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可伶天下父母心

作者:铆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至尊神医从1983开始都市之修真仙帝完美人生医门宗师都市最强仙帝重生之都市仙帝修仙强者重回都市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湘云秘闻最新章节!

    我感觉我爹在说这些的时候,小红都很听话,但就是这种听话,让我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小红似乎是心里有怨气。

    我爹也察觉到了,表情微微的变了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盘膝坐在小红身边,两人同时撑住上官清浅,整个过程我爹和小红身上都没有道气逸散,看起来就像个普通人,但上官清浅身上却是充斥着两股可怕的道气。

    小红的道气刚开始的时候还跟我爹的道气相辅相成,开始蕴养上官清浅的身体,可是才几秒过后,两股力量就开始怄气了。

    我也分不清是小红的道气主动攻击我爹,还是我爹的力量主动攻击的小红,一下子,上官清浅的身体就成了我爹和小红的战场,两股力量针锋相对,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爹,小红!”我有些无语的喊了一声,看来我爹和小红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融洽。

    我喊了一声,小红和我爹这才有所收敛,两人若无其事,继续给上官清浅修复肉身。

    只是半分钟没到,他们又开始了,双方都主动攻击,同样让我找不出谁对谁错,也不知道训斥谁,只能无奈的道:“爹,小红,你们是在救人,要是想分出一个胜负,能不能等事过了!”

    “小孩子懂什么!”我爹抽空冷冷的呵斥我道:“你找个地方待着,不要碍事。”

    我爹脾气还是很好的,比二叔好很多。但此时也是有些火气了。

    小红则是一言不发,注入到上官清浅身体里的力量突然增强,身后出现了异像,夜空下出现了大片的金色,里面有一个巨大的淡金色虚影在遨游。

    “哼!”我爹冷哼了一声,身后同样出现了异像,在小红的异像旁边,出现了一黑一白两个世界,完全是分庭抗礼。

    见他们要分出个胜负,我怎么可能走,紧张的道:“小红,你就不能让着阿爹一点吗?非要较劲!”

    我爹冷哼一声道:“你爹我还需要人让?”

    “爹!那你让着小红一点!”我有些无语,可也不傻,急忙转移了目标。

    结果小红也冷哼了一声:“我也不需要让!”

    两人的话,让我不知道要回答什么好了,早知道我就不然张萌萌把小红叫来,以我爹的实力,他一个人完全有能力辅助上官清浅恢复了。

    只是现在的场面,我也是做梦都想不到的,平时闷声不吭气的我爹,突然会变得这么有脾气。至于小红,她会跟我爹对抗,在我想法里倒也不奇怪。

    可如果就因为她要跟着我喊我爹做爹,心里有气,她完全可以说出来,我从中说两句,也不至于怄气。

    见劝不住他们,我只能把目标转移道上官清浅身上,冷着脸威胁道:“你们要是没把人救活,到时候我就不认你们了。你们爱干啥干啥,小红,到时候我就不是你男人了,还有我爹,以后不要喊我儿子!”

    我是被他们气疯了,只能用这种带着孩子气的话来威胁,小红我不知道,但一个父亲,不管怎么说,他会十分在意自己孩子的话语,可以说我的话对我爹来说已经产生了威胁,我才说完,他脸色就微微变了变,身后的黑白异像也有松动,差点被小红的异像里面的暗金色虚影给击碎。

    “你到你二叔那边,别在这里打扰!”我爹吃了个闷亏,胸口里发出一声闷哼,冷着脸想把我弄走。紧跟着,他手中掐了个诀,远处插在石头上的大环刀瞬间破空飞来,到我爹背后,打了个转,直接飞入异像白色的那一边,大环刀一没入异像,我爹立刻就又占据了上风。

    小红又吃了个闷亏,脸冷得能拧出水来。

    我爹哈哈一笑道:“想做我们林家的儿媳妇,就要知道什么是尊老爱幼!”

    占了便宜,我爹终于是把心里话被憋了出来。

    小红也不甘示弱的道:“当初的约定是林初入赘,何来下嫁。”

    我弄明白他们在争个啥,更加的无语了,不过这种事我也见过不少,村子里就经常发生。这种情况,必须要双方都不怄气,否则只要一方怄气要去争,那另一方不管脾气有多好,都会跟着去争。

