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6章 谁的戏份

作者:空骑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完美人生医门宗师寻人专家阴媒好想住你隔壁武者世界大冒险超级金钱帝国我真不是学神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超级透视最新章节!

    归介尹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如此重要过,也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如此强大过,他觉得这是老天的垂帘,自己在受尽苦难之后,终于执掌了这座他梦寐以求的京城,终于踏上了他一直觊觎不已的宝座。

    有时候他感觉自己如同做梦一般,昨日自己还可能倒在自己的屠刀之下,没想到今日一切都完全变换过来,倒在屠刀之下不再是他,而是他的父皇,而他归介尹成为了挥刀之人。

    归介尹很清楚,有两个人必须是要死的,一个是他的父皇,另一个就是太子归介景。否则他制造出来归介景联合内卫大阁领青萍公主叛逆的事情,就完全不能成立了。

    想起父皇在自己提刀落下之时,那种绝望的表情,归介尹心里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畅快,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已经掌控了天下。

    至于归介景,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管,据尚千山说,已然死在乱刀分尸之下了。

    大殿之上,归介尹雄踞在皇位之上,身下群臣噤若寒蝉,谁也不敢说一句话,这几天京城的血腥味到现在还没有散去,无数以前和归介尹不对路子的人,已然全部死在屠刀之下。

    朝堂当得文武百官,现在基本上已经少了五分之一,而这五分之一全都是自持高洁之士。只不过这样的高洁之士,留给他们的只不过血染断头台而已。

    归介尹并没有换上龙袍,还是一身皇子的服饰,但是谁都知道,那是迟早的事情,只要选择一个日子,登基祭天便结束了。尚千山位居群臣之手,傲然而立。他完全没有想到一切竟然会来得这么容易,传言固若金汤的京城,如此不堪一击,被自己彭城军冲击之下,没有丝毫的抵抗,便完全化为飞灰,掌控在自己手中,不禁有

    些飘飘然了。

    “启禀殿下,京城一切都已经全部肃清。城卫队余下的人已经全部收服,目前由孙副将主持,内卫剩下的人,也全部在我们的掌控当中,京城已经没有阻碍殿下脚步的东西了。”

    归介尹冷冷的瞥了尚千山一眼,这个莽夫,不会说话就不要说,没人不让你装哑巴!

    “好……尚大帅幸苦了,这次太子谋逆,多亏尚大帅忠贞爱国,悍然引兵救援,只可惜……父皇已然被大逆不道的归介景毒杀了,父皇……”

    归介尹仰天痛苦,猛然跪下了下来。

    余下群臣,有几个见势的,也连忙跪下来,高呼道:“殿下节哀啊!殿下率人扫除叛逆,当应该昭告先皇的天上之灵。臣请奏,举办国丧,为先皇送行。”另一个则是连忙道:“先皇陛下为我大陈国弹尽竭虑、勤政爱民,如今大陈国群龙无首,这不是先皇想要看到的事情。微臣请奏,殿下乃是如今最适合领导大陈国的最佳人选,还请殿下择日登基,统摄大陈

    国,重振旗鼓。”

    “请殿下登基……”

    余下所有人也反应过来,现在整个京城已经掌控在归介尹手中,这个皇位早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根本无力改变了,何不顺水推舟呢?也好博自己的一个前程。

    人群中的庞清远和徐化,微微的弓着身着,没有说话。特别是徐化,心里惊惧不已,他早就看出京城会有大事发生,却没有想到这大事,竟然会是南王谋逆。

    而且这举兵谋反的事情,还如此快速,仅仅不到几天的时间,京城已然换了一个主人。

    更让他惊骇的是,青萍公主不见了,宫内的幽妃也消失无踪,最要紧的风先生,也完全消失不见,整个风府空无一人。

    徐化心中有一个不敢相信的猜测,只可惜现在已经没人能够给他答案了。尚千山见群臣如此模样,不禁冷笑连连,这些大臣一个个见风使舵的本事,他早就领教过了。不过现在看起来,还是颇为高兴的,这不就是自己最希望看到的吗?一旦南王殿下登基,那么自己就是开国功

    臣了,荣华富贵还不是享用不尽吗?

    归介尹心里同样激动无比,那个执掌天下的皇位,自己就要坐上去了,那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岂能不高兴吗?

    “这怎么可以?而今父皇尸骨未寒,叛党之中的归青萍还在叛逃,本王怎么能够想这些事情呢?当务之急乃是尽快捉拿叛党,绳之以法才是啊!”

    归介尹仰天痛哭的表情,不得不说,还真是个蹩脚的演员,大殿内的群臣,谁看不出他的卖相?嘴里是呜呜的说了一通,还哀嚎几声,只可惜就没有一点泪水,这作戏你也要做得真实一点吧!尚千山连忙道:“殿下,现在可不是感情用事的事情,先皇驾崩,末将也痛苦万分,但是天下黎民还等着殿下前去统领,大陈国的安危还等着殿下前去主持,天下之重,重于一切啊!若是先皇还在,也不会

    让殿下因小失大的,还请殿下登基,统摄大陈国,重振辉煌。”

    “请殿下登基……”

    “请殿下登基……”

    归介尹看着身下全部跪倒的群臣,嘴角不禁露出一丝满意之笑,站在这个角度,看着群臣跪伏的样子,那种俯瞰天下,将一切都踩在脚下的感觉,让归介尹享受无比。

    “原来站在这里看着一切的感觉是这样的,难怪当初父皇会如此忌讳任何人对他产生威胁,即使是自己的亲身儿子,也毫不犹豫的挥动屠刀,原来站在这里的感觉真的如此有诱惑力啊!”

    他站起身来,叹息道:“本王也知道众位所想的,但是作为人子,本王岂能在尸骨未寒之际,想什么登基的事情,这岂不是让天下人觉得本王乃是念占权位的人吗?”尚千山连忙道:“末将知道殿下难以抉择,的确,二者都不能怠慢。末将建议,为先皇举行国丧之礼,同时殿下以新皇的名誉主持,这样不仅仅能够告慰先皇的在天之灵,同时也能够尽快处理国内事务,以防乱事的出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