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红尘绚烂

作者:匀音早西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一世之尊都市逍遥仙帝龙脉天师天下第一剑道不朽狂神证道天途通天之梯全文目录神宠进化

69中文网 www.69zww.com ,最快更新牧仙志最新章节!

    冰雪消融过半,周玥熙仙容上凝结的寒冰,却半分未消。唯见她凤眸森漆胜深海,银牙切齿,“龙舜萧,你好大狗胆!”声音好似那凛冬寒风。

    瑞灵仙境又纷落起鹅毛大雪,再加自玉亭为中心,呼呼刮起大风。二三息不到,整个瑞灵仙境,被冻成冰天雪地。植物动物皆化作冰雕,保持前一刻的模样。

    龙舜萧脸色尴尬,干笑几声,反问道,“两个女儿,你最放心谁?”

    “自然是静静,她性情接我。雅儿活波顽劣,接的是你。”周玥熙面色淡冷依旧。

    正如她所说,龙娴静接她,龙娴雅接龙舜萧。当初,周玥熙也是对龙娴静信心十足,又加龙舜萧在一旁搓火,才使得周玥熙同意让龙娴静远行。

    自那以后,周玥熙能够听到的都收龙舜萧的片面之词,让她以为龙娴静过得很好。时光荏苒,周玥熙也没觉得过去多长时间,龙娴静就给她寻来一个女婿。

    龙娴静和龙娴雅是她周玥熙,经历漫长而痛不欲生的过程,才诞下的骨肉。天下父母心相同,她最怕的就是龙娴静被骗。

    龙娴静才几岁?

    也才三十三岁零六个月余十八天,龙娴静真的太过年轻,太过稚嫩!

    这个年纪,就不该把心思放在情情爱爱,更多的研学医术和道术才是!

    “那你还担心什么?”龙舜萧虚空捻起一颗黑子,“你觉得静静眼光差?”啪嗒,下在黑玉棋盘上,却是主动深入白子包围圈。

    “刁,一个比一个刁。”周玥熙右手轻抬,玉笋指向棋盘,凭空凝聚白子。“静静眼高过天,雅儿不比她姐低到哪儿去,甚至更高。”

    知子莫过母。

    龙娴静和龙娴雅直至现在都还以为,他们自己也就是世俗国度的公主。

    尽管如此,她们又何尝看得上哪个男人?

    就说那一直在周玥熙眼皮子底下的龙娴雅,今年也有二十六岁零九个月余二十七天。海夏国六太子,这个世人眼中完美的男人,丝毫没能够让龙娴雅动心。

    因龙娴雅性情接龙舜萧,周玥熙曾经一度担心她年纪轻轻就堕入情情爱爱。

    结果现实却给周玥熙一个大大的惊喜,最让自己担心的,最不让自己操心。最让自己放心的,反倒最让自己操心。

    “她们血脉之中流淌着你我血脉,骨子里透着那一半来自于你傲冷孤高,岂会看得上凡夫俗子。”龙舜萧吟吟一笑,满脸自豪,“不过,你那宝贝大女儿捡到宝,好像还不自知。”

    黑子落下,啪嗒,一声清脆悦耳,声浪如潮,荡漾瑞灵仙境。浑如春之仙女,呼出一口气,让冰天雪地在顷刻之间,冰消雪融,千树万树梨花开,仙禽灵兽同欢鸣。

    春风似乎也吹进周玥熙的心,让周玥熙寒霜消融过半,道牧,有甚来历?”弹指棋盘,又凝一白子,竟主动给黑子一条活路。“

    此时,龙舜萧没敢再隐瞒,将他所知道的,不遗巨细,一一道出。

    “牧剑山?”周玥熙凝指在空,棋盘上白子时聚时散。低吟须臾,周玥熙轻声呢喃,“貌似在哪里听讲过,好像是人名,又好像是树名。”

    “是在大罗天听到?”龙舜萧愣一下神,若真个如此,那可就太有趣了。“还是在太一仙星?”

    “不晓得,没能回想起来,怕是拂耳而过的同音字。”周玥熙凝白子落棋盘,没把这事儿太放在心中,“莫说那大罗天为仙庭盘踞,就是那太一仙星距离牵牛星也莺远得紧,岂是这些个无名小派能够抵到。”

    “你我不也来了?”龙舜萧摇头淡笑,没敢激烈反驳,落黑子继续深入白子泛滥区域。

    “能一样吗?”周玥熙下巴微仰,凤眸微眯,睨视龙舜萧,“那金鳌与玄蛇,又是甚来历,你心中可有联想?”

    “没,无论金鳌玄蛇,亦或是牧剑山,皆神神秘秘。”龙舜萧剑眉凝皱,星眸闪烁光芒,脸上有疑惑,有不甘,还有点点恼火,“雅儿从静静那儿得来的灵果仙草,可不是牵牛星可产出。”

    “此前短暂一瞥金鳌和玄蛇,只知他们年岁甚古,却无法看出真实年龄。不过,以我们家静静之姿,他们当是不会太吝啬吧。”周玥熙内心也在打摆,不过灵果仙草出自金鳌玄蛇之手,是为最合理的答案。

    “你我寻个机会,会一会那金鳌玄蛇,也好探他个底?”龙舜萧对着周玥熙挑了挑眉头,脸上笑容灿烂,“他二人龟壳和蛇皮太厚,根本看不出是牵牛星古灵,还是跟你我一样,自他处莅临。”

    “你我道伤未愈,怕是会吃亏,再过些许时日吧。”周玥熙喜静不喜闹,可自家女儿受人照顾,总得登门探他个底儿,好平复自己心境。“自打生下两个女儿,三十多年来,狂风暴雪的心境,越超我修仙以来的总和。”

    “你不是一直羡慕人类世界,红尘绚烂,精彩斑斓?”龙舜萧咧嘴灿笑,牙齿洁白胜雪,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便是你所羡慕的灿烂红尘,人生中的酸甜苦辣咸淡。”

    周玥熙见得龙舜萧这副嘴脸,玉指拈花,对着龙舜萧额头虚空一弹,龙舜萧躲闪不及,一朵鹅毛雪花,打得龙舜萧额头通红,肿成雪花模样。

    龙舜萧左手捂着额头,右手摇摆,连连求饶。周玥熙停手,一边凝白子下棋盘,还不忘斜眼看龙舜萧,讽刺龙舜萧。

    见她直讲道,每每看到龙舜萧这副罪莲,就替静静担忧。这丫头太像她,若也寻得一个龙舜萧这般的道侣,可怎么是好!

    龙舜萧左手捂着额头,右手捻黑子下棋,嘴上一直在讲,“是!是!是!”“你说得都对。”

    周玥熙收手,神色依旧寡淡,“我估摸龙蘅他们已经回到宫中,宣龙诚挚觐见,你我博弈暂且到此罢。”平平淡淡的语气,仿佛在述说跟自己无关的事情。

    龙舜萧嘟嘟哝哝,有点不情愿的样子。尽管如此,却见他右手食指在桌面,哒,轻轻一点。棋盘茶几香炉等物,全都无影无踪。

    周玥熙呼出一口寒风,玉桌结冰成镜,念几句咒语。镜面流光溢彩,很快就有影像和声息出现在镜面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