    只是我爹和小红,到现在我都没弄清他们谁先怄气。小红一来就怪怪的,可以我对她的了解,要不是我二叔或是我爹主动发难,在什么地方刺激到她,她也不会有这样的表现。

    但现在我那有功夫去找原因,威胁完我爹和小红,我生气的转身就走。

    毕竟气话说出来,想要让它发挥出最大的作用,那就是不能留下来溜达,只有见不到我,他们才会意识到我是真的生气了。

    至于上官清浅,我在或不在,都无法改变结局,神算子算到她有大凶,却没说是死结,希望有我爹和小红这两个绝世搞死在,她能逆转命运,活过来。

    果不其然,我一离开,我爹和小红的异像就弱了不少。

    四下里黑漆漆的,二叔又是阴体,我一时间也找不到他在那里,只能掏出罗盘,测出阴气最重的地方,然后寻了过去。

    我爷爷的坟堆旁边,一个石头后面,我才过去,就看见二叔跟一个黑影蹲在石头后面抽烟。

    “二叔!”我摸到近处才突然喊二叔,惊到了那黑影,他一下就把头抬了起来,回头朝我看来。

    黑影回头的一瞬间,我全身通体冰冷,像是被人扔进了三伏天的冰水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二二,二叔,这,这……”我哆哆嗦嗦,被吓懵的用手指着二叔旁边的黑影,本来是想问一下,他旁边那个人身,却长着一张马脸的人是谁。

    结果被那一张马脸看了一眼,我说话都不利索了。

    黑影马首人身,像个怪物,肢体的动作却更正常人无异,一双绿油油的大马眼盯着我,不等二叔开口就问道:“这就是你侄儿子,林初吧?”

    二叔点了点头,朝我招了招手。

    我全身打哆嗦,哪里还敢过去。大马脸一张马嘴咧咧,露出一口小拇指大小的牙齿,笑了笑道:“不错的小伙子,就是胆小了一些,恐怕继承不了林家的衣钵了!”

    大马嘴说着外咧着嘴,用大牙齿咬着烟屁股,狠狠的把烟雾从大鼻孔里喷出来,一脸很享受的样子道:“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记住,你们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两个时辰之后,钟大人可能会亲自过来,你也知道,他老人家最恨有修为的阴魂在世间游荡!”

    二叔也扔了烟屁股,他们抽的烟一掉在地上就消失不见,只能看到空气中飘散的烟雾:“两个时辰,是死是活也该见分晓了,马兄,这次多亏了你了!”二叔说着,变魔术一样从袖子里掏出两条大中华,塞到大马脸手里。

    大马脸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收了起来。

    我明白,两条大中华的价值跟放上官清浅一条生路完全无法相提并论,二叔送的是友情,大马脸收的也是友情,所以才会那么干脆。

    大马脸收了大中华,站起来道:“当初林老爷子也帮了我不少忙,这点小事不足挂齿,只是有件事我必须得给你提个醒。听说公孙老乌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了几块上等的阴玉准备进供给钟大人,你们可要小心。”

    钟大人,说的应该是钟馗,那可是地府里的大佬级别,只在十殿阎王之下,地位比判官都还要高。

    如果公孙家得到他的帮助,我的麻烦恐怕又要更大了。

    二叔也是一脸的愁眉:“以我的了解,钟大人似乎不是那样的人!”

    大马脸道:“时代不同了,你瞧,我们做灵的都抽上大中华了,你觉得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悄悄现在外面的社会,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要不是我们一直看着它的变化,都特么的快要迷路了。不管做鬼还是做人,没钱,一样难,在刚正不阿的人,也有被利益蒙蔽眼睛的时候。”

    大马脸越说,二叔的神色越是凝重,深深的憋了口气道:“马兄,你看能不能帮我搭个线,我也想见一见崔判。”

    “这样也好,崔判地位是不如钟大人,但好歹是阎王旁边的随从,加上崔判和钟大人历来不和,要是能有个掣肘,公孙家也会收敛。”我不知道大马脸和二叔是怎么认识的,但大马脸的话,句句都是在为二叔考虑,可见他们关系不一般,难怪二叔说话那么牛。

    大马脸道:“你等着我的消息,最近几天就不要下去,我们兄弟两个要到外面办点事,我们不在,公孙老乌龟恐怕会对你不利!”

    我听着他们的交谈,终于对二叔做的事有了一个了解,原来他在下面,同样艰难。

    见大马脸要走,二叔突然道:“马兄,等等,接一口气,我的座驾快不行了。”

    二叔这一说,我才注意到不远处躺着的老牛,现在的老牛已经是皮包骨头,阴气逸散得十分的厉害了,如果不及时救助,恐怕就要飞散了。

    大马脸一听,开玩笑的道:“你这老牛金贵得很,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这样的坐骑,下面多得是,非得骑着一头牛,难不成它还是青牛转世不成!”

    二叔笑了笑,没有搭话。

    大马脸自言自语的道:“行,不过这可是个大人情,你可得记好咯。”说着,大马脸飘到老牛旁边,吐了一口气出去,那一口气一落到老牛身上,瞬间就被老牛给吸收,枯瘦的身体,瞬间就饱满起来,一个翻身就站了起来,生龙活虎,反而是大马脸面色发白,二叔想说几句感谢的话,他都摆摆手,然后化作一道阴风消散。

    老牛恢复过来,二叔用手轻轻抚摸着老牛的脑门,自言自语的道:“这头牛,是你三叔喂大的,十年前,家里出了一些事,不得不把它送了出去,那一次,你三叔也离开了人世。后来我费了不少功夫,才把它找回来。”二叔第一次提起三叔,语气有些低沉:“要是你三叔还活着,现在也是二十七八岁的大小伙了。”

    可能是从小没有见过,我并没有太多的伤感,只是问二叔道:“那三叔现在也在下面?”

