,微博热搜第一第二的词条突然换成——

    #姜眠硬刚#

    #高华强(呕吐)#

    大多数人对这两个名字很陌生,不过陌生归陌生,并不妨碍他们点进去。

    一看,原来是女艺人曝光某知名手机品牌负责人想要潜规则的消息,截图上的内容清清楚楚。

    网友们吃瓜当然不嫌事大,义愤填膺的跑到高华强微博下开始狂骂,顺便又到姜眠的微博下进行安慰。

    再然后各大营销号纷纷转载,热度跟坐了火箭似的,蹭蹭往上涨。

    “我靠,高华强这么恶心的吗?亏我们一家人都用的X手机!”

    “姜眠小姐姐好样的,这样的渣渣就该曝出来,让大家知道他是什么货色。”

    “这个高华强能当上负责人,肯定有后台,大家快把热度抬上去,不能让他撤了热搜。”

    “我有点担心,姜眠会不会被这个高华强报复?她才刚出来拍戏没有后台啊。”

    “这种狗X东西也能当负责人?!”

    ……

    在热度蹭蹭往上涨的时候,高华强还在和一个女人在床上胡天胡地,根本不知道姜眠将他们的对话曝光到网上,更不知道消息传的这么快,引起网友众议。

    以至于到第二天一大早,高华强被助理打来的电话吵醒,对方的语气慌里慌张:“高总不好了,您上热搜了!”

    高华强昨晚闹腾的很晚才睡,根本没睡几个小时。

    他以前又不是没上过热搜,现在因为一个热搜的事被助理吵醒,让他火冒三丈,对着手机怒吼:“上热搜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看你这助理的工作是不想干了!”

    “不是,这次不一样。”助理强忍着被骂的不爽,小心翼翼的说,“您去微博看一看就知道了。”

    高华强一进微博,就被铺天盖地的骂声给惊到了。

    评论以及私信点开一看,全是各种骂音,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很快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高华强猛的坐起来,看着姜眠发的截图,脑子里一阵眩晕。

    他万万没想到姜眠居然敢把他们之间的对话曝出去。

    “想办法给我把热搜撤下来!”他立刻给助理打电话,姜眠有胆子这么做,他要让她哭着跪在他面前求饶!

    然而助理的话却让高华强心中升起一股不安。

    热搜排行榜可以靠买,也可以靠纯热度堆上去,助理说:“高总,我刚刚联系微博运营,得到消息说,您的热搜不能撤。”

    不是撤不了,而是不能撤。

    高华强脸色铁青,怒火中烧之下,找到姜眠的微信,发了一条消息过去:“你最好把微博删了,再出来澄清,否则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姜眠刚到片场就收到这条微信,乐了。

    高华强怕是被人捧太高,已经飘飘然了,网上闹成这样,还敢发消息过来威胁她。

    脑子里装的都是豆腐渣吧。

    为了避免高华强突然聪明过来,撤回消息,她赶紧截图,把消息给唐安安看,大家一起乐嘛。

    唐安安忿忿,咬牙切齿的说:“这人太恶心了,弄死他!”

    姜眠转手将这条截图发到微博,并附文:【既然选择曝光,我就不怕威胁,不然会有更多的小姐姐被他欺负。】

    语气那叫一个大义凛然,瞬间引来众多网友和粉丝的安慰。

    “眠眠,你太厉害了。”姜眠很快收获来自陈雪依崇拜的目光,她眼睛晶晶亮的看着姜眠,“我本来还担心你会生气郁闷,想安慰你来着,但看你这模样,我感觉我应该担心的是那个渣渣,太解气了!”

    姜眠失笑。

    陈雪依在她旁边坐下,想了想,又有点不放心:“如果那个高华强真的报复你怎么办。”

    在陈雪依眼中,高华强虽然是个不要脸的恶心玩意儿,但他的身份摆在那儿,在圈内肯定人脉很广。

    姜眠是个新人,还是个学生,哪里斗的过这种在社会里摸爬打滚几十年的渣渣?

    她虽然帮不上忙,却也不想姜眠吃亏。

    姜眠把手中的坚果放在她手中,拍了拍她的肩膀:“那得看他还有没有这个机会。”

    ——

    到了下午,热搜不但没撤,还一直挂在榜首,不仅如此,一个新的词条出现——

    #高华强性侵#

    一个专门曝圈内大料的博主接到一位姑娘匿名投稿,声称手里有高华强性侵她的证据和过程原因。

    博主为该姑娘打码,然后将姑娘的自述发出来,以及一段音频。

    文字内容:【我想了很久,现在事情闹大,一个小新人都敢站出来揭露高华强,我也应该为我自己发声,讨回一个公道,只要能让高华强得到法律的制裁,我什么也不在乎。

    ……

    这个衣冠禽兽,他在我的酒里下了药,我根本没办法逃脱。事后他威胁我,如果我报警,他会让我身败名裂。他有钱有权有后台,我无法反抗,没有办法,只能妥协。

    我所知道的,他面对女艺人会收敛很多,就怕一不小心被曝出去。但对我们这种没有任何后台的女孩,他可以随意侮辱和欺压。我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和我一样受了他的侵害,但我希望这一次我站出来,能将这个禽兽绳之于法!

