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不过是自作多情

作者:玉有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至尊神医都市之修真仙帝完美人生从1983开始医门宗师寻人专家都市最强仙帝阴媒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好孕甜妻:狼性大叔凶猛爱最新章节!

    第720章 不过是自作多情

    说完,宜熙就忐忑的等着墨行渊的反映。

    墨行渊听完宜熙的话,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生气还是该笑,只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宜熙有些受不了墨行渊这样的目光,眼神越发飘忽,小幅度的快速呼吸让自己镇定下来,迫切的想要转移这个让自己尴尬的话题。

    “那个……我们今天,不是要来说我之前不小心撞了你的车的事情吗?呵呵……昨天给我打电话的人,声音好像不太像你。”

    墨行渊靠在沙发上,姿态慵懒随意,淡淡的应了一声。

    “是酒店的侍者。”

    宜熙恍然,怪不得明明是来找她索要赔偿的,那人说话的语气里却处处透着恭敬,全程都是用的敬语。

    原来是职业习惯。

    “为什么……”

    她想问墨行渊为什么要让酒店侍者给她打电话,但又觉得,人家有钱有势,确实也没必要什么都亲力亲为。

    可是,既然如此,只是一辆车,修车的事,他应该也许大概也没必要亲自过来吧?

    宜熙这些问题没有问出口,墨行渊却似乎猜到了。

    他一手撑着头,幽深的眸子睨着她,“或许这就是你所说的缘分。”

    这样似是而非的回答,宜熙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往暧昧的方向去想。

    宜宴那厮私底下找人去质问已经够丢人了,她要是再自作多情,那他们宜家人的脸,可算是丢光了。

    于是宜熙也就只呵呵笑,“那……我们继续说你那辆车的赔偿事宜吧,之前实在是不好意思,其实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只是一直没有消息。”

    墨行渊轻挑了眉,“我有打过电话给你,但是你没有接电话。”

    宜熙懵逼的眨了眨眼,这才想起来,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她那时候在包厢里直接睡着了,醒来发现有一个未接电话。

    “那个电话是你?可我之后有回拨过去,你……”

    “我挂了。”墨行渊语气淡然。

    宜熙:“……”

    “我打电话给你是因为你的车停的位置不对,挡住了路。”墨行渊看着宜熙的脸,俊脸上的表情是一贯的淡漠,只是语气勉强算的上柔和。

    “挂断是因为,我当时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宜熙一想,猜测他当时应该是打电话让人接他离开了,所以车才会留在那儿。

    “那你昨天让人打电话给我……”

    “车子的维修单寄过来了。”

    宜熙:“……”

    果然,一切都是她的自作多情。

    说没有一点失落是假的,人都是有虚荣心的,要真能被墨行渊这样的高岭之花看上,她出去吹牛皮都能吹三年。

    但心里确确实实松了口气也是真的,她虽然喜欢调戏帅哥美女,但那也只是玩玩。

    而且她现在已经因为和Ivan的关系烦恼的脑袋都要炸了,要是再加上一个高岭之花,她怕自己会直接崩溃。

    确定了高岭之花依旧还是那个遥不可及的高岭之花,宜熙松了一口气,抬起头。

    “那,你留个账号,晚点我把维修费用转你?”

    墨行渊却是拿出手机,“不用了,转账吧。”

    “啊?”

    宜熙盯着墨行渊手里的那支天价手机,有点懵。

    墨行渊点开V信界面,“用这个转。”

    Y国其实并不用这个,但因为宜宴的圈子里也有不少华国的人,所以宜熙也申请了个这个账号。

    只是……

    “这个转账不是有金额限制的吗?”

    虽然她对车并不是很了解,但宜家的男人都挺喜欢车的,尤其是宜宴,跟着他,宜熙多多少少也知道,像这种豪车的维修费不便宜。

    毕竟这种车光是一次的保养费,就是至少六位数起码。

    “嗯,所以你分期转给我。”

    额……

    宜熙看着对面墨行渊淡漠的俊脸,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非得要用分期转账这么麻烦,但现在人家是债主,自然是该依着对方来。

    于是她也只能默默的拿出手机,找到V信APP,扫了墨行渊的V信二维码,添加好友。

    墨行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V信名就是宜熙自己的英文名,cherry,头像也是她自己,像是冬天拍的照片。

    宜熙穿着一身大红色的羽绒服,头上戴着毛绒帽,脖子上围着的大围巾,挡住了大半张脸,露出来的一双笑眼在一片银白色的雪景下,似乎能温暖所有。

    墨行渊神色淡定的将这张照片保存到手机相册,而后点击了同意添加好友,添加置顶。

    不得不说,相比起以前连V信有转账这个功能都不知道,墨行渊如今对V信的使用可以说是很熟练了。

    宜熙手机接到消息提醒的时候,也瞅了眼。

    嗯,很符合高岭之花的气质。

    头像是一张全黑的星空照,V信名是个字母‘H’。

    宜熙一时口快,“‘H’是什么意思?”

    不是名字首字母,也不是他的英文名。

    她问题一出口,就看见墨行渊的表情几乎是瞬间就变了。

    不像是发怒,她一时间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但是却让人觉得,他整个人的气场,好像一瞬间就沉了下去。

    宜熙开始后悔自己的好奇心旺盛,你和人家关心很好嘛?怎么什么都想知道?!

    “那个,我也是一时好奇,您要是不想说,不说也没关……”

    “Hour。”

    出乎意料的,宜熙听到墨行渊低沉的声音。

    她一怔,“时间?”

    墨行渊深邃的眸子眼神幽幽,像是夜色下晃晃悠悠的,看不见底的潭水。

    这一次他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注视了宜熙一会儿,而后转过头,看着窗外。

    Hour,时间。

    自时遇失踪之后,他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他们早就承诺过对方的,接下来的所有时间,都属于对方。

    而她失踪了,他也会用今后的所有时间,来寻找她。

    宜熙看着墨行渊的侧脸,第一次从这个男人身上,看到了除了高冷淡漠之外的另一种情绪,那是浓的似乎化不开的郁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