    “早已魂飞魄散!”二叔喉咙哽咽:“凶手就是左家的三兄弟,今日终于可以给老三一个交代了,你去把左无一他们的头颅捡过来,我带你去看看你三叔!”

    我从没有见过三叔,没太多的感觉,只是被二叔的情绪感染,也有些难过。但我心里担心的还是小红和我爹,急忙道:“二叔,祭拜三叔的事先不急,你先过去看看我爹和小红,他们打起来了。”

    “傻小子,你爹是在帮你磨一磨白倾城的锐气,不然以后你小子日子可不好过。”二叔笑了笑,抬头看了眼天际的异像,表情变了变,有些无奈的道:“不过看样子,这块锋锐的石头不好磨平啊!”

    我也抬头看了眼,发现我爹的异像似乎是处于下风了。我急忙道:“二叔,这种事没必要争来争去了吧?”

    “你懂个屁!”二叔瞪了我一眼道:“赶紧的,去把那四颗狗头给我踢过来。”

    二叔的脾气,跟老牛一样,他都这样说了,我在说什么都无用。只能是过去把左无一他们的脑袋提了过来。

    二叔也对着远处喊了一声道:“大哥,两个时辰,你们看着点时间!”

    喊完,二叔也不等我爹回话,带着我就朝着坟地下面的一台空地走去。

    “你三叔死的时候,只比你现在大了几岁,但你三叔可比你聪明多了,是我们林家的希望,因为你三叔的事,你奶奶和爷爷几乎是一蹶不振,从此不问世事。”三叔说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有些不解的问:“爷爷知道是左无一他们下的手,为什么不去报仇!”

    “那时候你娘怀了你,你爷爷怕了,我们也怕了,如果失手,你和你娘都没有活路,不过现在好了,你爷爷十年的布局,终于把仇报了,你三叔在天之灵也该瞑目了。”

    二叔说着带着我到了下面,让我把爷爷的罗盘给他。二叔接过罗盘,快速的在上面转动,片刻后九层铜花全部打开,不过这次我能看出来,它并非是感应到强大的存在才开启,而是被二叔用某种方法弹出来的。

    铜花盛开后,里面的指针也在疯狂的跳动,直到二叔走到一个位置,指针在停下来,二叔轻轻的蹲下来,把罗盘放在上面。

    罗盘沾到地上,九圈铜花又开始闭合,从外到内,速度极为缓慢,第一圈同花闭合的时候,周围的土石开始抖动,出现一个圆形的沟壑,圈在罗盘外面,形成一个同心圆。

    往后铜花每闭合一次,地上就会出现一个圆形沟壑,最后一圈铜花闭合,地面也出现九圈铜花。

    二叔顺手把罗盘一抄,拉着我迅速避开。

    我们才退开,几圈铜花瞬间陷落,出现一个黑黝黝的空洞,我一时好奇,以为那是三叔的墓穴入口,刚要过去,地下就隆隆作响,从里面升上来一个暗红色的平台,平台上摆放着一口血红的棺材。

    棺材升上来,二叔才带着我走到前面,按着我的肩膀道:“跪下,给你二叔磕头。”

    我松开手里的头发,把四颗人头仍在地上,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二叔道:“老三,当年害你的人,今天一个不少,还多了一个,算是这十年的利息,大哥和我都帮你收回来了。还有你侄儿子,今天也来看你了。”

    二叔说完,我才急忙道:“三叔,我来看你了!”

    我还在说话的时候,二叔就把四颗人头扔进了平台下面的坑里。

    二叔不在说话,我也爬起来,拍了拍膝盖道:“二叔,三叔的魂魄,难道一点都不在了?”

    “当年是左老大出的手,五雷轰顶,早已魂飞魄散。不过这些年我和你爹都不死心,一直在寻找,你将来行走道门,也要注意留意,你二叔是百年一遇的天才,只要还剩一缕魂魄,他都能活下来,你一见到他就能认出来。”

    二叔拍了拍我的肩膀,算是把这个重担交在我肩上了。我点点头,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会时刻留意。

    “就这样吧,过去看看你爹和小红,我看这个下马威,你爹是给不了了。”二叔抬头看了眼,脸上尽是苦涩,再次转动罗盘,三叔的棺材下沉,土石一圈圈的往地下冒了出来,把沟壑填平,连带左无一他们四个的人头也被埋在了下面。

    三叔的坟地恢复平静后,二叔带着我找到左无一他们的尸体,各自吹了一口,强大的阴气直接把他们的尸身吹成了血雾散开,彻底的毁尸灭迹。

    我们过去的时候,我刚要劝说我爹,我爹就突然叹了一声道:“罢了,我认输,小初是你的了。倾城,小初是个苦命孩子,希望将来,你能好好待他!”

    我听到这话,眼眶一下就湿润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