    我给的音频是我当时在无法反抗之下,唯一能做的,就是为了未来有朝一日,这个音频能起到作用。】

    音频里是一个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声和求饶声。

    这个女孩为了能让音频在未来可以作为证据,在音频里喊出高华强的名字。

    高华强作为X某手机代言的负责人,上过多次节目,也接受过很多采访,把他采访的视频找出来,声音高度吻合。

    这已经不属于“性骚扰”和“潜规则”事件,而是犯罪事件。

    “报警!必须报警!”

    “我的天哪,音频里的女孩声音好绝望,我他妈听哭了,高华强简直不是人!”

    “强烈建议将高华强阉割!”

    ……

    姜眠转发了这条微博,随后联系影帝爹:“爸爸,那个女孩的事是真的吗?”

    能在这么快曝出高华强性侵事件,让他毫无翻身之力——这种雷霆手段,肯定是影帝爹在背后操作。

    “我让林溪去查的。”影帝爹回的很快。

    只要有心查,这种事情很容易就能查到些蛛丝马迹。

    说来也是巧合,这个匿名发声的女孩是高华强的助理之一,高华强一共有三个助理,要查高华强,自然从他身边人开始查。

    然后这名助理主动说出这件事——她一直隐忍,想办法为自己报仇,察觉到机会来了,顺势抓住这个机会。

    只要能扳倒高华强。

    “宝宝,你安心拍戏,有爸爸呢。”秦景润不想让宝贝女儿再关注这件事,免得恶心,一切有他处理就好。

    姜眠乖巧点头,不过后续她收到林溪发来的消息——高华强已经被警察带走。

    与此同时,X手机官方微博发布声明,解除高华强的职位,并向姜眠公开道歉。

    很快,姜眠接到一位微信好友申请,对方说明他是X手机代言的新负责人,姜眠想了想,同意了对方的申请。

    这名叫杜易的新负责人态度十分热情,语气全程透着小心翼翼。并且在刚开始第一句就表明:姜小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发任何照片。

    ——求生欲也是很强了。

    【杜易:这是合同,你先看看,如果觉得合适的话,找个你空闲的时间,我派人来接你,面签合同。】

    “眠眠,你真的还要接呀。”唐安安还以为姜眠不会接——因为这个代言,被高华强恶心的够呛。

    “为什么不接。”姜眠说,“去拍个广告,花不了太长时间就能挣一千万,而且这样还显得我大方,不计前嫌,可以获不少好评呢。”

    唐安安仔细想想,觉得是这么个理,于是更加佩服姜眠。

    只觉得自家这个老板,小小年纪,还是学生,却比自己这个在社会上打滚过的人还要厉害。

    当她的助理简直太爽了!

    ——

    市公安局

    高华强被关在拘留室,所有通讯设备没收。

    他坐在椅子上,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为什么在短时间内,他就从高高在上的高总变成一名强奸犯,被抓到警局来了?!

    他在圈子里人脉广关系多,利用自己的职务和关系,索取他想要的,对方原打愿挨,这是“买卖”。

    他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他仅仅只是威胁姜眠要一张照片而已,照片没有得到,甚至他还没有其他动作,就这么翻车进了警局?

    一旦给他定了刑事罪责,这就不是简单的拘留,而是蹲监狱,坐大牢了!

    他脸色一变再变,最后站起来砰砰砸门,愤怒叫嚣:“放我出去,我又没犯事,你们没有资格关我!再不放我,我会让我的律师起诉你们!”

    监控室的小李看到,拨了个内线电话:“原队,那个强奸犯一直在嚎叫,怎么办?”

    “先别管。”

    “好嘞。”

    原队放下电话,揉了下眉心,低头继续看手中的文件,电话又叮叮响起:“原队,连队回来了!”

    “什么?在哪!”原晋非猛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连队受了伤,现在在医院,您要过来吗?”

    “我马上过来。”

    原晋非扯了外套匆匆往医院赶。

    到了医院后这才发现,不仅市局局长在,连省局也在,他赶紧打招呼。

    两位局长乐呵呵的,在病房门口小声交谈,省局笑容满面:“连锋立了大功,若不是他,这条毒品链哪能打断,如此才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市局感叹:“是啊,卧底两个月,辛苦他了。”

    两位局长感叹完,又对原晋非道:“连锋受了伤,我们刚刚看完他,他睡过去了,你进去的时候小点声,别把他吵醒了。”

    两位局长走了,原晋非问旁边一名警察:“连队伤的怎么样?”

    “都是皮外伤。”该名警察犹豫了下,“就是瘦了很多。”

    原晋非点点头,打开病房门,轻手轻脚的走进去。

    结果一走进去,就对上一双锋利的眸子,原晋非乐了:“陈局说你睡着了,就是这么个睡法?”

    床上的男人三十多岁,目光深邃,裸露的上半身缠满绷带,有些地方渗出怵目惊心的殷红。

    即便如此,在这个男人身上也看不到任何与“虚弱”有关的形容词。

    他静静的躺在那儿,不说话,只是一个眼神递过来,便似一把泛着寒光的刀,锋利无比。

    一如他的名字——连锋。

    ——

    姜眠在候戏,接下来这场戏就是她打关欣的耳光戏——沈时清撤资的事,只有剧组几个高层知道,工作人员是不知道的。

    大伙儿其实很疑惑,明明之前加的戏是关欣打姜眠,怎么几天之后又变成姜眠打关欣。

    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反正他们看戏就成。

    尤其剧组内一些不喜欢关欣的,很是乐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郑小雨在关欣周围不停念叨,然而眼中却充满着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自从知道戏改成姜眠打关欣后,郑小雨心中就有着一抹难以言喻的兴奋。

    她虽然讨厌姜眠,但姜眠不是她情敌,一方面她要照顾好关欣,定时向沈时清报告关欣的情况,一方面她巴不得关欣能在姜眠手中吃亏。

    “关关,你要不给沈总打电话?”郑小雨假惺惺的皱眉,一脸担心,“姜眠不喜欢你,肯定会借这场戏欺负你,这在圈内是特别常见的事。万一她起坏心,一直NG,然后一直打你,导演又喜欢她,到时候你可太受罪了。”

    她期待姜眠最好是多打关欣几耳光。

    关欣看了她一眼,又垂下头,手攥紧衣角,郑小雨眼中的恶意她如何看不出来?

    但郑小雨说的对,如果姜眠借这场戏一直扇她耳光,她该怎么办?

    然而想来想去,除了认命接受外,没有其他办法。

    在接到沈时清对她说的改戏后,关欣就处在一种很茫然的状态中——沈时清一直对她很好,若是有人欺负她,他会帮她报复回来。

    比如添加让她打姜眠的这场戏,她知道,这是沈时清为了让她出口气,才会让张导加上去。

    可现在却告诉她戏改了,改成姜眠打她,没有和她说任何理由,只是一句通知。

    她以前害怕沈时清,隐隐希望沈时清能对自己冷淡,现在对方真的对她冷淡,她又开始惊慌。

    甚至心里生出一种委屈,他怎么能让姜眠打她呢!

    ……

    “姜眠关欣过来。”张导招呼二人,开始就这场戏讲戏。

    等讲完后,姜眠余光看了眼脸色苍白的关欣,还没开拍呢,就表现出一副仿佛被风雨吹打过的模样,十分膈应人。

    既如此,那她也膈应回去呗。

    姜眠忽然道:“张导,这场戏要真打吗?”

    “当然。”张导看了她一眼,皱眉,难道这姑娘心软了?

    “我的戏可从来不弄假的。”

    旋即又看了眼关欣,眼底不喜一闪而过。

    若不是因为沈时清,他绝对不会用关欣。

    姜眠犹豫的说:“但我看关老师……好像有点介意哦。”

    关欣:“……”

    她猛的抬头,和姜眠目光对上,旋即咬牙对张导说:“张导,我刚才只是在琢磨李婉蓉内心的心理活动,并不是不愿意。”

    “原来是这样,我刚才看关老师脸色不好看,还以为是不愿意……”姜眠感叹,“没想到关老师这么敬业,一直在琢磨戏呢。”

    关欣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

    姜眠担心的叹了口气:“张导,关老师和沈总是好朋友,我若为戏打了她,不会得罪沈总吧,要不还是用替身?我一个小透明,实在得罪不起沈总。”

    张导:“……”

    他之前怎么没发现这丫头是个戏精呢。

    他还没说话,关欣已经愤而出声:“姜小姐,我希望你能把所有关注点放在戏上面,该怎么拍就怎么拍!”

    “有关小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姜眠诚恳点头。

    张导装作没看到他们之间的针锋:“好了,再给你们三分钟,三分钟之后入场,先过一遍,看看效果。”

    “好哒。”姜眠俏皮的对张导眨了下眼睛。

    张导:“……”

    “眠眠,有你的电话。”唐安安把手机递过来,姜眠还在想戏的事,等会儿该用几分力打。

    打重了似乎太欺负人。

    打轻了似乎也不太好。

    她想着这些,因此没有看来电,直接接起电话,耳边传来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眠眠,你在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